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腾讯朋友豆瓣网
主页 > 古代文学 > 诸子百家 > 晏子春秋 >

06卷 内篇杂(下)

灵公禁妇人为丈夫饰不止晏子请先内勿服第一

灵公好妇人而丈夫饰者,国人尽服之,公使吏禁之,曰:“女子而男子饰者,裂其衣,断其带。”裂衣断带相望,而不止。

晏子见,公问曰:“寡人使吏禁女子而男子饰,裂断其衣带,相望而不止者何也?”

晏子对曰:“君使服之于内,而禁之于外,犹悬牛首于门,而卖马肉于内也。公何以不使内勿服,则外莫敢为也。”

公曰:“善。 ”

使内勿服,逾月,而国莫之服。

齐人好毂击晏子绐以不祥而禁之第二

齐人甚好毂击,相犯以为乐。禁之不止。

晏子患之,迺为新车良马,出与人相犯也,曰:“ 毂击者不祥,臣其祭祀不顺,居处不敬乎?”

下车而弃去之,然后国人乃不为。

故曰:“ 禁之以制,而身不先行,民不能止。故化其心,莫若教也。”

景公瞢五丈夫称无辜晏子知其冤第三

景公畋于梧丘,夜犹早,公姑坐睡,而瞢有五丈夫北面韦庐,称无罪焉。公觉,召晏子而告其所瞢。

公曰:“我其尝杀不辜,诛无罪邪?”

晏子对曰:“昔者先君灵公畋,五丈夫罟而骇兽,故杀之,断其头而葬之。命曰‘五丈夫之丘’,此其地邪?”

公令人掘而求之,则五头同而存焉。

公曰: “嘻!”令吏葬之。

国人不知其瞢也,曰:“君悯白骨,而况于生者乎,不遗余力矣,不释余知矣。”

故曰:君子之为善易矣。

柏常骞禳枭死将为景公请寿晏子识其妄第四

景公为路寝之台,成,而不踊焉。

柏常骞曰:“君为台甚急,台成,君何为而不踊焉?”

公曰:“然!有枭昔者鸣,声无不为也,吾恶之甚,是以不踊焉。”

柏常骞曰:“臣请禳而去。”

公曰:“何具?”

对曰:“筑新室,为置白茅。 ”

公使为室,成,置白茅焉。柏常骞夜用事。

明日,问公曰:“今昔闻鸮声乎?”

公曰:“一鸣而不复闻。”

使人往视之,鸮当陛,布翌,伏地而死。

公曰:“子之道若此其明,亦能益寡人之寿乎? ”

对曰:“能。”

公曰:“能益几何?”

对曰:“天子九,诸侯七,大夫五。”

公曰:“子亦有征兆之见乎? ”

对曰:“得寿,地且动。”

公喜,令百官趣具骞之所求。

柏常骞出,遭晏子于涂,拜马前,骞辞曰:“为禳君鸮而杀之,君谓骞曰:‘子之道若此其明也,亦能益寡人寿乎?’骞曰:‘能。’今且大祭,为君请寿,故将往,以闻。”

晏子曰:“嘻!亦善能为君请寿也。虽然,吾闻之,维以政与德而顺乎神,为可以益寿,今徒祭,可以益寿乎?然则福兆有见乎?”

对曰:“得寿,地将动。”

晏子曰:“骞!昔吾见维星绝,枢星散,地其动,汝以是乎?”

柏常骞俯有闲,仰而对曰: “然。”

晏子曰:“为之无益,不为无损也。汝薄敛,毋费民,且无令君知之。”

景公成柏寝而师开言室夕晏子辨其所以然第五

景公新成柏寝之台,使师开鼓琴,师开左抚宫,右弹商,曰:“室夕。”

公曰:“何以知之?”

师开对曰:“东方之声薄,西方之声扬。”

公召大匠曰:“室何为夕?”

大匠曰:“ 立室以宫矩为之。”

于是召司空曰:“立宫何为夕?”

司空曰:“立宫以城矩为之。”

明日,晏子朝公,公曰:“先君太公以营丘之封立城,曷为夕?”

晏子对曰:“古之立国者,南望南斗,北戴枢星,彼安有朝夕哉!然而以今之夕者,周之建国,国之西方,以尊周也。”

公蹴然曰:“古之臣乎!”

景公病水瞢与日斗晏子教占瞢者以对第六

景公病水,卧十数日,夜瞢与二日斗,不胜。晏子朝,公曰:“夕者瞢与二日斗,而寡人不胜,我其死乎?”

晏子对曰:“请召占瞢者。”

出于闺,使人以车迎占瞢者。

至,曰:“曷为见召?”

晏子曰:“夜者,公瞢二日与公斗,不胜。公曰:‘寡人死乎?’故请君占瞢,是所为也。”

占瞢者曰:“请反具书。”

晏子曰:“毋反书。公所病者,陰也,日者,陽也。一陰不胜二陽,故病将已。以是对。”

占瞢者入,公曰:“寡人瞢与二日斗而不胜,寡人死乎?”

占瞢者对曰:“公之所病,陰也,日者,陽也。一陰不胜二陽,公病将已。”

居三日,公病大愈,公且赐占瞢者。

占瞢者曰: “此非臣之力,晏子教臣也。”

公召晏子,且赐之。

晏子曰:“占瞢者以占之言对,故有益也。使臣言之,则不信矣。此占瞢之力也,臣无功焉。”

公两赐之,曰:“以晏子不夺人之功,以占瞢者不蔽人之能。”

景公病疡晏子抚而对之迺知群臣之野第七

景公病疽在背,高子国子请。

公曰: “职当抚疡。”

高子进而抚疡,公曰:“ 热乎?”

曰:“热。”

“热何如?”

曰:“如火。”

“其色何如?”

曰:“如未热李。”

“大小何如?”

曰:“如豆。”

“堕者何如?”

曰:“如屦辨。”

二子者出,晏子请见。

公曰:“寡人有病,不能胜衣冠以出见夫子,夫子其辱视寡人乎? ”

晏子入,呼宰人具盥,御者具巾,刷手温之,发席傅荐,跪请抚疡。

公曰:“其热何如?”

曰:“如日。”

“其色何如?”

曰:“如苍玉。”

“大小何如?”

曰:“如璧。”

“其堕者何如?”

曰:“如珪。”

晏子出,公曰:“吾不见君子,不知野人之拙也。”

晏子使吴吴王命傧者称天子晏子详惑第八

晏子使吴,吴王谓行人曰:“吾闻晏婴,盖北方辩于辞,习于礼者也。命摈者‘客见则称天子请见。’”

明日,晏子有事,行人曰:“天子请见。 ”

晏子蹴。行人又曰:“天子请见。”

晏子蹴然。又曰:“天子请见。”

晏子蹴然者,曰:“臣受命弊邑之君,将使于吴王之所,以不敏而迷惑,入于天子之朝,问吴王恶乎存?”

然后吴王曰:“夫差请见。”见之以诸侯之礼。

晏子使楚楚为小门晏子称使狗国者入狗门第九

晏子使楚,以晏子短,楚人为小门于大门之侧而延晏子。

晏子不入,曰:“使狗国者,从狗门入;今臣使楚,不当从此门入。”

傧者更道从大门入,见楚王。

王曰:“ 齐无人耶?”

晏子对曰:“临淄三百闾,张袂成陰,挥汗成雨,比肩继踵而在,何为无人?”

王曰:“然则子何为使乎?”

晏子对曰:“齐命使,各有所主,其贤者使使贤王,不肖者使使不肖王。婴最不肖,故直使楚矣。”

楚王欲辱晏子指盗者为齐人晏子对以橘第十

晏子将至楚,楚闻之,谓左右曰:“ 晏婴,齐之习辞者也,今方来,吾欲辱之,何以也?”

左右对曰:“为其来也,臣请缚一人,过王而行,王曰:‘何为者也?’对曰:‘齐人也。’王曰:‘何坐?’曰:‘坐盗。’”

晏子至,楚王赐晏子酒,酒酣,吏二缚一人诣王,王曰:“缚者曷为者也?”

对曰:“齐人也,坐盗。 ”

王视晏子曰:“齐人固善盗乎?”

晏子避席对曰:“婴闻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今民生长于齐不盗,入楚则盗,得无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

王笑曰: “圣人非所与熙也,寡人反取?”

楚王飨晏子进橘置削晏子不剖而食第十一

景公使晏子于楚,楚王进橘,置削,晏子不剖而并食之。

楚王曰:“当去剖。”

晏子对曰:“臣闻之,赐人主之前者,瓜桃不削,橘柚不剖。今者万乘无教令,臣故不敢剖;不然,臣非不知也。”

晏子布衣栈车而朝陈桓子侍景公饮酒请浮之第十二

景公饮酒,田桓子侍,望见晏子,而复于公曰:“请浮晏子。”

公曰:“何故也?”

无宇对曰:“晏子衣缁布之衣,麋鹿之裘,栈轸之车,而驾驽马以朝,是隐君之赐也。”

公曰: “诺。”

晏子坐,酌者奉觞进之,曰:“君命浮子。”

晏子曰:“何故也?”

田桓子曰:“君赐之卿位以尊其身,之百万以富其家,群臣其爵莫尊于子,禄莫重于子。今子衣缁布之衣,麋鹿之裘,栈轸之车,而驾驽马以朝,是则隐君之赐也。故浮子。”

晏子避席曰:“请饮而后辞乎,其辞而后饮乎?”

公曰:“辞然后饮。”

晏子曰:“君之赐卿位以尊其身,婴非敢为显受也,为行君令也;以百万以富其家,婴非敢为富受也,为通君赐也。臣闻古之贤臣,有受厚赐而不顾其国族,则过之;临事守职,不胜其任,则过之。君之内隶,臣之父兄,若有离散,在于野鄙,此臣之罪也。君之外隶,臣之所职,若有播亡,在于四方,此臣之罪也。兵革之不完,战车之不修,此臣之罪也。若夫弊车驽马以朝,意者非臣之罪乎?且臣以君之赐,父之无不乘车者,母无不足于衣食者,妻之无冻馁者,国之闲士待臣而后举火者数百家。如此者,为彰君赐乎,为隐君赐乎?”

公曰:“善!为我浮无宇也。”

田无宇请求四方之学士晏子谓君子难得第十三

田桓子见晏子独立于墙陰,曰:“子何为独立而不忧?何不求四乡之学士可者而与坐?”

晏子曰: “共立似君子,出言而非也。婴恶得学士之可者而与之坐?且君子之难得也,若美山然,名山既多矣,松柏既茂矣,望之相相然,尽目力不知厌。而世有所美焉,固欲登彼相相之上,仡仡然不知厌。小人者与此异,若部娄之未登,善,登之无蹊,维有楚棘而已;远望无见也,俛就则伤婴,恶能无独立焉?且人何忧,静处远虑,见岁若月,学问不厌,不知老之将至,安用从酒!”

田桓子曰:“何谓从酒?”

晏子曰:“无客而饮,谓之从酒。今若子者,昼夜守尊,谓之从酒也。”

田无宇胜栾氏高氏欲分其家晏子使致之公第十四

栾氏、高氏欲逐田氏、鲍氏,田氏、鲍氏先知而遂攻之。

高彊曰:“先得君,田、鲍安往?”

遂攻虎门。二家召晏子,晏子无所从也。

从者曰:“何为不助田、鲍?”

晏子曰:“何善焉,其助之也。”

“何为不助栾、高?”

曰: “庸愈于彼乎?”

门开,公召而入。栾、高不胜而出,田桓子欲分其家,以告晏子,晏子曰:“不可!君不能饬法,而群臣专制,乱之本也。今又欲分其家,利其货,是非制也。子必致之公。且婴闻之,廉者,政之本也;让者,德之主也。栾、高不让,以至此祸,可毋慎乎!廉之谓公正,让之谓保德,凡有血气者,皆有争心,怨利生孽,维义可以为长存。且分争者不胜其祸,辞让者不失其福,子必勿取。”

桓子曰:“善。 ”

尽致之公,而请老于剧。

子尾疑晏子不受庆氏之邑晏子谓足欲则亡第十五

庆氏亡,分其邑,与晏子邶殿,其鄙六十,晏子勿受。

子尾曰:“富者,人之所欲也,何独弗欲?”

晏子对曰:“庆氏之邑足欲,故亡。吾邑不足欲也,益之以邶殿,迺足欲;足欲,亡无日矣。在外不得宰吾一邑,不受邶殿,非恶富也,恐失富也。且夫富,如布帛之有幅焉,为之制度,使无迁也。夫生厚而用利,于是乎正德以幅之,使无黜慢,谓之幅利,利过则为败,吾不敢贪多,所谓幅也。”

景公禄晏子平陰与槁邑晏子愿行三言以辞第十六

景公禄晏子以平陰与槁邑,反市者十一社。

晏子辞曰:“吾君好治宫室,民之力弊矣;又好盘游玩好,以饬女子,民之财竭矣;又好兴师,民之死近矣。弊其力,竭其财,近其死,下之疾其上甚矣!此婴之所为不敢受也。”

公曰:“是则可矣。虽然,君子独不欲富与贵乎?”

晏子曰:“婴闻为人臣者,先君后身;安国而度家,宗君而处身,曷为独不欲富与贵也!”

公曰:“然则曷以禄夫子?”

晏子对曰:“君商渔盐,关市讥而不征;耕者十取一焉;弛刑罚──若死者刑,若刑者罚,若罚者免。若此三言者,婴之禄,君之利也。”

公曰:“此三言者,寡人无事焉,请以从夫子。”

公既行若三言,使人问大国,大国之君曰:“齐安矣。”

使人问小国,小国之君曰:“齐不加我矣。”

梁丘据言晏子食肉不足景公割地将封晏子辞第十七

晏子相齐,三年,政平民说。梁丘据见晏子中食,而肉不足,以告景公,旦日,割地将封晏子,晏子辞不受。

曰:“富而不骄者,未尝闻之。贫而不恨者,婴是也。所以贫而不恨者,以善为师也。今封,易婴之师,师已轻,封已重矣,请辞。”

景公以晏子食不足致千金而晏子固不受第十八

晏子方食,景公使使者至。分食食之,使者不饱,晏子亦不饱。使者反,言之公。

公曰:“ 嘻!晏子之家,若是其贫也。寡人不知,是寡人之过也。”

使吏致千金与市租,请以奉宾客。

晏子辞,三致之,终再拜而辞曰:“婴之家不贫。以君之赐,泽覆三族,延及交游,以振百姓,君之赐也厚矣!婴之家不贫也。婴闻之,夫厚取之君,而施之民,是臣代君君民也,忠臣不为也。厚取之君,而不施于民,是为筐箧之藏也,仁人不为也。进取于君,退得罪于士,身死而财迁于它人,是为宰藏也,智者不为也。夫十总之布,一豆之食,足于中免矣。”

景公谓晏子曰:“昔吾先君桓公,以书社五百封管仲,不辞而受,子辞之何也?”

晏子曰:“婴闻之,圣人千虑,必有一失;愚人千虑,必有一得。意者管仲之失,而婴之得者耶?故再拜而不敢受命。”

景公以晏子衣食弊薄使田无宇致封邑晏子辞第十九

晏子相齐,衣十升之布,脱粟之食,五卯、苔菜而已。左右以告公,公为之封邑,使田无宇致台与无盐。

晏子对曰:“昔吾先君太公受之营丘,为地五百里,为世国长,自太公至于公之身,有数十公矣。苟能说其君以取邑,不至公之身,趣齐搏以求升土,不得容足而寓焉。婴闻之,臣有德益禄,无德退禄,恶有不肖父为不肖子为封邑以败其君之政者乎?”

遂不受。

田桓子疑晏子何以辞邑晏子答以君子之事也第二十

景公赐晏子邑,晏子辞。

田桓子谓晏子曰:“君欢然与子邑,必不受以恨君,何也?”

晏子对曰:“婴闻之,节受于上者,长于君;俭居处者,名广于外。夫长广名,君子之事也。婴独庸能已乎? ”

景公欲更晏子宅晏子辞以近市得求讽公省刑第二十一

景公欲更晏子之宅,曰:“子之宅近市湫隘,嚣尘不可以居,请更诸爽垲者。”

晏子辞曰:“君之先臣容焉,臣不足以嗣之,于臣侈矣。且小人近市,朝夕得所求,小人之利也。敢烦里旅!”

公笑曰:“子近市,识贵贱乎?”

对曰:“既窃利之,敢不识乎!”

公曰:“ 何贵何贱?”

是时也,公繁于刑,有鬻踊者。故对曰:“踊贵而屦贱。”

公愀然改容。公为是省于刑。

君子曰:“仁人之言,其利博哉!晏子一言,而齐侯省刑。诗曰:‘君子如祉,乱庶遄已。’其是之谓乎。”

景公毁晏子邻以益其宅晏子因陈桓子以辞第二十二

晏子使晋,景公更其宅,反则成矣。既拜,迺毁之,而为里室,皆如其旧,则使宅人反之。

且“谚曰:‘非宅是卜,维邻是卜。’二三子先卜邻矣。违卜不祥。君子不犯非礼,小人不犯不祥,古之制也。吾敢违诸乎?”

卒复其旧宅。公弗许。因陈桓子以请,迺许之。

景公欲为晏子筑室于宫内晏子称是以远之而辞第二十三

景公谓晏子曰:“寡人欲朝夕见,为夫子筑室于闺内可乎?”

晏子对曰:“臣闻之,隐而显,近而结,维至贤耳。如臣者,饰其容止,以待承令,犹恐罪戾也,今君近之,是远之也,请辞。”

景公以晏子妻老且恶欲内女晏子再拜以辞第二十四

景公有女,请嫁于晏子,公迺往燕晏子之家,饮酒,酣,公见其妻曰:“此子之内子耶?”

晏子对曰: “然,是也。”

公曰:“嘻!亦老且恶矣。寡人有女少且姣,请以满夫子之宫。”

晏子违席而对曰:“乃此则老且恶,婴与之居故矣,故及其少且姣也。且人固以壮讬乎老,姣讬乎恶,彼尝讬,而婴受之矣。君虽有赐,可以使婴倍其讬乎?”

再拜而辞。

景公以晏子乘弊车驽马使梁丘据遗之三返不受第二十五

晏子朝,乘弊车,驾驽马。

景公见之曰:“ 嘻!夫子之禄寡耶?何乘不任之甚也?”

晏子对曰:“赖君之赐,得以寿三族,及国游士,皆得生焉。臣得暖衣饱食,弊车驽马,以奉其身,于臣足矣。”

晏子出,公使梁丘据遗之辂车乘马,三返不受。公不说,趣召晏子。

晏子至,公曰:“夫子不受,寡人亦不乘。”

晏子对曰:“君使臣临百官之吏,臣节其衣服饮食之养,以先国之民;然犹恐其侈而不顾其行也。今辂车乘马,君乘之上,而臣亦乘之下,民之无义,侈其衣服饮食而不顾其行者,臣无以禁之。”

遂让不受。

景公睹晏子之食菲薄而嗟其贫晏子称其参士之食第二十六

晏子相景公,食脱粟之食,炙三弋、五卯、苔菜耳矣。公闻之,往燕焉,睹晏子之食也。

公曰:“嘻!夫子之家如此其贫乎!而寡人不知,寡人之罪也。”

晏子对曰:“以世之不足也,免粟之食饱,士之一乞也;炙三弋,士之二乞也;五卯,士之三乞也。婴无倍人之行,而有参士之食,君之赐厚矣!婴之家不贫。”

再拜而谢。

梁丘据自患不及晏子晏子勉据以常为常行第二十七

梁丘据谓晏子曰:“吾至死不及夫子矣!”

晏子曰:“婴闻之,为者常成,行者常至。婴非有异于人也,常为而不置,常行而不休者,故难及也。”

晏子老辞邑景公不许致车一乘而后止第二十八

晏子相景公,老,辞邑。

公曰:“自吾先君定公至今,用世多矣,齐大夫未有老辞邑者矣。今夫子独辞之,是毁国之故,弃寡人也。不可! ”

晏子对曰:“婴闻古之事君者,称身而食;德厚而受禄,德薄则辞禄。德厚受禄,所以明上也;德薄辞禄,可以洁下也。婴老薄无能,而厚受禄,是掩上之明,污下之行,不可。”

公不许,曰:“ 昔吾先君桓公,有管仲恤劳齐国,身老,赏之以三归,泽及子孙。今夫子亦相寡人,欲为夫子三归,泽至子孙,岂不可哉?”

对曰:“昔者管子事桓公,桓公义高诸侯,德备百姓。今婴事君也,国仅齐于诸侯,怨积乎百姓,婴之罪多矣,而君欲赏之,岂以其不肖父为不肖子厚受赏以伤国民义哉?且夫德薄而禄厚,智惛而家富,是彰污而逆教也,不可。”

公不许。晏子出。异日朝,得闲而入邑,致车一乘而后止。

晏子病将死妻问所欲言云毋变尔俗第二十九

晏子病,将死,其妻曰:“夫子无欲言乎?”

子曰:“吾恐死而俗变,谨视尔家,毋变尔俗也。”

晏子病将死凿楹纳书命子壮示之第三十

晏子病,将死,凿楹纳书焉,谓其妻曰:“楹语也,子壮而示之。”

及壮,发书之言曰:“布帛不可穷,穷不可饰;牛马不可穷,穷不可服;士不可穷,穷不可任;国不可穷,穷不可窃也。”

【上一篇】:07章 外篇(上)【回目录】 【下一篇】:05卷 内篇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