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腾讯朋友豆瓣网
主页 > 外国文学 > 伏尔泰传 >

三 喜剧

三 喜 剧

随员在外国所过的生活正如希吕朋一样”他谈起恋来了。在海牙城里有一位杜诺阿依哀夫人(Mme Dunoyer),是一个带有危险的法国新教徒,离开丈夫带着女儿逃到荷兰,靠着写些诽谤文字度日。服尔德很瞧不起她,但在她家里发见了一个非常年青的女郎奥令波(Olympe),他称之为彭班德(Pimpette)。“是啊,亲的彭班德,我将永远你。虽然最不忠实的人也会这样说,但他们的情决非像我的那样基于完满的敬之上的。我非但你的人。且亦你的德。”

杜诺阿依哀夫人对于这位随员流连忘返的态度很气恼,去告诉夏多纽夫,夏多纽夫便不准服尔德外出。他呢,白天固守着禁令,夜里却又逃出去和情人私会;“亲的彭班德,我可以为你冒无论何种的危险,为你这样的人物,即是赴汤蹈火都值得呢。”后来服尔德绝对不能出门了,他把自己的衣服送给奥令波叫她扮了男装来看他,她居然这样做了。

我终于见到你了,亲的可人儿,

你扮了男装,我以为见到了,

乔妆神的维纳斯。

--------------------------------------------------------------------

① 按希吕朋Cherubin为法国著名喜剧Mariagc de Figar。中的人物,代表一胆怯而已届春情发动期的青年。

-------------------------------------------------------------------------

大使生气了,又惧怕那无赖的,当新闻记者的母亲,把服尔德送回巴黎。

这—次书吏阿鲁哀对他很不好了,这位父亲也没有运气。大儿子愈来愈迷信冉逊教,虔诚苦修,简直不近人情。小儿子放形骸,简直太近人情。“我的两个儿子都是疯子,”他说,“一个是散文式的疯子,一个是诗歌式的疯子。”那时代做父亲的可以请求政府授以禁锢或驱逐儿子之权。阿鲁哀得到了这样的一道家庭敕令。服尔德躲起来,运用他惯用的手段,以种种计策去平复父亲的气并赚取他的情妇。

他的妙计是叫耶稣会教士出来干涉,由法国的主教们去把彭班德提到法国来。“杜诺阿依哀小姐的确是一个新教徒,”他说。“她被一个残酷的母亲羁留在海牙,困在异端邪说的空气里。她只希望改信了旧教而嫁给我,要是能够把她提得来,她定会弃绝邪道。”路易中学的一位教授多纳米纳神甫(PareTournemine),是一向信服尔德的,把这件事情告诉勒德利哀神甫(Pere Letellier),亦是耶稣会教士兼王上的忏悔师。这件荒唐的案子几乎罗织成功了,幸亏夏多纽夫大使说此举会得罪荷兰政府而把它打消了。于是服尔德唯有与父亲讲和的一法。他答应重新研究法律并跟一个检察官去学。但不久他又跑掉了。

一七—五年,路易十四薨逝了。他的统治的结局很悲惨。最后的几次战争对法国不利。国库空虚。似乎已经平复的冉逊教纠纷又因葛斯奈神甫的—部著作而死灰复燃:最初罗马方面认为是……部好书,后来人家发见是冉逊派作品而请求教皇禁止。法国重新分裂为两个教派,反对教皇敕令的人都一概下狱。大家为此怨恨王上和王上的忏悔师勒德利哀。总而言之是一场大混乱;

因了这种种缘故,没有一个人对于老皇的薨逝表示哀悼。幼君则如圣西蒙①所说的,述不到懂得哀毁的年纪。新的摄政奥莱昂大公也不是惋惜前王的人。曼德侬夫人田“被前王磨折够了;不知道如何应付亦不知道如何替他消遣。”曼纳公爵⑧与王室其他的私生子觊觑大位,高兴得发狂似的。宫臣卿相觉得好似除去了沉重的枷锁一般。“巴黎人在热望自由的空气中舒一舒气,眼见多少人滥用的威权居然倾倒,真是何等欣喜的事。”人民久苦于繁重的赋税,至此不禁感谢上帝,如任何时代一样的痴望有一种新的政体来拯救他们。老王奉安的那天,在到圣特尼④的路上,摆满着乡间小酒店。服尔德去看热闹,看见群众不是酒醉了就是快乐得醉倒了。这种景象引起他深长的思索。

在此初获自由的时期,大家以为什么话都可以说了。攻击前代政制的文字多至不可胜计。服尔德也写这种东西,不是他写的,人家亦以为是他写的。新的摄政,斐列伯·特·奥莱昂公爵并非凶狠的人。圣西蒙说“他酷由,对于人家的自由和他自己的一样尊重。他有一天对我称赞英国是一个既无流刑亦无监禁的国家。”虽然如此,他可并未因此而不把服尔德送入巴斯蒂狱,他让他在那边住了一年多。因为写了几首恶意的诗就关到监里,可说是很重的刑罚了。而且一个那么活泼的青年一旦禁固在四壁之中的时候,神上更可激起许多关于正义公道的感想和愤慨。我们不难想象他整天踱来踱去,一方面冷嘲热讽的辞句变得更尖刻了,—方面幻想着英国的宪法或保障个人自由的法律。

服尔德在巴斯蒂狱中埋头工作。他要成为法国伟大的史诗作家。他的歌咏亨利第四的长诗,开首的一些歌辞与借题发挥指摘苛政的几段,便是在狱中写的。

我歌颂这位英雄,

他是以武功与出身统治法国的。

禁锢了十八个月以后,服尔德终于从古炮台中释放出来了。过了几天,摄政王笑容可掬的接见他,对于这个为了—首歌辞而幽禁了十八个月的青年,并不记下什么仇恨。“殿下,”服尔德和他说,“承蒙王上供给我食粮确是非常舒服,但我恳求殿下不必再供给我住处。”

依当时的惯,在巴斯蒂狱释出之后,必须继以短期的流戍。贝多纳公爵邀请服尔德到他的舒里宫堡中度此隐遁时期。狱中生活损害了服尔德的健康,正需要乡间清净的空气,他答应了。他在舒里很快乐,做了一个年青的李佛莱(M11e de livry)小姐的情人,她立志献身戏剧,要求他为她写几部剧本。

----------------------------------------------------------------------

① Saint-Simonl673—1753,法国史家,以回忆录著名。

② MmedeMaintenonl635—1719,为路易十四所幸,玛丽后薨后与路易十四秘密

结婚。

③ DucdeMaine l670--1736,路易十四与蒙德朋夫人之私生子。

④ Saint-Denis,按系教堂名,法国王室陵寝所在地。

⑤ Bastille,按系为十四世纪时建筑之炮垒,不久改为监狱。重要政治犯及法国名人之因思想言论而获罪者均曾在彼饱尝铁窗风味。后于一七***年七月十四日为革命人所毁。

【上一篇】:四 悲剧【回目录】 【下一篇】:二 童年与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