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腾讯朋友豆瓣网
主页 > 外国文学 > 普希金诗选 >

我的家世

(俄皇尼古拉一世不准这首诗刊行,但是它的手抄本却广为流传,于是,也为诗人招来许多宫廷中的敌人.)

作者:[俄]普希金

俄罗斯一群耍笔杆儿的人

对同行进行恶毒的嘲笑,

他们硬说我是一个显贵(一八三○年,普希金直接参加了杰尔维格的《文学报》.与这个报纸论战的记者们把报纸发行人及其工作人员呼为"文坛显贵".),

请看,这简直是说八道!

我既无军职,又非文官,

没有凭十字纹章登贵族之门(按照彼得一世在一七二二年制定的"官级表",凡当过军官.八级文官,或获得服务三十五年勋章(即四级弗拉基米尔十字纹章)的人都成为贵族.)

我既不是鸿儒,也不是教授,

我只不过是一个俄罗斯平民.

我理解时代的变化无常,

的确,我不想对这进行反驳:

我们有了新兴的门第,

而它越新就越是显赫.

我是式微门第的残余

(不幸的是,不只我一个人),

我是古代贵族的后裔,

诸位仁兄,一个卑微的平民.

我爷爷没卖过油煎薄饼(指亚.达.明什科夫公爵.据说,童年时,他曾在莫斯科街头卖过馅饼;他的曾孙亚.谢.明什科夫是尼古拉一世的私人朋友,担任要职.),

没有给沙皇擦过皮鞋(暗指伊.保.库塔伊索夫.他先是保罗一世的近侍,后来,保罗一世把他升为伯爵,当了高官;他的儿子彼.伊.库塔伊索夫是枢密官.),

没有和王宫执事同唱颂歌(伊丽莎白女皇的情人(后来是不公开的丈夫)阿.戈.拉祖莫夫斯基伯爵,曾担任王宫歌手.他的侄儿在亚历山大一世时任国民教育部长.),

没有一步登天变为公爵(暗指亚.安.别兹波罗德科公爵.他是叶卡捷琳娜二世时的一位著名国务活动家.).

在敷着发粉的奥地利军中,

他从来没有当过逃兵(彼.安.克莱因米赫尔伯爵的祖父严格地管理着军屯.与此相反,诗人简介了在许多世纪中曾参与创建俄罗斯国家的他的祖先的事迹.),

我怎么能算是一个显贵?

感谢上苍,我只是一个平民.

我的先祖拉恰凭着力气

侍奉过神圣的涅夫斯基;

他的后代愤怒之王伊凡四世

对我的先祖也很怜恤.

普希金家族从此和皇室结;

成为尼日哥罗德的市民(库兹玛.米宁.).

在同波兰人大动干戈时,

他们当中不少人立过功勋.

战争的怒火已经熄灭,

陰谋和叛变都已被摧毁,

人民于是做出了决议,

让罗曼诺夫家族登上王位.

我们也在决议上签了字,

那个苦行人之子(沙皇米哈伊尔.费奥多罗维奇(他的父亲是总主教费拉列特)被鲍里斯.戈都诺夫剃度为僧,后来,他又当了多年波兰的俘虏.)也赏识我们.

过去,我们受过王室垂青,

过去......但现在,我是一个公民.

矢志尽忠给我们带来不幸:

远祖(费奥多尔.普希金因参与反对彼得一世的陰谋活动被彼得大帝处以死刑.)耿直是他的脾,

由于和彼得皇帝意见相左,

他竟然被处以绞刑.

这件事给我们一个教训:

当权者不喜欢有人和他争论.

雅可夫.多尔果鲁基公爵很幸运,

他善于做俯首听命的人.

彼得果夫宫廷政变之时(诗人大胆地指称尼古拉一世的祖母叶卡捷琳娜二世由于一七六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宫廷政变而登极的事为叛变.政变中,普希金的祖父列夫.亚历山德罗维奇.普希金和米尼赫元帅仍忠于彼得三世.),

和米尼赫一样,我的祖父

也同样矢忠于彼得三世,

直到彼得三世被颠覆.

奥尔洛夫兄弟获得荣耀,

可是,我的祖父却被幽禁.

我们家族的刚直遭到挫折,

于是,我生来就是平民.

我还保存着成捆的诏书,

上面盖有家族标识的印记(刻有普希金家族徽号的印章.).

我没有同新贵好,

我抑制着自己的傲气.

我只读书,我只写诗,

我是普希金,不是穆辛(十八世纪,普希金家族式微,但它的旁系......穆辛.普希金却获得伯爵爵位,彼得一世死后成为显贵.)

我既非富翁,也不是王宫中人,

我自己就够伟大了:我是平民.

附记

菲格里亚林坐在家里断言,

我的外曾祖黑人汉尼拔(指阿.彼.汉尼拔.)

身价只值一瓶甜酒,

卖到了一位船长名下.

这位船长很有名望,

他旋转着我们的乾坤,

祖国之舟由他来掌舵,

乘风破,飞速前进.

我的外曾祖感到他和蔼可亲,

他这个被廉价购来的黑人

也就对他无限赤诚.坚贞,

但他不是沙皇的隶,而是亲信.

他的儿子名将汉尼拔(指伊凡.阿勃拉莫维奇.汉尼拔(1736—1801).),

在切斯马湾海战中威风凛凛,

击败了土耳其强大的舰队,

又一举攻占纳瓦林.

菲格里亚林颇富灵感:

他硬说我是贵族中的平民.

他在那个可敬的家中又算什么?

他......他是小市民街(彼得堡的一条街,当时是罪恶的渊薮.布尔加林的妻子年轻时曾和这条街有过联系.)上的贵人.

【上一篇】:你是波兰人,这有什么可耻?【回目录】 【下一篇】:你离开了这异邦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