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腾讯朋友豆瓣网
主页 > 古代文学 > 诸子百家 > 诗经 >

山有枢守财奴的面目-译文与读解

山有枢——守财奴的面目

【原文】

山有枢①,

隰有榆②。

子有衣裳,

弗曳弗娄③。

子有车马,

弗驰弗驱。

宛其死矣④,

他人是愉。

山有栲⑤,

隰有忸(6)。

子有廷内(7),

弗洒弗扫。

子有钟鼓,

弗鼓弗考(8)。

宛其死矣,

他人是保(9)。

山有漆(10),

隰有栗(11)。

子有酒食,

何不日鼓瑟。

且以喜乐,

且以永日。

宛其死矣,

他人入室。

【注释】

①枢:树名,即刺榆树。②隰(Xi):潮湿的低地。榆:树名。③曳:拖。娄:牵。曳、拖在这里是指穿着。④宛:死去的样子。⑤栲(kO。):树名,即山樗。(5)忸(nio):树名,即镱树。(7)廷内:庭院和房屋。(8)考:敲击。(9)保:占有,据为己有。(10)漆:漆树。(11)栗:栗子树。

[译文]

山上长着刺榆树,

榆树长在洼地中。

你又有衣又有裳,

为何不穿在身上?

你又有车又有马,

为何不乘又不坐?

到你死去那一天,

别人占有尽享乐。

拷树生长在山上,

镱树长在洼地中。

你有庭院和房屋,

为何不洒又不扫?

你又有钟又有鼓,

为何不击又不敲?

到你死去那一天,

别人占有乐陶陶。

漆树生长在山上,

栗树长在洼地中。

你又有酒又有食,

何不弹琴又鼓瑟?

姑且用它寻欢乐,

姑且用它遣时光。

到你死去那一天,

别人占有进室中。

【读解】

钱财皆为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我们是赤条条来到这世上,也是赤条条离开这世上,既无什么可以羁绊,也无什么可以留恋。然而,偏偏有人想不开这个极其明显的理儿,一头钻进钱眼儿里,一头扎进财货中,做钱物的奴仆,变作挣钱聚财的机器。

或许有人会辩解说,挣钱聚财是一种个人好,一种寄托和追求。想来也是。挣钱聚财不也像收藏古董、收集邮票之类的好一样吗?纯粹的好和实用态度大不相同。

买用态度的着眼点是钱物的使用价值。按照这种态度,便要使钱、物充分发挥其使用效益。它们的使用效益,说穿了就是满足人的生存需要,仅此而已。对钱、物的要求取决于人的需要,可问题恰恰出在这里。人的需要和欲望难以有止境,吃饱了窝窝头。就想吃白面馒头,有了白面馒头吃就想白面包,有了白面包就想油面包,如此等等,钱、物就永远也填不满人的欲望的无底洞。纯粹好的着眼点是神价值。这种价值满足的是神上的需要和满足,甚至可以成为神上的支柱。难道我们能说葛朗台、严监生一类的守财奴看重的不是这一点?难道他们对钱财的痛惜不像痛惜古董宝贝?

人各有志,不能勉强,守财奴有守财奴的活法,若痛恨他们,不相来往就行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贪得无厌也是一种活法,我们无法剥夺贪得无厌者的生存权,顶多在舆论上加以谴责,在道义上加以抨击。当然也有像诗仙李白那样的活法: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

【上一篇】:杕杜孤独的生存体验-译文与读解【回目录】 【下一篇】:蟋蟀选择活法-译文与读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