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腾讯朋友豆瓣网
主页 > 历史故事 > 汉宣帝 >

西汉宣帝刘询皇后霍成君:权势之争下的牺牲品

霍成君(前87年—前54年),西汉名臣霍光的小女儿,汉宣帝刘询的第二位皇后。

本始三年(前71年),汉宣帝的元配许平君皇后被霍成君的母亲霍显毒死后,霍光将霍成君送入宫中为婕妤,次年本始四年(前70年)正式册封为皇后。婚后帝后感情燕好(刘询迫于霍家权势只好装作十分宠爱霍成君),但一直未有生育。霍成君任性、刁蛮,在后宫中飞扬跋扈,挥金如土,与许后所提倡的节俭相违背。霍光的长女嫁与上官桀的儿子上官安为妻,而上官太后正是霍光长女的女儿,也就是说霍成君是上官太后的亲姨,如此一来,霍成君在后宫更加得意。

地节二年(前68年),霍光去世。

地节三年(前67年),汉宣帝封许平君的父亲许广汉为平恩侯(此前,霍光一直不同意给许广汉封侯,认为他是“刑余之人”,不配此高位),立与许平君在民间所生的刘奭为太子,霍显非常恼怒,甚至“恚怒不食,呕血”,并授意霍成君伺机毒杀刘奭。但因为太子的保姆常先试菜验毒,所以几次下手均未成功。地节四年(前66年)七月,霍家发动未遂政变,招致族灭,霍光子霍禹,霍云,侄子霍山,妻子霍显都被杀或者自杀。

八月,汉宣帝以阴谋毒害太子为由,废掉霍成君,令其迁往上林苑的昭台宫;十二年后的五凤四年(前54年)再度令其迁往云林馆,霍成君自杀。葬于蓝田县昆吾亭东。霍成君被废之后,刘询于公元前16年册封关内侯王奉光(又封邛成候)之女王氏为皇后,王氏无儿无女,尽心抚养许后之子,也就是后来的汉元帝。受霍家加害皇后、太子的影响,在霍成君被废后,刘询在立后上曾有犹豫。汉宣帝刘询妃嫔张婕妤生淮阳王刘钦。十分受宠。汉宣帝欲立张婕妤为后。

后来因为怕霍氏加害皇太子的事再次发生,改选后宫无子而谨慎者。于是才立长陵王婕妤为皇后。让其抚养太子。王皇后无宠,与汉宣帝见面的次数都很少,唯有张婕妤最宠幸。

霍成君---霍光的小女儿:皇后

上官氏---霍光的外孙女:太皇太后

霍禹---霍光的长子:封博陵侯,右将军

霍山---霍光的侄孙:封乐平侯,奉车都尉领尚书事

霍云---霍光的侄孙:封冠阳候,中郎将

邓光汉---霍光的长女婿:长乐宫卫尉

任胜---霍光的次女婿:诸吏中郎将羽林监

赵平---霍光的三女婿:散骑常侍将屯兵

范明友---霍光的四女婿:度辽将军兼未央卫尉

张朔---霍光的侄女婿:给事中光禄大夫

王汉---霍光的孙女婿:中郎将

以上这些人,都是史书上列有姓名的人物,其他没有列名的更是千千万万。虽然霍家有着这样错综复杂的关系,但他们的致命点就在于太过自信,以至霍家的奴仆都十分飞扬拔扈。

有一次,霍家的奴仆冯子都,此人也是霍光死后霍显的相好,为了在路上争道,跟御史大夫魏相的奴仆起了冲突,霍家奴仆大发神威,一直打到御史府,还要拆掉大门。还是御史们下跪在地,才算罢休。奴才尚且如此,主子就更加的无法无天了。刘询在霍光死后不久,开始采取行动。他首先擢升被霍家侮辱过的魏相当宰相,开始密谋架空霍氏家族。

第一件事就是剥夺霍山领尚书事的权力,规定所有奏章,不必再用副本,直接呈送到皇帝;第二件事是,剥夺霍氏家族们的军权,让霍氏家族地位崇高但没有实力。霍氏家族对皇帝的作法十分不满意,于是开始蠢蠢欲动。

霍氏家族的第一次阴谋败露:

当霍氏家族走下坡路的时候,霍云的舅父李竟有一个朋友叫张赦。此人向李竟秘密建议曰:“现在宰相魏相、平恩侯许广汉二人大权在握,恐怕霍家马上有灾难临门呀!但你们仍有一条生路,那就是,请霍显出面,说服她外孙女上官太后,由上官太后下令,先把魏相、许广汉干掉,然后一做、二不休,再把刘询驱下宝座,另换一个皇帝,才是釜底抽薪的上策。”问题是,当霍氏家族掌握兵权的时候,这主意是个好主意,因为它有成功的可能性。如今,兵权既去,等于丢了刀子再去打老虎,这主意便是馊主意。

尤其糟的是,这种可怕的馊主意,还不能做到保密,竟被一个叫张章的小民从好友张赦口中得知,这张赦是霍府的一个马夫。张章得到这个消息暗喜:“富贵荣华,在此一举。”第二天,他就写了一份检举函,向皇帝直接告密。于是,廷尉立即采取行动,把李竟和张赦两人逮捕了。可是,李竟被释放了,而且这个罢黜皇帝此等非同小可的大事竟然稀松平常地消灭于无形了。这反倒使霍氏家族更为恐慌。

不久,刘询借这次事件,勒令霍云和霍山提前退休,但仍保持他们的侯爵。至此,霍氏家族中,除了霍禹仍当一个架空了的大司马外,其他的全被逐出权力中枢。而刘询对唯一留在政府中的霍禹,也不再维持昔日的礼遇。霍显的女儿,都是上官太后的姨妈们,不但辈份高,年龄也比较长,平常每次进宫,跟上官太后挤在一起叽叽喳喳,也成了罪状。有一天,刘询声色俱厉地质问霍禹:“霍家妇女晋见上官太后时,为啥不遵守皇家礼节?”刘询又质问:“冯子都是谁?仗着谁的权势,竟敢在长安欺善凌弱?”问得霍禹哑口无言,浑身大汗。呜呼,霍家从来没有受过这种面对面的侮辱,而侮辱仅仅是更大灾祸的前兆。

《汉书》记载曰:霍氏家族的老鼠忽然增多,窜来窜去,有时竟撞到人的身上。号鸟就在庭院树上筑巢,发出毛骨悚然的叫声。大门无故塌掉,有人仿佛看见鬼魂就坐在霍云的房子上,掀起屋瓦,扔到地下。

汉宣帝地节四年(乙卯,公元前66年),汉宣帝坐上皇位的第8年,终于找到了他的外祖母王氏,跟他的舅父王无故、王武。当即封王氏为‘博平君’,两位舅父也都封了侯爵。于是,在西汉王朝中央政府当权的家族,除了许家、史家之外,又多了个王家。

霍氏家族的第二次阴谋败露:

同年二月,霍显召集了一个霍家高阶层秘密会议。霍显曰:“依照法律,臣民们随便议论宗庙,就要杀头。而今身为宰相的魏相,竟然主张减少宗庙的祭祀。开国皇帝刘邦,曾有遗令,凡是没有战功的,不能封侯,史家、许家,已封了侯,现在又多了三家,魏相却不说一句话,我们应该抓住这个小辫子,把魏相打倒。”霍显只不过想针对魏相,可是霍禹、霍云两人,却认为仅只搞垮魏相,仍不能保证霍家的地位。霍禹曰:“外边对我们霍家的抨击,太不合理。霍家子弟固然也有不成器的,可是像传言我们毒死皇后许平君之事,简直是血口喷人,怎会有这种事?”霍显这时才不得已,只好承认确有这回事。

霍山、霍禹面无人色叹曰:“完啦,完啦!”为了彻底不让旧事重提,霍家上下决心发动宫廷政变,密谋先让上官太后出面,请刘询的外祖母吃春酒,就在皇宫埋伏死士,把魏相、许广汉当场一起了结。再乘着混乱罢黜刘询,由霍禹当皇帝。然而,这个大阴谋,再度被上次告密的张章探知。不由得想插上一句:“霍家子弟简直一窝猪猡,竟一而再地泄漏机密,而且还是如此重大到会诛连九族的秘密,真令人想不通。唯一的解释就是:天要灭霍家。”

刘询已被逼到必须反击的角落。他的反击是全面的、恐怖的,他下令把霍家一网打尽。结局是:霍禹腰斩。霍显以下,无论老幼男女,远亲近戚,辗转牵累,包括那个不可一世的家奴兼霍显姘头的冯子都和毒死许平君女士的淳于衍,全数绑赴刑场被砍了头。史书上有记载,这次屠杀了一千余家。同年七月,霍氏家族彻底覆灭。唯一不死的,只剩下皇后霍成君一人,这年她才21岁。

我们可以想象,她听到全族被杀时的惊恐和悲痛,但天真的她还存有希望和奇迹。八月,使臣闯进皇后宫,向霍成君宣读汉宣帝的诏书,诏书曰:“你心怀恶毒,跟母亲霍显,合谋危害皇太子,没有做母亲的恩情,不适合当皇后。自即日起,逐出皇后官,缴出皇后印信。”---原文:“皇后荧感失道,怀不德,挟毒与母博陆宣城侯显谋,欲危太子,无人母之恩,不宜奉宗庙衣服,以承天命。呜呼伤哉,其退避宫,上玺绶有司。”仅当了5年皇后的霍成君,到此被送到长安郊区上林苑中阳台宫。从此,与世隔绝。昔日骄傲高贵,不可一世的她,如今只能孤苦一身,任人摆布。然而,厄运仍抓住她不放。

汉宣帝五凤四年(丁卯,公元前54年),刘询忽然想起了她,再把她送到一个名叫“云林馆”的小屋中,加强禁锢。然而仅只禁锢似乎仍不能消心头之恨,最后下令命她自杀。事情到此,还有什么话可说,霍成君是服毒?或是上吊?或是被勒毙?史书上没有交代。交代的是,霍成君终于死去,死时才33岁。死后埋葬在长安的卫星城市蓝田县的昆吾亭东。

西汉宣帝刘询皇后霍成君:权势之争下的牺牲品___相关文章

【上一篇】:霍光把汉宣帝扶上皇位竟然是因为这个女人【回目录】 【下一篇】:汉宣帝刘询三位皇后:哪个皇后最后得以善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