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腾讯朋友豆瓣网
主页 > 古代文学 > 诸子百家 > 晏子春秋 >

02卷 内篇谏(下)

景公藉重而狱多欲讬晏子晏子谏第一

景公藉重而狱多,拘者满圄,怨者满朝。晏子谏,公不听。

公谓晏子曰:“夫狱,国之重官也,愿讬之夫子。”

晏子对曰:“君将使婴敕其功乎?则婴有壹妄能书,足以治之矣。君将使婴敕其意乎?夫民无欲残其家室之生,以奉暴上之僻者,则君使吏比而焚之而已矣。”

景公不说,曰:“敕其功则使壹妄,敕其意则比焚,如是,夫子无所谓能治国乎?”

晏子曰:“婴闻与君异。今夫胡貉戎狄之蓄狗也,多者十有余,寡者五六,然不相害伤。今束鸡豚妄投之,其折骨决皮,可立得也。且夫上正其治,下审其论,则贵贱不相逾越。今君举千钟爵禄,而妄投之于左右,左右争之,甚于胡狗,而公不知也。寸之管无当,天下不能足之以粟。今齐国丈夫耕,女子织,夜以接日,不足以奉上,而君侧皆雕文刻镂之观。此无当之管也,而君终不知。五尺童子,寸之烟,天下不能足以薪。今君之左右,皆烟之徒,而君终不知。钟鼓成肆,干戚成舞,虽禹不能禁民之观。且夫饰民之欲,而严其听,禁其心,圣人所难也,而况夺其财而饥之,劳其力而疲之,常致其苦而严听其狱,痛诛其罪,非婴所知也。”

景公欲杀犯所之槐者晏子谏第二

景公有所槐,令吏谨守之,植木县之,下令曰:“犯槐者刑,伤之者死。”

有不闻令,醉而犯之者,公闻之曰:“是先犯我令。”

使吏拘之,且加罪焉。

其女子往辞晏子之家,讬曰:“负廓之民贱妾,请有道于相国,不胜其欲,愿得充数乎下陈。”

晏子闻之,笑曰:“婴其于色乎?何为老而见奔?虽然,是必有故。”

令内之。女子入门,晏子望见之,曰:“怪哉!有深忧。”

进而问焉,曰:“所忧何也?”

对曰:“君树槐县令,犯之者刑,伤之者死。妾父不仁,不闻令,醉而犯之,吏将加罪焉。妾闻之,明君莅国立政,不损禄,不益刑,又不以私恚害公法,不为禽兽伤人民,不为草木伤禽兽,不为野草伤禾苗。吾君欲以树木之故杀妾父,孤妾身,此令行于民而法于国矣。虽然,妾闻之,勇士不以众彊凌孤独,明惠之君不拂是以行其所欲。此譬之犹自治鱼鳖者也,去其腥臊者而已。昧墨与人比居庾肆,而教人危坐。今君出令于民,苟可法于国,而善益于后世,则父死亦当矣,妾为之收亦宜矣。甚乎!今之令不然,以树木之故,罪法妾父,妾恐其伤察吏之法,而害明君之义也。邻国闻之,皆谓吾君树而贱人,其可乎?愿相国察妾言以裁犯禁者。”

晏子曰:“甚矣!吾将为子言之于君。”

使人送之归。明日,早朝,而复于公曰:“婴闻之,穷民财力以供嗜欲谓之暴,崇玩好,威严拟乎君谓之逆,刑杀不辜谓之贼。此三者,守国之大殃。今君穷民财力,以羡馁食之具,繁钟鼓之乐,极宫室之观,行暴之大者;崇玩好,县槐之令,载过者驰,步过者趋,威严拟乎君,逆之明者也;犯槐者刑,伤槐者死,刑杀不称,贼民之深者。君享国,德行未见于众,而三辟着于国,婴恐其不可以莅国子民也。”

公曰:“微大夫教寡人,几有大罪以累社稷,今子大夫教之,社稷之福,寡人受命矣。”

晏子出,公令趣罢守槐之役,拔置县之木,废伤槐之法,出犯槐之囚。

景公逐得斩竹者囚之晏子谏第三

景公树竹,令吏谨守之。公出,过之,有斩竹者焉,公以车逐,得而拘之,将加罪焉。

晏子入见,曰:“君亦闻吾先君丁公乎?”

公曰:“何如?”

晏子曰:“丁公伐曲沃,胜之,止其财,出其民。公日自莅之,有舆死人以出者,公怪之,令吏视之,则其中金与玉焉。吏请杀其人,收其金玉。公曰:‘以兵降城,以众图财,不仁。且吾闻之,人君者,宽惠慈众,不身传诛。’令舍之。”

公曰:“善!”

晏子退,公令出斩竹之囚。

景公以抟治之兵未成功将杀之晏子谏第四

景公令兵抟治,当□冰月之间而寒,民多冻馁,而功不成。

公怒曰:“为我杀兵二人。”

晏子曰:“诺。”

少间,晏子曰:“昔者先君庄公之伐于晋也,其役杀兵四人,今令而杀兵二人,是师杀之半也。”

公曰:“诺!是寡人之过也。”

令止之。

景公冬起大台之役晏子谏第五

晏子使于鲁,比其返也,景公使国人起大台之役,岁寒不已,冻馁之者乡有焉,国人望晏子。

晏子至,已复事,公延坐,饮酒乐,晏子曰: “君若赐臣,臣请歌之。”

歌曰:“庶民之言曰:‘冻水洗我,若之何!太上散我,若之何!’”

歌终,喟然叹而流涕。

公就止之曰:“夫子曷为至此?殆为大台之役夫!寡人将速罢之。”

晏子再拜。出而不言,遂如大台,执朴鞭其不务者,曰:“吾细人也,皆有盖庐,以避燥湿,君为壹台而不速成,何为?”

国人皆曰:“晏子助天为虐。”

晏子归,未至,而君出令趣罢役,车驰而人趋。

仲尼闻之,喟然叹曰:“古之善为人臣者,声名归之君,祸灾归之身,入则切磋其君之不善,出则高誉其君之德义,是以虽事惰君,能使垂衣裳,朝诸侯,不敢伐其功。当此道者,其晏子是耶!”

景公为长庲欲美之晏子谏第六

景公为长庲,将欲美之,有风雨作,公与晏子入坐饮酒,致堂上之乐。

酒酣,晏子作歌曰:“穗乎不得获,秋风至兮殚零落,风雨之拂杀也,太上之弊也。”

歌终,顾而流涕,张躬而舞。

公就晏子而止之曰:“今日夫子为赐而诫于寡人,是寡人之罪。”

遂废酒,罢役,不果成长庲。

景公为邹之长涂晏子谏第七

景公筑路寝之台,三年未息;又为长庲之役,二年未息;又为邹之长涂。

晏子谏曰: “百姓之力勤矣!公不息乎?”

公曰:“涂将成矣,请成而息之。”

对曰:“明君不屈民财者,不得其利;不穷民力者,不得其乐。昔者楚灵王作顷宫,三年未息也;又为章华之台,五年又不息也;干溪之役,八年,百姓之力不足而自息也。灵王死于干溪,而民不与君归。今君不遵明君之义,而循灵王之迹,婴惧君有暴民之行,而不睹长庲之乐也,不若息之。”

公曰:“善!非夫子者,寡人不知得罪于百姓深也。”

于是令勿委坏,余财勿收,斩板而去之。

景公春夏游猎兴役晏子谏第八

景公春夏游猎,又起大台之役。

晏子谏曰: “春夏起役,且游猎,夺民农时,国家空虚,不可。”景

公曰:“吾闻相贤者国治,臣忠者主逸。吾年无几矣,欲遂吾所乐,卒吾所好,子其息矣。”

晏子曰:“昔文王不敢盘于游田,故国昌而民安。楚灵王不废干溪之役,起章华之台,而民叛之。今君不革,将危社稷,而为诸侯笑。臣闻忠臣不避死,谏不违罪。君不听臣,臣将逝矣。”

景公曰:“唯唯,将弛罢之。”

未几,朝韦□解役而归。

景公猎休坐地晏子席而谏第九

景公猎休,坐地而食,晏子后至,左右灭葭而席。

公不说,曰:“寡人不席而坐地,二三子莫席,而子独搴草而坐之,何也? ”

晏子对曰:“臣闻介胄坐陈不席,狱讼不席,坐堂上不席,三者皆忧也。故不敢以忧侍坐。”

公曰:“诺。”

令人下席曰: “大夫皆席,寡人亦席矣。”

景公猎逢蛇虎以为不祥晏子谏第十

景公出猎,上山见虎,下泽见蛇。

归,召晏子而问之曰:“今日寡人出猎,上山则见虎,下泽则见蛇,殆所谓不祥也?”

晏子对曰:“国有三不祥,是不与焉。夫有贤而不知,一不祥;知而不用,二不祥;用而不任,三不祥也。所谓不祥,乃若此者。今上山见虎,虎之室也;下泽见蛇,蛇之也。如虎之室,如蛇之,而见之,曷为不祥也!”

景公为台成又欲为钟晏子谏第十一

景公为台,台成,又欲为钟。

晏子谏曰:“君国者不乐民之哀。君不胜欲,既筑台矣,今复为钟,是重敛于民,民必哀矣。夫敛民之哀,而以为乐,不祥,非所以君国者。”

公乃止。

景公为泰吕成将以燕飨晏子谏第十二

景公为泰吕成,谓晏子曰:“吾欲与夫子燕。”

对曰:“未祀先君而以燕,非礼也。”

公曰:“何以礼为?”

对曰:“夫礼者,民之纪,纪乱则民失,乱纪失民,危道也。 ”

公曰:“善。”

乃以祀焉。

景公为履而饰以金玉晏子谏第十三

景公为履,黄金之綦,饰以银,连以珠,良玉之絇,其长尺,冰月服之以听朝。

晏子朝,公迎之,履重,仅能举足,问曰:“天寒乎?”

晏子曰:“君奚问天之寒也?古圣人制衣服也,冬轻而暖,夏轻而凊,今君之履,冰月服之,是重寒也,履重不节,是过任也,失生之情矣。故鲁工不知寒温之节,轻重之量,以害正生,其罪一也;作服不常,以笑诸侯,其罪二也;用财无功,以怨百姓,其罪三也。请拘而使吏度之。”

公苦,请释之。

晏子曰:“不可。婴闻之,苦身为善者,其赏厚;苦身为非者,其罪重。”

公不对。晏子出,令吏拘鲁工,令人送之境,使不得入。公撤履,不复服也。

景公欲以圣王之居服而致诸侯晏子谏第十四

景公问晏子曰:“吾欲服圣王之服,居圣王之室,如此,则诸侯其至乎?”

晏子对曰:“法其节俭则可,法其服,居其室,无益也。三王不同服而王,非以服致诸侯也,诚于民,果于行善,天下怀其德而归其义,若其衣服节俭而众说也。夫冠足以修敬,不务其饰;衣足以掩形御寒,不务其美。衣不务于隅眦之削,冠无觚羸之理,身服不杂彩,首服不镂刻。且古者尝有紩衣挛领而王天下者其义好生而恶杀,节上而羡下,天下不朝其服,而共归其义。古者尝有处橧巢窟而不恶,予而不取,天下不朝其室,而共归其仁。及三代作服,为益敬也,首服足以修敬,而不重也,身服足以行洁,而不害于动作。服之轻重便于身,用财之费顺于民。其不为橧巢者,以避风也;其不为窟者,以避湿也。是故明堂之制,下之润湿,不能及也;上之寒暑,不能入也。土事不文,木事不镂,示民知节也。及其衰也,衣服之侈过足以敬,宫室之美过避润湿,用力甚多,用财甚费,与民为雠。今君欲法圣王之服,不法其制,法其节俭也,则虽未成治,庶其有益也。今君穷台榭之高,极污池之深而不止,务于刻镂之巧,文章之观而不厌,则亦与民而雠矣。若臣之虑,恐国之危,而公不平也。公乃愿致诸侯,不亦难乎!公之言过矣。”

景公自矜冠裳游处之贵晏子谏第十五

景公为西曲潢,其深灭轨,高三仞,横木龙蛇,立木鸟兽。公衣黼黻之衣,素绣之裳,一衣而五彩具焉;带球玉而冠且,被发乱首,南面而立,傲然。

晏子见,公曰:“昔仲父之霸何如?”

晏子抑首而不对。

公又曰:“昔管文仲之霸何如?”

晏子对曰: “臣闻之,维翟人与龙蛇比,今君横木龙蛇,立木鸟兽,亦室一就矣,何暇在霸哉!且公伐宫室之美,矜衣服之丽,一衣而五彩具焉,带球玉而乱首被发,亦室一容矣,万乘之君,而壹心于邪,君之魂魄亡矣,以谁与图霸哉?”

公下堂就晏子曰: “梁丘据、裔款以室之成告寡人,是以窃袭此服,与据为笑,又使夫子及,寡人请改室易服而敬听命,其可乎?”

晏子曰:“夫二子营君以邪,公安得知道哉!且伐木不自其根,则蘗又生也,公何不去二子者,毋使耳目焉。”

景公为巨冠长衣以听朝晏子谏第十六

景公为巨冠长衣以听朝,疾视矜立,日晏不罢。

晏子进曰:“圣人之服中,侻而不驵,可以导众,其动作,侻顺而不逆,可以奉生,是以下皆法其服,而民争学其容。今君之服,驵华不可以导众民,疾视矜立,不可以奉生,日晏矣,君不若脱服就燕。”

公曰:“寡人受命。”

退朝,遂去衣冠、不复服。

景公朝居严下不言晏子谏第十七

晏子朝,复于景公曰:“朝居严乎? ”

公曰:“严居朝,则曷害于治国家哉? ”

晏子对曰:“朝居严则下无言,下无言则上无闻矣。下无言则吾谓之喑,上无闻则吾谓之聋。聋喑,非害国家而如何也!且合升□之微以满仓廪,合疏缕之绨以成帏幕,大山之高,非一石也,累卑然后高,天下者,非用一士之言也,固有受而不用,恶有拒而不受者哉!”

景公登路寝台不终不悦晏子谏第十八

景公登路寝之台,不能终,而息乎陛,忿然而作色,不说,曰:“孰为高台,病人之甚也?”

晏子曰:“ 君欲节于身而勿高,使人高之而勿罪也。今高,从之以罪,卑亦从以罪,敢问使人如此可乎?古者之为宫室也,足以便生,不以为奢侈也,故节于身,谓于民。及夏之衰也,其王桀背弃德行,为璇室玉门。殷之衰也,其王纣作为顷宫灵台,卑狭者有罪,高大者有赏,是以身及焉。今君高亦有罪,卑亦有罪,甚于夏殷之王;民力殚乏矣,而不免于罪,婴恐国之流失,而公不得享也!”

公曰:“善!寡人自知诚费财劳民,以为无功,又从而怨之,是寡人之罪也!非夫子之教,岂得守社稷哉!”

遂下,再拜,不果登台。

景公登路寝台望国而叹晏子谏第十九

景公与晏子登寝而望国,公愀然而叹曰:“使后嗣世世有此,岂不可哉!”

晏子曰: “臣闻明君必务正其治,以事利民,然后子孙享之。诗云:‘武王岂不事,贻厥孙谋,以燕翼子。’今君处佚怠,逆政害民有日矣,而犹出若言,不亦甚乎!”

公曰:“然则后世孰将把齐国?”

对曰:“服牛死,夫妇哭,非骨肉之亲也,为其利之大也。欲知把齐国者,则其利之者邪?”

公曰: “然,何以易?”

对曰:“移之以善政。今公之牛马老于栏牢,不胜服也;车蠹于巨户,不胜乘也;衣裘襦葱,朽弊于藏,不胜衣也;醯醢腐,不胜,沽也;酒醴酸不胜饮也;府粟郁而不胜食;又厚藉敛于百姓,而不以分馁民。夫藏财而不用,凶也,财苟失守,下其报环至。其次昧财之失守,委而不以分人者,百姓必进自分也。故君人者与其请于人,不如请于己也。”

景公路寝台成逢于何愿合葬晏子谏而许第二十

景公成路寝之台,逢于何遭丧,遇晏子于途,再拜乎马前。

晏子下车挹之,曰:“子何以命婴也?”

对曰:“于何之母死,兆在路寝之台牖下,愿请命合骨。”

晏子曰:“嘻!难哉!虽然,婴将为子复之,适为不得,子将若何?”

对曰:“夫君子则有以,如我者侪小人,吾将左手拥格,右手梱心,立饿枯槁而死,以告四方之士曰:‘于何不能葬其母者也。’”

晏子曰:“诺。”

遂入见公,曰:“有逢于何者,母死,兆在路寝,当如之何?愿请合骨。”

公作色不说,曰:“古之及今,子亦尝闻请葬人主之宫者乎?”

晏子对曰:“古之人君,其宫室节,不侵生民之居,台榭俭,不残死人之墓,故未尝闻诸请葬人主之宫者也。今君侈为宫室,夺人之居,广为台榭,残人之墓,是生者愁忧,不得安处,死者离易,不得合骨。丰乐侈游,兼傲生死,非人君之行也。遂欲满求,不顾细民,非存之道。且婴闻之,生者不得安,命之曰蓄忧;死者不得葬,命之曰蓄哀。蓄忧者怨,蓄哀者危,君不如许之。”

公曰:“诺。”

晏子出,梁丘据曰:“自昔及今,未尝闻求葬公宫者也,若何许之?”

公曰:“削人之居,残人之墓,凌人之丧,而禁其葬,是于生者无施,于死者无礼。诗云:‘谷则异室,死则同。’吾敢不许乎?”

逢于何遂葬其母路寝之牖下,解衰去绖,布衣縢履,元冠茈武,踊而不哭。躄而不拜,已乃涕洟而去。

景公嬖妾死守之三日不敛晏子谏第二十一

景公之嬖妾婴子死,公守之,三日不食,肤着于席不去。左右以复,而君无听焉。

晏子入,复曰:“有术客与医俱言曰:‘闻婴子病死,愿请治之。’”

公喜,遽起,曰:“ 病犹可为乎?”

晏子曰:“客之道也,以为良医也,请尝试之。君请屏,洁沐浴饮食,间病者之宫,彼亦将有鬼神之事焉。 ”

公曰:“诺。”

屏而沐浴。晏子令棺人入敛,已敛,而复曰:“医不能治病,已敛矣,不敢不以闻。”

公作色不说,曰:“夫子以医命寡人,而不使视,将敛而不以闻,吾之为君,名而已矣。”

晏子曰:“君独不知死者之不可以生邪?婴闻之,君正臣从谓之顺,君僻臣从谓之逆。今君不道顺而行僻,从邪者迩,导害者远,谗谀萌通,而贤良废灭,是以谄谀繁于间,邪行交于国也。昔吾先君桓公用管仲而霸,嬖乎竖刁而灭,今君薄于贤人之礼,而厚嬖妾之哀。且古圣王畜私不伤行,敛死不失,送死不失哀。行伤则溺己,失则伤生,哀失则害。是故圣王节之也。即毕敛,不留生事,棺椁衣衾,不以害生养,哭泣处哀,不以害生道。今朽以留生,广以伤行,修哀以害,君之失矣。故诸侯之宾客惭入吾国,本朝之臣惭守其职,崇君之行,不可以导民,从君之欲,不可以持国。且婴闻之,朽而不敛,谓之僇,臭而不收,谓之陈胔。反明王之,行百姓之诽,而内嬖妾于僇胔,此之为不可。”

公曰:“寡人不识,请因夫子而为之。”

晏子复曰:“国之士大夫,诸侯四邻宾客,皆在外,君其哭而节之。”

仲尼闻之曰:“星之昭昭,不若月之曀曀,小事之成,不若大事之废,君子之非,贤于小人之是也。其晏子之谓欤!”

景公欲厚葬梁丘据晏子谏第二十二

梁丘据死,景公召晏子而告之,曰:“据忠且我,我欲丰厚其葬,高大其垄。”

晏子曰:“敢问据之忠与于君者,可得闻乎?”

公曰:“吾有喜于玩好,有司未能我具也,则据以其所有共我,是以知其忠也;每有风雨,暮夜求必存,吾是以知其也。”

晏子曰:“婴对则为罪,不对则无以事君,敢不对乎!婴闻之,臣专其君,谓之不忠;子专其父,谓之不孝;妻专其夫,谓之嫉。事君之道,导亲于父兄,有礼于群臣,有惠于百姓,有信于诸侯,谓之忠;为子之道,以钟其兄弟,施行于诸父,慈惠于众子,诚信于朋友,谓之孝;为妻之道,使其众妾皆得欢忻于其夫,谓之不嫉。今四封之民,皆君之臣也,而维据尽力以君,何者之少邪?四封之货,皆君之有也,而维据也以其私财忠于君,何忠者之寡邪?据之防塞群臣,拥蔽君,无乃甚乎?”

公曰:“善哉!微子,寡人不知据之至于是也。”

遂罢为垄之役,废厚葬之命,令有司据法而责,群臣陈过而谏。故官无废法,臣无隐忠,而百姓大说。

景公欲以人礼葬走狗晏子谏第二十三

景公走狗死,公令外共之棺,内给之祭。晏子闻之,谏。

公曰:“亦细物也,特以与左右为笑耳。”

晏子曰:“君过矣!夫厚藉敛不以反民,弃货财而笑左右,傲细民之忧,而崇左右之笑,则国亦无望已。且夫孤老冻馁,而死狗有祭,鳏寡不恤,死狗有棺,行辟若此,百姓闻之,必怨吾君,诸侯闻之,必轻吾国。怨聚于百姓,而权轻于诸侯,而乃以为细物,君其图之。”

公曰:“善。”

趣庖治狗,以会朝属。

景公养勇士三人无君之义晏子谏第二十四

公孙接、田开疆古冶子事景公,以勇力搏虎闻。

晏子过而趋,三子者不起,晏子入见公曰:“臣闻明君之蓄勇力之士也,上有君臣之义,下有长率之伦,内可以禁暴,外可以威敌,上利其功,下服其勇,故尊其位,重其禄。今君之蓄勇力之士也,上无君臣之义,下无长率之伦,内不以禁暴,外不可威敌,此危国之器也,不若去之。”

公曰:“三子者,搏之恐不得,刺之恐不中也。”

晏子曰:“此皆力攻勍敌之人也,无长幼之礼。 ”

因请公使人少馈之二桃,曰:“三子何不计功而食桃?”

公孙接仰天而叹曰:“晏子,智人也!夫使公之计吾功者,不受桃,是无勇也,士众而桃寡,何不计功而食桃矣。接一搏猏而再搏 虎,若接之功,可以食桃而无与人同矣。”援桃而起。

田开疆曰:“吾仗兵而却三军者再,若开疆之功,亦可以食桃,而无与人同矣。”援桃而起。

古冶子曰:“吾尝从君济于河,鼋衔左骖以入砥柱之流。当是时也,冶少不能游,潜行逆流百步,顺流九里,得鼋而杀之,左骖尾,右挈鼋头,鹤跃而出。津人皆曰:‘河伯也!’若冶视之,则大鼋之首。若冶之功,亦可以食桃而无与人同矣。二子何不反桃!”剑而起。

公孙接、田开疆曰:“吾勇不子若,功不子逮,取桃不让,是贪也;然而不死,无勇也。”皆反其桃,挈领而死。

古冶子曰: “二子死之,冶独生之,不仁;耻人以言,而夸其声,不义;恨乎所行,不死,无勇。虽然,二子同桃而节,冶专其桃而宜。”亦反其桃,挈领而死。

使者复曰:“已死矣。”

公殓之以服,葬之以士礼焉。

景公登射思得勇力士与之图国晏子谏第二十五

景公登射,晏子修礼而侍。

公曰:“ 选射之礼,寡人厌之矣!吾欲得天下勇士,与之图国。”

晏子对曰:“君子无礼,是庶人也;庶人无礼,是禽兽也。夫勇多则弑其君,力多则杀其长,然而不敢者,维礼之谓也。礼者,所以御民也,辔者,所以御马也,无礼而能治国家者,晏未之闻也。”

景公曰:“善。”

迺饰射更席,以为上客,终日问礼。

【上一篇】:03卷 内篇问(上)【回目录】 【下一篇】:01卷 内篇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