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腾讯朋友豆瓣网
主页 > 古代文学 > 贞观政要 >

征伐第三十五

 

【原文】

武德九年冬,突厥颉利、突利二可汗以其众二十万,至渭水便桥之北,遣酋帅执矢思力入朝为觇①,自张声势云:“二可汗总兵百万,今已至矣。”乃请返命。太宗谓曰:“我与突厥面自和亲,汝则背之,我无所愧,何辄将兵入我畿县,自夸强盛?我当先戮尔矣!”思力惧而请命。萧瑀、封德彝等请礼而遣之,太宗曰:“不然。今若放还,必谓我惧。”乃遣囚之。太宗曰:“颉利闻我国家新有内难,又闻朕初即位,所以率其兵众直至于此,谓我不敢拒之。朕若闭门自守,虏必纵兵大掠。强弱之势,在今一策。朕将独出,以示轻之,且耀军容,使知必战。事出不意,乖其本图,制伏匈,在兹举矣。”遂单马而进,隔津与语,颉利莫能测。俄而六军继至,颉利见军容大盛,又知思力就拘,由是大惧,请盟而退。

【注释】

①觇(chān):偷偷地察看。

【译文】

武德九年冬天,突厥颉利、突利二位首领率领二十万士兵,长驱直入到渭水便桥以北。他们派将领执矢思力入朝面见皇帝,执矢思力虚张声势地说:“二位可汗一共有兵马百万之众,现在已到了京师。”唐太宗说:“我已与突厥和亲,你们如今却背叛我,我无所愧疚,而你们为什么兴师京城,还自夸强盛?我要先杀了你。”思力吓得连忙请求饶命。萧瑀、封德彝等大臣连忙劝止,建议对他以礼相待,并将他遣返回突厥。唐太宗执意不肯,说:“不行,如果把他遣返,他们一定会认为我害怕了。”于是下令把他囚禁起来。唐太宗对大臣们说:“颉利听说大唐最近国内有难,又欺我刚刚继位。所以率军直逼长安城下,以为我不敢抵抗。我如果关闭城门自守,他们必定大肆践踏中原。局势是强是弱,在于今日的决策。我决定单独出城,以示对他们的轻视之意,并且炫耀我们的兵力,让他们知道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使他们出其不意,挫败他们的计划,制伏匈,在此一举了。”话毕,便骑马来到突厥兵驻地,隔着河对他们喊话,让颉利摸不清虚实。不久,大唐六军相继到达,颉利看到大唐兵力如此强盛,又得知执矢思力被囚禁,因而异常惊恐,于是请求签定和约,并很快撤了军。

【原文】

贞观初,岭南诸州奏言高州酋帅冯盎、谈殿①阻兵反叛。诏将军蔺謩发 、岭数十州兵讨之。秘书监魏徵谏曰:“中国初定,疮痍未复,岭南瘴疠,山川阻深,兵运难继,疾疫或起,若不如意,悔不可追。且冯盎若反,即须及中国未宁, 结远人,分兵断险,破掠州县,署置官司。何因告来数年,兵不出境?此则反形未成,无容动众。陛下既未遣使人就彼观察,即来朝谒,恐不见明。今若遣使,分明晓谕②,必不劳师旅,自致阙庭③。”太宗从之,岭表悉定。侍臣奏言:“冯盎、谈殿往年恒相征伐,陛下发一单使,今岭外帖然。”太宗曰:“初,岭南诸州盛言盎反,朕必欲讨之,魏徵频谏,以为但怀之以德,必不讨自来。既从其计,遂得岭表无事,不劳而定,胜于十万之师。”乃赐徵绢五百匹。

【注释】

①冯盎、谈殿:冯盎,字明达,高州人,隋亡后据岭表。降唐后被高祖封为越国公。谈殿,当时亦据岭表。

②晓谕:昭示,明白地告知。

③阙庭:帝王所居之处。借指朝廷。

【译文】

贞观初年,岭南各州县上奏告发高州统帅冯盎、谈殿起兵反叛,唐太宗下诏令将军蔺謩调动 南、岭南几十个州县的士兵讨伐。秘书监魏徵进谏劝止说:“中原刚刚获得太平,天下疮痍满目。岭南地区又多瘴疠,山川险阻,士兵行军非常困难,如果达不到预期目的,后悔就来不及了。并且,冯盎如果真的造反,必然使中原地区不得安宁,他可以勾结南方少数民族,分兵据守险要之地,攻城略地,设置州府。这么多年一直都有人上奏告他叛乱,为什么却不见他的一兵一卒攻出岭南呢?既然陛下还没派使者前去查明虚实,只听岭南地方官的一面之词,就去攻打他,恐怕不明智,现在如果派人去打探,弄清真相,必然不会兴师动众,还可以使他自己上朝述职。”唐太宗接受了这个意见,岭南地区于是避免了一次战火之灾。事后,一位侍臣上奏说:“冯盎和谈殿多年来一直相互作战,陛下只派了一个使者,就使岭南地区获得了太平。”唐太宗也说:“当初岭南的地方官盛传冯盎要叛乱,我决心讨伐。是魏徵上书劝阻了我,认为应该采取仁德的策略,不经过战争他必定会自己来朝说明情况。我听从了他的建议,结果不动一兵一卒而岭南获得安宁,其效果真是胜过十万大军的威力啊。”于是赏赐魏徵绢五百匹。

【原文】

贞观四年,有司上言:“林邑蛮国,表疏不顺,请发兵讨击之。”太宗曰:“兵者凶器,不得已而用之。故汉光武云:‘每一发兵,不觉头须为白。’自古以来穷兵极武,未有不亡者也。苻坚①自恃兵强,欲必吞晋室,兴兵百万,一举而亡。隋主亦必欲取高丽,频年劳役,人不胜怨,遂死于匹夫之手。至如颉利,往岁数来侵我国家,部落疲于征役,遂至灭亡。朕今见此,岂得辄即发兵?但经历山险,土多瘴疠,若我兵士疾疫,虽克剪此蛮,亦何所补?言语之间,何足介意!”竟不讨之。

【注释】

①苻坚(338—385):十六国时期前秦皇帝。公元357年至385年在位。字永固,一名文玉,略陽临渭(今甘肃秦安东南)人。氐族。初为东海王,后杀苻生自立。先后攻灭前燕、前凉、代国,统一了北方大部分地区,并夺取东晋的益州。由于连年用兵,人民负担沉重,加深了境内的阶级矛盾。建元十九年(383)征调九十余万军队攻晋,在淝水大败。建元二十一年,为羌族首领姚苌所杀。

【译文】

贞观四年,主管大臣报告说:“南方的林邑国,上疏的言辞不恭顺,请陛下发兵讨伐他们。”唐太宗说:“出兵讨伐破坏性太大。不到万不得已不要采用,所以汉光武帝说:‘每次发兵都会使我的头发变白。’自古以来穷兵黩武的人,没有不自取灭亡的。苻坚自恃兵力强大,发誓要吞并晋朝,一次就出兵百万之众,结果一举而亡。隋炀帝也一定要攻破高丽,多年征战劳役不断,老百姓苦不堪言,他终于死于小人之手。至于突厥颉利,几年来他多次进犯中原,部落成员被战事弄得疲惫不堪,终于也灭亡了。有这些前车之鉴,我怎能轻易出战呢?况且到南方作战,要翻越崇山峻岭,那里又流行瘴疠,如果士兵们被传染上,即使战胜了南蛮,又于事何补呢?何况,南蛮林邑只是在言语之间流露不满,又何必太在意呢?”于是决定不讨伐林邑。

【原文】

贞观五年,康国请归附。时太宗谓侍臣曰:“前代帝王,大有务广土地,以求身后之虚名,无益于身,其民甚困。假令于身有益,于百姓有损,朕必有为,况求虚名而损百姓乎?康国既来归朝,有急难不得不救;兵行万里,岂得无劳于民?若劳民求名,非朕所欲。所请归附,不须纳也。”

【译文】

贞观五年,康国请求归顺,唐太宗对侍臣们说:“前代的帝王,很多都喜好疆域辽阔,以求为自己博得身后的虚名,这样做既对自己无益,也使百姓劳顿不堪。如果是对自己有益,但对老百姓有害的事情,我决不会做,何况是因为贪虚名而损害百姓的利益呢?康国如果归顺了我朝,他们有难我们就不得不援救。到那里要行军万里之遥,怎么可能不劳师动众呢?如果为求虚名而使士兵劳顿,我是不会情愿的。关于他们归顺的要求,我不接受。”

【原文】

贞观十四年,兵部尚书侯君集①伐高昌,及师次柳谷,候骑言:“高昌王麹文泰死,克日将葬,国人咸集,以二千轻骑袭之,可尽得也。”副将薛万均②、姜行本③皆以为然。君集曰:“天子以高昌骄慢,使吾恭行天诛。乃于墟墓间以袭其葬,不足称武,此非问罪之师也。”遂按兵以待葬毕,然后进军,遂平其国。

【注释】

①侯君集:幽州人,以雄才称。初事秦王,征战有功。太宗即位后,任吏部尚书等职。后因从承乾谋计被杀。

②薛万均:敦煌人,高祖以其勇武授上柱国。万均因攻袭窦建德、讨击突厥有功,被拜为将军。

③姜行本:名确,为宣威将军。因平高昌有功,被封为金城郡公。

【译文】

贞观十四年,兵部尚书侯君集讨伐高昌,把兵士驻扎在柳谷,侦察说:“高昌王麹文泰听说大唐兵临城下,非常害怕,不知所措,不久就病发身亡。过些时候他将被安葬,高昌的国民将齐集在一起,到时候用两千骑兵去袭击,定能一举拿下。”副将薛万均、姜行本都赞同他的计策,侯君集却说:“皇上因为高昌骄傲轻慢,所以派我诛灭他们。如果趁他们国葬期间去偷袭,不足以表现大唐的威武,更不能表明我们是讨伐罪人的正义之师。”于是按兵不动,等他们葬礼结束了才出兵征讨,不久就平定了高昌。

【原文】

贞观十六年,太宗谓侍臣曰:“北狄世为寇乱,今延陀①倔强,须早为之所。朕熟思之,惟有二策;选徒十万,击而虏之,涤除凶丑,百年无患,此一策也。若遂其来请,与之为婚媾。朕为苍生父母,苟可利之,岂惜一女!北狄风俗,多由内政,亦既生子,则我外孙,不侵中国,断可知矣。以此而言,边境足得三十年来无事。举此二策,何者为先?”司空房玄龄对曰:“遭隋室大乱之后,户口太半未复,兵凶战危,圣人所慎,和亲之策,实天下幸甚。”

【注释】

①延陀:即薛延陀,中国古代部落名,铁勒诸部之一,初属突厥。唐贞观三年(629),太宗加封其首领为可汗。四年,助唐灭突厥,二十年发生内乱,为唐所破。

【译文】

贞观十六年,唐太宗对侍臣说:“北狄历来凶残,时常制造叛乱,现在薛延陀很不安分,应该早日处置他们。我仔细考虑了两个策略。选派十万兵,讨伐虏获他们,铲除凶残丑恶之徒,可确保百年没有祸患,这是一策。另外,如果满足他们的请求,与之通婚,又将怎么样呢?我乃百姓的父母,如果可以有利于天下,出嫁一个女儿又何足惜!北狄的风俗,有很多和我们相同的地方,如果有了后代,就是我的外孙,他不会侵犯中原,这是肯定的。由此可确保边境三十年太平无事。这两个计策,哪一个好呢?”司空房玄龄说:“隋末大乱之后,中原百姓死伤过半,还没恢复元气,战争是很危险残酷的,圣明的人对此都很谨慎。和亲的策略,如果能实施,实在是万民之大幸啊。”

【原文】

贞观十七年,太宗谓侍臣曰:“盖苏文弑其主而夺其国政,诚不可忍。今日国家兵力,取之不难,朕未能即动兵众,且令契丹、靺鞨搅扰之,何如?”房玄龄对曰:“臣观古之列国,无不强陵弱,众暴寡。今陛下抚养苍生,将士勇锐,力有余而不取之,所谓止戈为武者也。昔汉武帝屡伐匈,隋主三征辽左,人贫国败,实此之由,惟陛下详察。”太宗曰:“善!”

【译文】

贞观十七年,唐太宗对侍臣说:“盖苏文杀害了他的主子,夺去政权,是可忍,孰不可忍。现在用大唐的兵力去平定他们并不难,如果我按兵不动,命令契丹、靺鞨去搅乱他们,怎么样?”房玄龄说:“我发现古代的国家,无不以强凌弱,以众克寡。现在,陛下含养天下苍生,将士骁勇善战,国力如此强盛却不实行武攻,这是化干戈为玉帛啊。过去汉武帝多次征讨匈,隋炀帝三次攻打辽东,国破家亡,由此产生。请陛下详察。”唐太宗说:“你说的不错。”

【原文】

贞观十八年,太宗以高丽莫离支贼杀其主,残虐其下,议将讨之。谏议大夫褚遂良进曰:“陛下兵机神算,人莫能知。昔隋末乱离,克平寇难,及北狄侵边,西蕃失礼,陛下欲命将击之,群臣莫不苦谏,惟陛下明略独断,卒并诛夷。今闻陛下将伐高丽,意皆荧惑。然陛下神武英声,不比周、隋之主,兵若渡辽,事须克捷,万一不获,无以威示远方,必更发怒,再动兵众。若至于此,安危难测。”太宗然之。

【译文】

贞观十八年,唐太宗因为高丽国的莫离支弑杀君主,残暴地对待下属,所以和众大臣商议讨伐,谏议大夫褚遂良进谏说:“陛下神机妙算,平庸的人不能了解您的谋略,过去隋末天下纷争,陛下平定了贼寇,以及北狄对边境的侵犯。西方少数民族对大唐失礼,陛下要出兵打击,臣子们没有谁不苦苦劝阻。只有陛下圣明,远见卓识,一一诛死了异族。现在听说陛下要讨伐高丽,我感到很疑惑。然而陛下英明神勇,是隋代的君主无法相比的。可是,士兵们一旦渡过辽河,必须速战速决,万一有点闪失,不仅无法向远方异族显示朝廷的神威,陛下必定因此更加生气,再次兴师动众。如果到了这种地步,国家的安危就难以预料了。”唐太宗认为他的话很有道理。

【原文】

贞观十九年,太宗将亲征高丽,开府仪同三司尉迟敬德奏言:“车驾若自往辽左,皇太子又监国定州,东西二京,府库所在,虽有镇守,终是空虚,辽东路遥,恐有玄感之变。且边隅小国,不足亲劳万乘。若克胜,不足为武,倘不胜,恐为所笑。伏请委之良将,自可应时摧灭。”太宗虽不从其谏,而识者是之。

【译文】

贞观十九年,唐太宗将出征高丽,开府仪同三司尉迟敬德上奏说:“陛下如果亲征辽东,皇太子现在又在定州监国,东西二京是国库重地,虽然都设有官府、兵库,只有兵士把守,但终归很空虚,辽东又路途遥远,恐怕会出现隋炀帝亲征高丽时,杨玄感趁机起兵围攻东都的变故。并且,高丽乃边远的小国,何劳陛下亲自征讨。如果取胜,也不足以显示大唐的神勇,倘若失败,岂不贻笑世人?我请求陛下委派良将去征讨,自然可将他们摧毁。”唐太宗没有采纳他的意见,但是他的建议赢得了当朝一些有识之士的赞许。

【原文】

礼部尚书 夏王道宗从太宗征高丽,诏道宗与李为前锋,及济辽水克盖牟城,逢贼兵大至,军中佥①欲深沟保险,待太宗至,徐进。道宗议曰:“不可,贼赴急远来,兵实疲顿,恃众轻我,一战可摧。昔耿弇②不以贼遗君父,我既职在前军,当须清道以待舆驾。”李大然其议。乃率骁勇数百骑,直冲贼阵,左右出入,因合击,大破之。太宗至,深加赏劳。道宗在阵损足,帝亲为针灸,赐以御膳。

【注释】

①佥:都,皆。

②耿弇(yǎn):后汉茂陵人,字伯昭,从光武帝为大将军,多次征战,光武帝即位后,授建威大将,封好峙侯。

【译文】

礼部尚书 夏人王道宗跟随唐太宗征伐高丽,唐太宗命王道宗和李为先锋。他们渡过辽水,攻克了盖牟城之后,敌军大举进攻,军中有人建议挖深沟以求保险,等唐太宗到了,再慢慢攻打他们。王道宗坚决反对,说:“不行,敌军远道而来,士兵已经疲惫不堪了,他们倚仗人马多,所以轻视我们。其实,一次战斗就可以摧毁他们。汉时,耿弇不把敌军留给汉光武帝处置。我们既然是先锋,就应当清除敌人,为陛下开路,等待他的到来。”李非常赞同他的意见。于是王道宗率领几百名骁勇善战的骑兵,径向敌人的阵地冲去,加上李的接应,左右出击,大败敌军。唐太宗不久赶来,对他们大加赞赏和犒劳。王道宗在战斗中伤了脚,唐太宗亲自替他针灸治疗,还赐给他御膳。

【原文】

太宗《帝范》①曰:“夫兵甲者,国家凶器也。土地虽广,好战则民凋;中国虽安,忘战则民殆。凋非保全之术,殆非拟寇之方,不可以全除,不可以常用。故农隙讲武, 威仪也;三年治兵,辨等列也。是以勾践轼蛙②,卒成霸业;徐偃弃武,终以丧邦。何也?越 其威,徐忘其备也。孔子曰:‘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故知弧矢之威,以利天下,此用兵之职也。”

【注释】

①《帝范》:贞观二十二年正月,太宗作《帝范》十二篇以赐太子。包括《君体》、《建亲》、《求贤》、《审官》、《纳谏》、《去谗》、《戒盈》、《崇俭》、《赏罚》、《务农》、《阅武》、《崇文》。

②勾践轼蛙:轼,古代车厢扶手横木,古人立乘,扶轼表示敬意。相传越王勾践为报仇雪耻,将出兵伐吴,途中见怒蛙,即凭轼为敬。从者问他为什么,勾践说:“蛙见敌而有怒气,故为之轼。”意在借以激励士卒的锐气。

【译文】

唐太宗在他作的《帝范》一书里写道:“武器、铠甲是国家的凶器。即使疆域辽阔,穷兵黩武也会使民生凋敝。中原虽然平静,但忽略战备百姓就会懈怠。民生凋敝不是保全国家的办法,懈怠更不是御敌的策略。武装既不可完全解除,又不可经常使用。因此百姓农闲时,应讲 武艺,以彰显大唐的威仪;三年练兵,以辨别等级位次。所以越王勾践为雪亡国之耻,每次见到青蛙,都要下车跪拜,他说:‘即使是青蛙也有一腔怨气啊。’他礼敬怒蛙,终于成其霸业。徐偃放弃武功,依赖文德,后来周穆命令楚侯将他灭掉。这是为什么呢?就是因为越王加强武功,徐偃忘记战备。孔子说:‘不教民战事,是自我放弃,将国家拱手让给别人。’因此要知道,练 弓箭是为了安定天下,这就是用兵的作用。”

【原文】

贞观二十二年,太宗将重讨高丽。是时,房玄龄寝疾增剧,顾谓诸子曰:“当今天下清谧①,咸得其宜,惟欲东讨高丽,主为国害。吾知而不言,可谓衔恨入地。”遂上表谏曰:

臣闻兵恶不戢②,武贵止戈。当今圣化所覃③,无远不暨。上古所不臣者,陛下皆能臣之;所不制者,皆能制之。详观古今,为中国患害,无过突厥。遂能坐运神策,不下殿堂。大小可汗,相次束手,分典禁卫,执戟行间。其后延陀鸱张④,寻就夷灭,铁勒慕义,请置州县,沙漠已北,万里无尘。至如高昌叛涣于流沙,吐浑首鼠于积石,偏师薄伐,俱从平荡。高丽历代逋诛,莫能讨击。陛下责其逆乱,杀主虐人,亲总六军,问罪辽碣。未经旬日,即拔辽东,前后虏获,数十万计,分配诸州,无处不满。雪往代之宿耻,掩崤陵之枯骨,比功校德,万倍前王。此圣主所自知,微臣安敢备说。

【注释】

①清谧(mì):安宁,平静。

②戢(jí):收藏,收敛。

③覃(tán):延及,深入。

④鸱(chī)张:鸱,恶鸟,即鹞鹰。鸱张即凶暴、嚣张之意。

【译文】

贞观二十二年,唐太宗将征讨高丽,当时大臣房玄龄卧病在家,病情越来越重,他对儿子们说:“当今天下太平无事,每个人都各得其所,而陛下却要讨伐高丽,这是老百姓的隐患,我如果知道它的危害却不指出来,就会抱恨终生的。”于是上疏唐太宗:

我听说兵器不宜常用,而武力贵在消歇。当今,皇上的恩德泽被四方,无所不及。古代不能臣服的异族,陛下都使他们归顺了;古代不能够攻克的国家,陛下无不所向披靡。纵观历史,成为中原祸患的,首推突厥,而陛下却能运筹帷幄,不下朝堂,就使突厥大小可汗俯首称臣。充当宫禁的宿卫,持戟于行伍之间,后来延陀鸱张的乱世枭雄,也败于大唐的神威之下,铁勒讲求信义,于是朝廷在那里设置州县。大漠以北,再也没有战争的尘烟。至于高昌在流沙的叛乱,吐浑在积石进退不定,陛下只派遣了一个偏师,就将他们一一平定。高丽人历代叛乱,没有谁可以征服。陛下怪罪他们谋反作乱,杀死国君,鱼肉百姓,亲自统率六军,进伐辽东,向他们兴师问罪。不过一旬,就攻克辽东,前后俘虏的敌军,达到十万之多,把他们发配到各州充军,都人满为患。洗刷了过去的耻辱,掩埋了阵亡将士的遗骨。与古代帝王的功德相比,陛下胜过他们何止万倍。这是陛下都很清楚的,我不必多说。

【原文】

且陛下仁风被于率土,孝德彰于配天。睹夷狄之将亡,则指期数岁;授将帅之节度,则决机万里。屈指而候驿,视景而望书,符应若神,筭①无遗策。擢将于行伍②之中,取士于凡庸之末。远夷单使,一见不忘;小臣之名,未尝再问。箭穿七札,弓贯六钧。加以留情坟典,属意篇什,笔迈钟、张,词穷贾、马。文锋既振,则宫徵自谐;轻翰暂飞,则花葩竞发。抚万姓以慈,遇群臣以礼。褒秋毫之善,解吞州之网。逆耳之谏必听,肤受之诉斯绝。好生之德,禁障塞于江湖;恶杀之仁,息鼓刀于屠肆。凫鹤荷稻粱之惠,犬马蒙帷盖之恩。降尊吮思摩之疮,登堂临魏徵之柩。哭战亡之卒,则哀动六军;负填道之薪,则情感天地。重黔黎之大命,特尽心于庶狱。臣心识昏愦,岂足论圣功之深远,谈天德之高大哉?陛下兼众美而有之,靡不备具,微臣深为陛下惜之重之,爱之宝之。

【注释】

①筭(suàn):谋画,策略。

②行(hánɡ)伍:古代军队编制,五人为“伍”,二十五人为“行”。后行伍泛指军队士兵。

【译文】

陛下仁德散布四方,孝敬之德齐于高天。看到四邻外族将要灭亡,就能估算要几年的时间,因此,即便在万里之遥的边关也能决断军务。陛下决策于万里之外,却能稳操胜券。在士兵中提拔将士,在凡夫中选择俊才。即使是远方异族的一个使者,陛下也能过目不忘,更何况一个小官的名字,陛下只要询问一次就能记牢。陛下一箭可以射穿七札,六钧重的弓可以一下拉满,加之陛下喜欢阅读古代典籍,著述文章,书法超过钟繇、张芝,文笔胜过贾谊、司马相如。陛下文风劲健,作文章自然文采飞扬,下笔如神。陛下对百姓仁慈宽厚,对群臣注重礼数,能倾听逆耳的忠言,好生恶杀,禁止过度捕杀鱼类和牲畜,恩德普及自然万物。陛下不惜屈尊,亲自为被流箭射伤的大将军李思摩吮血,亲自到魏徵的灵堂祭拜,为战争中牺牲的将士痛哭,哀恸之情震动六军。还亲自背柴填充道路,此情足以感动天地。陛下重视黎民的生命,细心审察各种案件。我心智愚钝,有何资格谈论陛下的大恩大德、大仁大义,只是略表自己的无限爱戴崇敬之情罢了。

【原文】

《周易》曰:“知进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丧。”又曰:“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惟圣人乎!”由此言之,进有退之义,存有亡之机,得有丧之理,老臣所以为陛下惜之者,盖谓此也。《老子》曰:“知足不辱,知止不殆。”臣谓陛下威名功德,亦可足矣;拓地开疆,亦可止矣。彼高丽者,边夷贱类,不足侍以仁义,不可责以常理。古来以鱼鳖畜之,宜从阔略。必欲绝其种类,深恐兽穷则搏。且陛下每决死囚,必令三覆五奏,进素食,停音乐者,盖以人命所重,感动圣慈也。况今兵士之徒,无一罪庆,无故驱之于战阵之间,委之于锋刃之下,使肝脑涂地,魂魄无归,令其老父孤儿、寡妻慈母,望车①而掩泣,抱枯骨而摧心,足变动陰陽,感伤和气,实天下之冤痛也。且兵,凶器;战,危事,不得已而用之。向使高丽违失臣节,而陛下诛之可也;侵扰百姓,而陛下灭之可也;久长能为中国患,而陛下除之可也。有一于此,虽日杀万夫,不足为愧。今无此三条,坐烦中国,内为旧主雪怨,外为新罗报仇,岂非所存者小,所损者大?

【注释】

①(wèi)车:指拉体的车子。

【译文】

《周易》上写道:“知道前进也应知道后退,知道生存也应知道死亡,知道获得也应知道失去。”还写道:“知道前进和后退、生存和死亡的道理,而不失分寸尺度的,只有圣人啊。”因此,前进之中包含着后退的因素,生存之中隐藏着死亡的陰影,获得之中存在着失去的可能,我之所以为陛下担忧的原因,正在于此。《老子》说:“知道满足就不会耻辱,知道停止就不会困顿。”我认为,陛下的威名功德,已经很高了,开拓的疆域,已经够广阔了。高丽国,乃边远的异族,不可以用仁义对待他们,不可以用常理来要求他们。自古以来,把它当做鱼鳖来畜养,应该对它缓简略些,如果一定要灭绝这一族类,我非常担心,它会像野兽被逼得无路可走时那样拼死反扑。陛下每次处决死囚,一定要让三番五次地奏报,并且吃素食、停音乐,都是因为人命关天,感动了陛下的圣慈之心。况且,现在的士兵,没有谁有罪过,无缘无故让他们投身战火之中,使他们肝脑涂地,成为无家可归的冤魂:让他们的妻儿老小,望着灵车痛哭流涕,抱着骨捶胸顿足,这足以使山河失色,天怒人怨,实在是天底下最惨痛的事情啊。并且,兵器是凶险的用具,战争是危险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动用。如果高丽失掉了臣子的礼节,陛下要诛杀它是可以的;如果它侵犯了百姓,陛下要灭掉它,也是可以的;如果因为它长期以来是中原的心腹之患,陛下要铲除它,也是可以的。如果其中有一个理由成立,哪怕一日杀一万个敌寇,也不值得内疚。可是现在三条罪状都不成立,却要给中原百姓增添无尽的痛苦和烦恼,对内为其旧主雪冤,对外为新罗报仇,这难道不是所得者小,所失者大吗?

【原文】

愿陛下遵皇祖老子止足之诫,以保万代巍巍之名。发霈然之恩①,降宽之大诏,顺陽春以布泽,许高丽以自新,焚凌波之船,罢应募之众,自然华夷庆赖,远肃迩安。臣老病三公,朝夕入地,所恨竟无尘露,微增海岳。谨罄残魂余息,豫代结草之诚。倘蒙录此哀鸣,即臣死骨不朽。

太宗见表,叹曰:“此人危笃如此,尚能忧我国家。”虽谏不从,终为善策。

【注释】

①霈(pèi)然之恩:像甘霖一样的恩情。

【译文】

但愿陛下遵照老子“知止为足”的警戒,以确保万代崇高的美名。发恩降诏,顺天布泽,给高丽以改过自新的机会,烧掉战船,停止征兵,这样各民族人民自然庆幸,远近都得安宁。为臣年老多病,活不了几天了,遗憾的是不能对国家做出微薄的贡献。在此谨尽最后一点心意,权且作为为臣死后报答陛下的知遇之恩。如果陛下垂恩,听得进老臣临终的话,那么为臣死有何憾呢?

太宗看了这篇奏书,感叹道:“此人病危到这种地步还能为国家担忧。”虽然没有接纳,但还是认为他的意见是治国的善策。

【原文】

贞观二十二年,军旅亟动,宫室互兴,百姓颇有劳弊。充容①徐氏②上疏谏曰:

贞观已来,二十有余载,风调雨顺,年登岁稔,人无水旱之弊,国无饥馑之灾。昔汉武帝,守文之常主,犹登刻玉之符③;齐桓公,小国之庸君,尚涂泥金之事。望陛下推功损己,让德不居。亿兆倾心,犹阙告成之礼;云、亭④伫谒,未展升中之仪⑤。此之功德,足以咀嚼百王,网罗千代者矣。然古人有云:“虽休勿休。”良有以也。守初保末,圣哲罕兼。是知业大者易骄,愿陛下难之;善始者难终,愿陛下易之。

【注释】

①充容:唐时女官号,皇帝九嫔之一。

②徐氏:名惠,通经书,能文章,太宗召为才人。

③刻玉之符:与文中所说的“泥金之事”均为古代一种封禅仪式。泛指封禅。

④云、亭:传说黄帝禅亭亭,五帝禅云云,都是山名。

⑤升中之仪:祭天的仪式。

【译文】

贞观二十二年,朝廷战争频仍,又大兴土木,老百姓感到不堪重负。宫中的女官充容徐氏上疏说:

贞观以来,二十多年来风调雨顺,五谷丰收,国家没有水旱之灾,百姓没有饥荒的祸患。过去,汉武帝沿用汉文帝休养生息的制度,但后来还是到泰山封禅,把功业敬告上天;齐桓公,是一个小国的平庸之君,也行封禅之事,以显示他们的文治武功。希望陛下不要居功自傲,有大功而不居,有大德而能让。亿万人民仰戴,仍未行告成的大典;云亭二山待谒,仍未肯亲行祭天的仪式。这样的功德,足以光辉万代,流芳永久。然而古人说:“天下虽然太平,但不可放纵情 欲。”能谨小慎微,兢兢业业,古来圣哲也很少有人能做到。这就可以明白功业盛大的人容易骄傲,善始容易善终难,愿陛下使它容易保持。

【原文】

窃见顷年以来,力役兼总,东有辽海之军,西有昆丘之役,士马疲于甲胄①,舟车倦于转输。且召募役戍,去留怀死生之痛,因风阻浪,人米有漂溺之危。一夫力耕,年无数十之获;一船致损,则倾覆数百之粮。是犹运有尽之农功,填无穷之巨浪;图未获之他众,丧已成之我军。虽除凶伐暴,有国常规,然黩武玩兵,先哲所戒。昔秦皇并吞六国,反速危祸之基;晋武奄有三方②,翻成覆败之业。岂非矜功恃大,弃德轻邦,图利忘害,肆情纵欲?遂使悠悠六合 ,虽广不救其亡;嗷嗷黎庶,因弊以成其祸。是知地广非常安之术,人劳乃易乱之源。愿陛下布泽流人,矜弊恤乏,减行役之烦。增雨露之惠。

【注释】

①甲胄:古时战士穿用的铠甲和头盔。泛指战事。

②三方:指魏、蜀、吴三方之地。

【译文】

我看见,近年来战火不断,东边有辽海之战,西边有昆丘之役,士兵、战马都苦不堪言,战船兵车也很艰难地在运转输送。并且征途迢迢,将士赴边和离开战场,都怀有生离死别的切肤之痛。并且路途坎坷,风高浪急,人员和粮米随时有葬身鱼腹的危险。一个农夫辛勤耕种,一年不过有几十担的收成,可一遇到翻船,顷刻间几百担粮食就会化为乌有。这就等于把有限的收成填入无边的大海,贪图未到手的胜利反而丢失了自己的人马。虽然铲除顽敌是国家的职责,但穷兵黩武,也是先哲们极力避免的。过去秦始皇吞并了六国,可是却加速了他自身的灭亡;晋武帝拥有三方之地,却转眼败亡,这难道不是因为他们居功自傲、放弃仁德、轻视国家、图谋利益、忘记祸患、放纵恣情的结果吗?所以天地虽大也不能挽救其灭亡,劳苦百姓因无法生活而群起造反。因此,国土广袤并非就是国家安宁的保证,人民劳顿是国家动乱的源头,希望陛下对老百姓施加恩惠,减轻他们的劳役负担,让老百姓享受到朝廷恩德的雨露。

【原文】

妾又闻为政之本,贵在无为。窃见土木之功,不可遂兼。北阙初建,南营翠微,曾未逾时,玉华创制,非惟构架之劳,颇有功力之费。虽复茅茨示约,犹兴木石之疲,假使和雇取人,不无烦扰之弊。是以卑宫菲食①,圣王之所安;金屋瑶台,骄主之为丽。故有道之君,以逸逸人;无道之君,以乐乐身。愿陛下使之以时,则力不竭矣;用而息之,则心斯悦矣。

【注释】

①卑宫菲食:住简陋的房子,吃粗淡的茶饭。

【译文】

为妾又听说治政的根本贵在无为。私下以为土木工程不可连续不断地进行。北边门楼刚建好,就在南边建翠微宫,没过多久又要建玉华宫,这不只是浪费材料,对人力也是一个很大的浪费。虽一再表示建筑要低标准力求俭约,还是需要伐木采石,即使用官费雇工,也不免烦扰百姓。要知道简陋的宫室和粗淡的茶饭是圣明的君主所安心受用的,而金碧辉煌的殿堂只有骄逸的君主才认为是美丽的。所以有道的君主是以休养生息使百姓安适;没有道德的君主是以乐享受来满足自己的情欲。但愿陛下使用民力有所节制,那么他们的力气就不会用完了,在用了力气之后给他们以休息的机会,那么他们心里就会感到高兴了。

【原文】

夫珍玩技巧,为丧国之斧斤①;珠玉锦绣,实迷心之鸩毒②。窃见服玩鲜靡③,如变化于自然,职贡奇珍,若神仙之所制,虽驰华于季俗,实败素于淳风。是知漆器非延叛之方,桀造之而人叛;玉杯岂招亡之米,纣用之而国亡。方验侈丽之源,不可不遏。夫作法于俭,犹恐其奢;作法于奢,何以制后?伏惟陛下,明照未形,智周无际,穷奥秘于麟阁,尽探赜于儒林。千王治乱之踪,百代安危之迹,兴亡衰乱之数,得失成败之机,固亦包吞心府之中,循环目围之内,乃宸衷久察,无假一二言焉。惟知之非难,行之不易,志骄于业著,体逸于时安。伏愿抑志裁心,慎终成始,削轻过以添重德,择今是以替前非,则鸿名与日月无穷。盛业与乾坤永泰!

太宗甚善其言,特加优赐甚厚。

【注释】

①斧斤:原为砍木的工具。这里指败国之器。

②鸩毒:毒药,毒酒。

③鲜靡:鲜艳华丽。

【译文】

珍奇的玩物和浮华的技巧就像是使国家败亡的刀斧,珠玉的摆设和华丽的服饰就像是使人心惑乱的毒酒。为妾发现陛下的衣服和玩物应有尽有,而且千姿百态、变化多端。别人进献的奇珍异宝玲珑剔透,犹如神仙制造的一般。虽说竞求华丽为时俗所难免,实际上却败坏了淳朴的社会风尚。要知道漆器并不是产生叛离的东西,夏桀加以制造却导致了民心离叛,玉杯也不是招灾惹祸的东西,商纣加以使用却导致了国败身亡。经验证明,奢侈华丽的苗头,不可不加以遏制。再说创始时节俭,还唯恐其后流于奢侈,创始时就奢侈,那将如何制约后代?为妾伏地而想,陛下明察秋毫,高瞻远瞩,深入钻研古代典籍,虚心征询儒林学士。千王百代治乱安危的踪迹,兴衰存亡得失成败。的原因,无疑也已包含于心中,循环于眼前,为陛下所早已洞察,用不着为妾再说什么。只是知道这个道理并不困难,但实行起来却很不容易。往往是因为功业卓著而志趣骄逸,天下太平而贪图享乐。希望陛下克制己欲,善始慎终,改掉小毛病以光大道德,用今天的优点取代以前的过错,这样,陛下的英名就可以与日月齐辉,大业就可以与乾坤共存了!

太宗非常赞赏这些意见,特地厚加赏赐。

【评析】

对外战争,劳民伤财,一旦征战不利,则会大伤元气。贞观初年,太宗爱惜民力,对突厥推行和亲政策,维护边境安宁;后期执意征讨高丽,得不偿失。因此,战争的发动,尤须谨慎。

【上一篇】:安边第三十六【回目录】 【下一篇】:辨兴亡第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