分享到: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腾讯朋友豆瓣网
主页 > 外国文学 > 普希金诗选 >

厄尔巴岛上的拿破仑

厄尔巴岛上的拿破仑(拿破仑于一八一四年被联盟军击溃之后,被监禁在厄尔巴岛,一八一五年二月二十六日逃出该岛,三月一日胜利返回法国,不久军队投靠了他.三月二十日路易十八仓皇逃出巴黎.普希金听到此消息,创作了这首诗.)

作者:[俄]普希金

深海中留着晚霞的余光,

昏暗的厄尔巴岛笼罩着寂静,

云层中雾霭蒙蒙的月亮

正悄悄地滑行;

一片昏暗模糊不清的穹苍

在西方和蓝色的海水融,

黑夜里一座荒凉的礁石上

独坐着拿破仑.

这魔王淤积着陰沉的思想,

想为欧洲制造新的枷锁,

他凶狠地遥望着大海的远方,

狠狠地轻声说:

"我周围都沉入死寂的梦乡,

澎湃的狂涛平息在浓雾之中,

海上看不见一只破旧的帆篷,

也没有饥饿的野兽在坟前号丧......

只有一个孤独的我心事重重......

噢,我的忠顺听命的波,

你就要舵下飞沫,让我渡海,

唤醒沉睡着的静静的海洋?......

让厄尔巴之夜汹涌起来,

让月亮在乌黑的云中躲藏!

无畏的大军正在把我等候,

他们已经集合,整队待发,

世界已套上枷锁,向我俯首,

我将通过这黑色深渊到达,

让死亡的风暴重新怒吼!

烧起战火!在高卢雄鹰之后

紧跟我们持剑的胜利之神,

众山谷中将血流成河,

我将轰倒各王朝的宝座,

粉碎欧罗巴神奇的盾.

但我周围已沉入死寂的梦乡,

澎湃的狂涛平息在浓雾之中,

海上看不见一只破旧的帆篷,

也没有饥饿的野兽在坟前号丧......

只有一个孤独的我心事重重......

幸福啊!你这残酷的诱惑者,

风暴中你原是我的秘密的守护神,

是你从孩提时候起抚育了我,

如今如同美梦,不见了踪影!

曾几何时,通过隐秘的道路

你将我引向皇帝的宝座,

用你那只果敢大胆的手

举起桂冠覆盖了我的前额!

曾几何时,人民怯怯懦懦,

战战兢兢地把自由奉献给我,

把尊严的旗帜向下低垂;

我周围烟火笼罩.炮声如雷,

荣誉闪着光芒展开翅膀,

在我头上盘旋,将我遮挡......

然而,严酷的乌云罩在莫斯科上空,

复仇的雷声隆隆!......

北国年轻的沙皇啊,你发动了军队,

灭亡之神从此把血染的大旗追随,

一个强有力者紧跟着倾覆,

上天重又欢欣,人间复归和睦,

而留给我的是耻辱和牢监!

我的铮铮作响的盾被击破,

头盔不再在战场上闪现,

宝剑在河边谷田里被人忘却,

在雾中失去了光泽.

周围是那样地寂静,深夜中

像是幻觉传来死神的哀鸣.

明晃晃的战刀的铿锵声

和阵亡者的凄厉的呻吟......

贪婪的听觉只听到海水在泼溅,

没有听惯了的喊杀声,

嗜血的敌意停止喧腾,

复仇的火焰不再复燃.

然而快了!注定的时刻即将来临!

藏着威严的宝座的大船乘风破;

周围夜色更加深沉,

死亡的目光忽现忽隐,

面色苍白的叛乱之神坐在甲板上.

战栗吧,高卢!欧洲!复仇啊,复仇!

哭吧!你的灾星升起,一切都将死亡,

到那时,当全世界变成废墟之后,

我就在坟墓上称王!"

不作声了.苍天上弥漫着暗影,

月亮丢下了远方遮身的云层,

颤巍巍地把微弱的光洒向西边;

晨星在海洋的东方闪闪戏耍,

在厄尔巴岛险峻的巉岩下

雾霭中露出一只急驰的大船.

啊,强盗,高卢还要把你接纳,

合法的帝王心惊胆战地逃走.

然而,你不见,黑暗遮住泛红的晚霞?

你的白昼已到了尽头.

无底的苍海上笼罩着一片寂静,

苍穹变得陰森,暴风雨在乌云中聚集,

万物沉默......颤抖吧!死神就在你头顶,

你的厄运尚在隐蔽!

【上一篇】:梦幻者【回目录】 【下一篇】:给巴丘什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