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腾讯朋友豆瓣网
主页 > 外国文学 > 普希金诗选 >

神父和他的长工巴尔达的故事(童话)

(普希金一生都在写童话,一般只把他晚期的童话作为他的诗作的一部分.这部分又分两类,一类带有民间创作特色,一类经过更多文学加工,使用了格律诗体(带对偶韵的四步抑扬格).上面这一篇即属于第一类.下一篇则属于后一类.)

作者:[俄]普希金

老神父,

傻乎乎,

到市场上走走,

看有什么合他胃口.

迎面来了巴尔达,

也没准儿要上哪.

"神父,干吗这样的早?

你在把什么找?"

"找个长工,"神父回答他,

"厨子.马夫.木匠全要一把抓.

工钱又要不怎么高,

这样的人,不知哪儿能找?"

巴尔达说:"这活我来给你干,

管保勤快不偷懒.

一年只要弹你三下额头.

吃很随便,就点麦粥."

神父马上动脑筋,

伸手搔搔他脑门.

弹脑门嘛,可重可轻,

碰运气吧,当下决定.

"那好,就依你的办,

反正大家都合算.

你住到我庄园里来,

看看你有多么勤快."

巴尔达跟他回府,

铺点干草当铺.

一个人吃四人的饭,

七人的活他一人干.

天没亮就干了许多活,

套马犁地,犁得快又多,

东西买好,炉子生着,

煮熟鸡蛋,还带剥壳.

太太连声把他夸,

姐生怕累死他,

少爷对他大叫"爸爸",

他得煮粥,兼带娃娃.

就是神父不巴尔达,

从来也不怜惜他.

神父老是想到报应,

时间过去,限期已近.

神父不吃不喝睡不着,

脑门像要裂开,疼得受不了.

他对太太吐露真言:

"如此这般,该怎么办?"

们头脑特别灵,

出坏主意最聪明.

她说:"老自有道理,

保证事情逢凶化吉:

派他一件他不胜任的事情,

又偏要他做到,差点也不行.

这样你的脑门不会挨揍,

咱们一钱不花,把他撵走."

神父听了略略心放宽,

看起巴尔达来也放胆.

"巴尔达,"他大叫一声,

"过来,我忠心的长工.

你听我说,魔鬼本该给我年金,

一直到我的命归陰.

这种收入再好没有,

可拖欠了三个年头.

吃完麦粥你去找魔鬼,

全部欠债给我都讨回."

巴尔达也不多争辩,

动身就去,坐在海边.

他把绳子垂到水里面,

得绳子不停转.

海里钻出一个老鬼:

"喂,巴尔达,干吗钻到这里?"

"瞧我用这绳子搅得海翻腾,

要叫你们这些该死的东西扭得浑身疼."

老鬼登时苦起了脸:

"你这样狠又为哪般?"

"还为哪般?为欠款.

限期到了不钱!

如今我们来玩个够,

你们这些狗东西要大吃苦头."

"好巴尔达,大海先别搅,

久款就到,分文不会少.

等着,我叫孩子出来见你."

巴尔达想:"要这小鬼还不容易?"

水里钻出派来的小鬼,

说话咪呜咪呜,像只挨饿的猫咪:

"老乡巴尔达,喂,你好!

年金这是什么道道?

这玩意儿从来不曾知道过,

这种倒霉东西从来没听说.

好吧,咱们当下言明,

咱们就此一言为定,

免得日后再懊恼:

咱俩沿着大海跑,

谁跑赢了,谁就拿钱,

钱正装到口袋里面."

巴尔达的心里暗笑他:

"唉,亏你想出这个好办法!

你要跟巴尔达我比,

又算得个什么东西?

做我对手你不配!

还是等等我的小弟."

说着他到附近林子里来,

抓俩兔子,放进他的口袋.

他再回到大海边,

来到小鬼的面前.

他拿出只兔子,拎起耳朵.

"我弹三弦,你跳舞吧,"他说.

"你呢,还是一个小鬼头,

赛跑哪是我的对手.

这简直是费时间,

干脆,跟我弟弟先跑一遍.

一,二,三!赶快把它追."

小鬼.兔子撒腿跑得快如飞,

小鬼顺着海边狂奔,

兔子马上回家,钻进树林.

瞧吧,小鬼沿着海边绕了一大圈,

累得拖长舌头仰起脸,

上气不接下气回来,

浑身是汗,爪子拼命地揩.

他想巴尔达准输,

可是一看......他在把弟弟抚,

边摸边说:"我的亲亲弟弟,

可怜家伙,你累坏了!休息休息."

小鬼一下吓掉魂,

夹起尾巴不做声.

斜眼把那兔子弟弟再瞧一眼,

说道:"等着等着,我去拿钱."

他忙来见爷爷:"大事可不好!

刚才赛跑,巴尔达的弟弟我也赢不了!"

老鬼忙把坏脑筋动,

上面巴尔达可闹得更凶.

整个大海在翻腾,

哗哗在搅动.

小鬼钻出来说:"够了,老乡,

钱就全给奉上......

不过听着,这根木棍可看到?

目标请你随便挑.

谁把木棍扔得更远,

谁就拿到那一袋钱.

怎么?怕手脱骱?怎么不扔?

还等什么?""等那小乌云.

我先把棍扔到那里,

再跟你们来比高低."

小鬼吓得跑回家,

告诉爷爷,又输给了巴尔达.

巴尔达在上面又闹,

转动绳子,吓得魔鬼心惊肉跳.

小鬼再钻出来:"急什么?

要钱有钱,先听我......"

"不对不对,该轮到我,"

巴尔达可止住他说.

"这回我未定条件,

对手,你得照我说的办.

倒要看看你力气有多大.

看见没有,那边一匹灰马?

你把这马高举起,

举着它走半里地.

你办得到,钱归你得,

你办不到,钱就归我."

这个小鬼真可怜,

忙往马的肚子下面钻,

一下鼓起全身的劲,

浑身肌肉全都绷紧.

他举起马走了两步,摇摇晃晃像醉鬼,

第三步就趴下了,伸直了两条腿.

巴尔达说:"真是饭桶,

还说较量,简直做梦!

举着马走你也办不到,

瞧我,用脚一夹就能让它跑."

巴尔达他上马就奔,

跑了一里,只见灰尘滚滚.

小鬼吓得赶紧逃回家,

告诉爷爷,又败给了巴尔达.

老鬼小鬼慌成一,

没有办法只好清欠款.

把这袋钱放上巴尔达的肩.

巴尔达回家来,走得直喘气,

神父一见猛跳起,

赶紧躲到太太背后,

吓得浑身嗦嗦发抖.

可巴尔达马上找到他,

年金出,要把工钱拿.

可怜神父

脑门伸出.

第一回,"噔"一弹,

神父蹦上天花板.

到第二回,弹他一下,

神父变了哑巴.

弹到第三下,

神父变成了大傻瓜.

巴尔达训老神父说:

"神父,便宜可贪不得."

任溶溶译

"金鸡的故事"

金鸡的故事

很远很远有个地方,

那地方有一个国邦.

国王达顿谁个不晓,

从年轻时起就霸道.

他经常去欺负邻邦,

像是家常便饭一样.

可他如今年纪老,

只想不再动兵刀.

他想过过太平日子,

无奈邻邦不断生事,

给他这位老国王,

带来可怕的灾殃.

为了能把边疆保住,

不让邻邦侵略国土,

他得养着一支兵,

人数少了还不行.

将军们都没打瞌睡,

可怎样也措手不及;

以为南边来了敌人,

却从东边来入侵,

陆地守得固若金汤,

凶恶的"客人"来自海上......

达顿气得都流泪,

气得觉也忘了睡.

老提心吊胆怎么行?

只好求助一位哲人.

这位哲人是位Yan人,

是星占家可灵得很.

国王于是派人去请.

哲人果然应邀光临.

他打开了布口袋,

把只金鸡拿出来.

他对国王仔细叮咛:

"这只金鸡放在杆顶.

我的这只小金鸡,

帮你守望没问题:

如果四方太太平平,

它就待着安安静静;

只要碰到有的地方,

忽然间可能会打仗,

或者碰到敌军侵略,

或者碰到其他横祸,

我的这只小金鸡,

鸡冠就会猛地竖起,

喔喔啼叫,拍动翅膀,

转向出事的那个方向."

国王感谢这哲人,

答应重重赏黄金.

他狂喜地对他说道:

"为了酬谢你的功劳,

你要什么给什么,

就像要的就是我."

金鸡就此从高杆上,

帮他守望四面边疆.

一见哪儿有险情,

它像梦中猛惊醒,

浑身抖动,拍着翅膀,

转向出事的那个方向.

"喔喔喔喔,放心上躺,

安心当你这国王!"

邻邦从此服服帖帖,

再也不敢兴兵侵略,

因为这位达顿王,

到处都能进行抵抗!

一年一年太太平平,

金鸡一直安安静静.

可有一天吵得很凶,

国王一下子给惊醒.

"我们陛下!我们国父!"

将军前来向他禀诉.

"陛下,不好,请醒醒!"

"诸位,有什么事情?

啊?......谁来了?......什么不好?"

达顿打着哈欠说道.

将军连忙禀告说:

"金鸡又在喔喔喔.

现在全城惊慌吵闹."

国王忙往窗外一瞧......

杆上金鸡拍翅膀,

转过脸去向东方.

事不宜迟:"大家上马!

喂喂,赶快,快快上马!"

他向东方派出了兵,

由他的大儿子率领.

金鸡静了,吵声停了,

国王又打他的盹了.

这样过了八天整,

军队一点没音信:

到底可曾发生战斗,

达顿一点情报没有.

猛又听到喔喔声,

国王只好又发兵,

这回由小儿子领着,

前去营救他的哥哥.

金鸡重新又安静,

军队还是没音信!

这样又过去了八天,

人们天天提心吊胆.

忽然又是喔喔声,

国王第三次出兵:

御驾亲征向东方开走,

但求先知伊利亚保佑.

军队日夜不停地跑,

累得简直受不了.

战场,营垒,或者坟岗,

国王一路全没碰上.

"这真是件希奇事!"

他的心里在寻思.

又过去了整整八天,

他带着兵进入山间.

在这崇山峻岭中,

猛见一座绸帐篷.

帐篷周围惊人地静,

可是就在峡谷当中,

躺满士兵的首,

达顿忙向帐篷走......

多可怕的一个场面,

两个儿子就在眼前:

地上躺着他们俩,

没有头盔没铠甲,

剑对穿过两人身体,

他们的马,在草地上徘徊,

茂密细草都踩踏乱,

只见上面血迹斑斑......

国王号叫:"噢,孩子们!

我如今是多么倒运!

我的双鹰落网!

苦啊!我也不能活."

大家跟着达顿哀喊,

山谷深处也在长叹,

群山心脏在发抖.

忽然就在这时候,

帐篷打开......一个姑,

这位沙马汗女王,

全身闪闪发着霞光,

静静地迎接老国王.

国王像夜鸟对朝陽,

哑口无言,定睛凝望.

两个儿子的惨死,

见了她全都忘记.

女王露出妩媚笑容,

向他深深鞠了个躬,

接着就拉住他的手,

领着他往帐篷里走.

让他桌旁坐下喝酒,

请他饱尝各种珍馐,

侍候他上锦缎,

舒舒服服睡个酣畅.

整整一个星期工夫,

他完全被姑征服,

神魂颠倒欣喜若狂,

在她那里饱饮琼浆.

最后达顿班师还朝,

一路朝着他京城跑,

大军脚步震天响,

身旁是那美姑.

消息跑得比他们快,

真真假假,传了开来.

到了京城城门旁,

百姓欢闹迎国王,

跟着华丽马车飞奔,

追着女王以及达顿.

达顿招手在致意......

忽然看见人群里,

有个人戴尖顶白帽,

头发雪白,像天鹅.

这是哲人老相识.

"唉呀,你好,老爷子!

要说什么?"国王问道.

"请走近些!""有何见教?"

"陛下!"哲人对他讲.

"最后总该结结帐.

记得为了我的效劳,

你像对待朋友,曾答应道:

'你要什么给什么,

就像要的就是我.,

请赐给我这位姑,

这位沙马汗女王......"

国王听了吓一跳.

"什么?"他对老头哇哇叫.

"难道你是魔鬼上身?

难道你是头脑发昏?

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答应过,这不错,

凡事可得有个限度!

你要姑有啥用处?

得了,你可知道我是谁?

你要别的无所谓:

贵族封号,国库财宝,

或者御马,任你来挑,

半个王国也可以!"

"可我别的不中意!

请赐给我这位姑,

这位沙马汗女王,"

哲人坚持回答道.

国王唾了一口:"大胆,办不到!

什么你也别想到手.

你这罪人,自作自受.

滚吧,趁没丢脑袋!

来呀,把这老家伙拉开!"

老头还想争个明白,

跟国王争,下场准坏:

国王举起了王杖,

打在他的脑门上.

哲人倒下,呜呼哀哉.

全城的人哆嗦起来.

只有姑罪孽全不怕,

她嘻—嘻—嘻,哈—哈—哈!

国王尽管心里发颤,

还得装出一副笑脸.

他坐着车就进城,

忽然传来轻轻一声:

当着全城人的面,

金鸡一直飞下高杆,

它在马车上下降,

落在国王头顶上,

拍着翅膀,啄他的头,

然后飞旋而上......就这时候,

车上掉下那达顿,

唉呀一声......命归陰!

女王忽然不知去向,

就像从未有过一样.

童话虽假,但有寓意!

对于青年不无教益.

【上一篇】:【回目录】 【最后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