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腾讯朋友豆瓣网
主页 > 古代文学 > 易经书籍 > 皇极经世书 >

《皇极经世书》简介

《皇极经世》是宋代学者邵庸毕生研究周易而自创的经天纬地之预测学。根据河洛数理,周易阴阳,天地物理,人类进化的推衍,创立了“元、会、运、世”一套有规律的预测方法。129600年为一元,为人类的一个发展周期,在“大算数”里仅一天而已。每元12会,各10800年。每会30运,各360年。每运12世,各30年。元会运世各有卦象表示,每年亦有卦象表示其天文、地理、人事发展变化。只要洞其玄机,用其生化之理,天地万物之生命运程,皆了然于心,人类历史、朝代兴亡、世界分合、自然变化皆未卜先知矣。(周文建注:为何以12和30为周期?这和一年十二个月,每个月三十天的太阳系天文现象有内在的联系吗?)

《皇极经世书》简介:

《皇极经世书》共十二卷六十四篇。首六卷《元会运世》凡三十四篇,次四卷《声音律品》凡十六篇,次《观物内篇》凡十二篇,末《观物外篇》凡二篇。前六十二篇是邵氏自著,末二篇是门人弟子记述。

《皇极经世书》是一部运用易理和易教推究宇宙起源、自然演化和社会历史变迁的著作,以河洛、象数之学显于世。其中《观物篇》实乃邵雍之哲学、易理、历史学的理论大纲。

今见《道藏·皇极经世》一书有十二卷,总以“观物”名其篇,分《观物篇》五十二篇(一至十二篇为“以元经会”,十三至二十三篇为“以会经运”,二十四至三十四篇为“以运经世”,三十五至四十篇为音律,四十一至五十二篇为杂论)及《观物外篇》上下篇。从《道藏》中辑出之《四库全书·皇极经世书》有十四卷,分《观物篇》六十二篇(一至十二篇为“以元经会”,十三至二十四篇为“以会经运”,二十五至三十四篇为“以运经世”,三十五至五十篇为音律,五十一至六十二篇为杂论)及《观物外篇》上下篇。

我们读两宋间人王湜《易学》及清人王植《皇极经世书解》,即知此十二卷本及十四卷本《皇极经世》皆非邵雍原《皇极经世》之旧。王湜曰:“康节先生遗书,或得于家之草稿,或得于外之传闻。草稿则必欲删而未及,传闻则有讹谬而不实。”又于“皇极经世节要序”中说:“康节先生衍《易》作《经》,曰《皇极经世》。其书浩大,凡十二册,积千三百余板。以元经会二策,以会经运二策,以运经世二策,声音律吕两相唱和四册,准《系辞》而作者二册。

其实,王湜所见十二卷本的《皇极经世》,已是邵伯 于邵雍去世后将《皇极经世》与《观物篇》合在一起,又加入其祖父邵古的声音律吕之学(陈绎《邵古墓铭》:君性简寡,独喜文字,学用声律韵类古今切正,为之解曰正声正字正音者合三十篇。)与张岷听邵雍讲学时所作的笔录(邵伯 定名为《观物外篇》。邵伯 《易学辨惑》:子望平时记录先君议论为多,家人但见其素所宝惜,纳之棺中。其后子坚得其遗稿见授,今《观物外篇》是也。)厘订而成。一至六卷为元会运世,七至十卷为律吕声音,十一卷为“观物内篇”,十二卷为“观物外篇”。对此,清王植已有说明:“《皇极经世》观物一书,邵伯子以为十二卷。一至六则元会运世,七至十则律吕声音,十一二则论以上二数之文也,皆为观物篇。”邵伯 比之《周易》上下经及十翼厘订《皇极经世》为十二卷,前六卷元会运世如上经,中四卷声音律吕如下经,后二卷内外观物则比之上下《系辞》。其后,赵震又分前六卷为三十四篇,中四卷为十六篇。明初《性理大全》则合内篇十二及外篇二,共为六十四篇,至嘉兴徐必达刻《邵子全书》时,分“以元经会”为十二篇、“以会经运”为十二篇、“以运经世”为十篇,前六卷总三十四篇,中四卷仍为十六篇。清王植则总元会运世为三卷、律吕声音为一卷、观物内外篇各二卷,总成八卷。

自邵伯 整理而成十二卷本《皇极经世》之后,其卷数及篇数虽时有不同,然其内容总不外是由其祖父及父亲遗书并张岷听讲笔记而组成。

邵雍《伊川击壤集》有《书皇极经世后》一诗,曰:

朴散人道立,法始乎羲皇。岁月易迁革,书传难考详。

二帝启禅让,三王正纪纲。五伯仗形胜,七国争强梁。

两汉骧龙风,三分走虎狼。西晋擅风流 ,君凶来北荒。

东晋事清芬,传馨宋齐梁。逮陈不足算, 表成悲伤。

后魏乘晋弊,扫除几小康。迁洛未甚久,旋闻东西将。

北齐举爝火,后周驰星光。隋能一统之,驾福于臣唐。

五代如传舍,天下徒扰攘。不有真主出,何由奠中央?

一万里区宇,四千年兴亡。五百主肇立,七十国开疆。

或混同六合 ,或控制一方。或创业先后,或垂祚短长。

或奋于将坠,或夺于已昌。或灾兴无妄,或福会不祥。

或患生藩屏,或难起萧墙。或病由唇齿,或疾亟膏肓。

谈笑萌事端,酒食开战场。情欲之一发,利害之相戕。

剧力恣吞噬,无涯罹祸殃。山川才表里,丘垄又荒凉。

荆棘除难尽,芝兰种未芳。龙蛇走平地,玉石碎昆岗。

善设称周孔,能齐是老庄。奈何言已病,安得意都忘。

又《安乐窝中一部书》诗曰:

安乐窝中一部书,号云皇极意如何?春秋礼乐能遗则,父子君臣可废乎?

浩浩羲轩开辟后,巍巍尧舜协和初。炎炎汤武干戈外,汹汹桓文弓剑余。

日月星辰高照耀,皇王帝伯大铺舒。几千百主出规制,数亿万年成楷模。

治久便忧强跋扈,患深仍念恶驱除。才堪命世有时有,智可济时无世无。

既往尽归闲指点,未来须俟别支梧。不知造化谁为主,生得许多奇丈夫。

又《皇极经世一元吟》诗曰:

天地如盖轸,覆载何高极。日月如磨蚁,往来无休息。

上下之岁年,其数难窥测。且以一元言,其理尚可识。

一十有二万,九千余六百。中间三千年,迄今之陈迹。

治乱与废兴,著见于方策。吾能一贯之,皆如身所历。

我们从这几首诗中即可大体得知,邵雍原本的《皇极经世》的确是一部“本诸天道,质于人事”的书。“皇极”一词出于《尚书·洪范》,九畴中“五皇极”居中,所言为皇帝统治中国的法则。“经世”就是书中“以运经世”的三千年历史大事记。邵雍既曰“安乐窝中一部书,号云皇极意如何”、“中间三千年,迄今之陈迹”,则邵雍原本号为《皇极经世》一书,就是一部简记上下三千余年历史大事之书。

《皇极经世》“经世”,始于公元前2577年,止于公元1023年,时间跨度为3600年。其中有人事标注者,则始于公元前2357年“唐尧”,止于公元963年宋太祖建隆四年,时间跨度为3320年,此即邵雍所谓之“中间三千年”。可用下表简要概括《皇极经世》“以运经世”的内容:

巳会180运

|— 2149世(公元前2577年——2548年)|

|—2155世(公元前2397年——2368年)|

|—2156世——甲午(公元前2367年)||

||—甲辰(公元前2357年)“唐帝尧肇位于平阳……”

||—癸亥(公元前2308年)唐尧二十年

|—2157世——甲子(公元前2337年)“唐帝尧二十一年

||—癸巳(公元前2308年)唐尧五十年

|—2158世——甲午(公元前2307年)“唐尧五十一年

||—癸亥(公元前2278年)虞舜八年

|—2159世(公元前2277年——2248年)

|—2160世(公元前2247年——2218年)

午会181运

|—2161世——甲子(公元前2217年)“夏王禹八年

||—癸巳(公元前2188年)“夏太康

?

?

?

?

?

?

|—2266世——甲午(公元934年)“后唐闵帝从厚元年

||

| ?

||—己未(公元959年)“周征契丹……赵匡胤近位检校太傅

||—癸亥(公元963年)

|—2267世(公元964年——993年)

|—2268世(公元994年——1023年)

这“中间三千年”的历史大事记,与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纠正了前史中的一些错误。司马光向皇帝进《资治通鉴》,时当宋神宗元丰七年(公元1084年),已是邵雍去世后七年。邵雍与司马光过从甚密,二人必当于学术方面有所切磋。邵雍的《皇极经世》对司马光编纂《资治通鉴》当有一定的影响,而皇帝准许司马光借用之龙图、天章阁、三馆、秘阁书籍,邵雍亦当引为参考。

邵雍《安乐窝中一部书》及《书皇极经世后》之诗作于公元1072年(邵雍时当62岁),由这几首诗可知《皇极经世》成书时间及其大致内容。

至于今见《皇极经世》中“以元经会”及“以会经运”之内容,我们亦可整理作两张简表:

以元经会”简表:

日(元)

1

月(会)

1

星(运)甲1至亥10

辰(世)子1至亥120 甲11至亥20

辰(世)子121至亥240甲21至亥30

辰(世)子241至亥360

2

星(运)甲31至亥40

辰(世)子361至亥480甲41至亥50

辰(世)子481至亥600甲51至亥60

辰(世)子601至亥720

3

星(运)甲61至亥70

辰(世)子721至亥840甲71至亥80

辰(世)子841至亥960开物星己76甲81至亥90

辰(世)子961至亥1080

4

星(运)甲91至亥100

辰(世)子1081至亥1200甲101至亥110

辰(世)子1201至亥1320甲111至亥120

辰(世)子1320至亥1440

5

星(运)甲121至亥130

辰(世)子1441至亥1560甲131至亥140

辰(世)子1561至亥1680甲141至亥150

辰(世)子1681至亥1800

6

星(运)甲151至亥160

辰(世)子1801至亥1920甲161至亥170

辰(世)子1921至亥2040甲171至亥180

辰(世)子2041至亥2160

7

星(运)甲181至亥190

辰(世)子2161至亥2280甲191至亥200

辰(世)子2281至亥2400甲201至亥210

辰(世)子2401至亥2520

8

星(运)甲211至亥220

辰(世)子2521至亥2640甲221至亥230

辰(世)子2641至亥2760甲231至亥240

辰(世)子2561至亥2880

9

星(运)甲241至亥250

辰(世)子2881至亥3000甲251至亥260

辰(世)子3001至亥3120甲261至亥270

辰(世)子3121至亥3240

10

星(运)甲271至亥280

辰(世)子3241至亥3360甲281至亥290

辰(世)子3361至亥3480甲291至亥300

辰(世)子3481至亥3600

11

星(运)甲301至亥310

辰(世)子3601至亥3720甲311至亥320

辰(世)子3721至亥3840闭物星戌315甲321至亥330

辰(世)子3841至亥3960

12

星(运)甲331至亥340

辰(世)子3961至亥4080甲341至亥350

辰(世)子4081至亥4200甲351至亥360

辰(世)子4201至亥4320

以会经运”简表:

寅会之中“开物”始76运(901世公元前40017年)——90运

卯会91运——120运

辰会121运——150运

巳会151运——180运

至180运2149世始以干支纪年,至2156世甲辰(公元前2357年)标注“唐尧”,2158世甲辰“洪水方割命鲧治之”、癸丑“徵舜登庸”、乙卯“荐舜于天命之位”、丙辰“虞舜正月上日舜受命于文祖”,2159世癸未“帝尧殂落”、丙戌“月正元日舜格于文祖”,2160世丙辰“荐禹于天命之位”、丁巳(公元前2224年)标注“夏禹正月朔旦受命于神宗”,至2160世末癸亥(公元前2218年)为禹七年。

午会181运——210运

其中181运2161世——190运2280世末为干支纪年,人事标注始2161世癸酉(禹十七年)“舜陟方乃死”,止2270世丁巳(宋神宗熙宁十年,公元1077年,邵雍去世年)。191运——210运只列运数。

未会211运——240运

申会241运——270运

酉会271运——300运

戌会301运——315运(戌会之中“闭物”,始公元46384年)

《皇极经世》卷一、卷二“以元经会”的内容只列世数而不及年。每世为一列,两卷内容总4320列。自2157世列下记“唐尧二十一”至2270世列下记“宋仁宗三十二”,为有帝王纪年内容。如果继续往后推:1894年为2298世之始,当清光绪二十年,1924年为2299世之始,当中华民国十三年,1954年为2300世之始,当中华人民共和国六年,1984年为2301世之始,当中华人民共和国三十六年……

《皇极经世》“以会经运”内容的时间跨度为86400年(公元前40017年——公元46383年),人事标注自公元前2357年“唐尧”至公元1077年“宋神宗十年”,时间跨度为3434年。“开物”至“闭物”之始总计86400年,“开物”前有27000年,“闭物”后有16200年,合计129600年。

显然,有了邵雍元会运世之说,以“以运经世”的内容即可反推出“以会经运”及“以元经会”的内容。其间人事纪录都是起于唐尧肇位而终于后周显德六年。只不过纪时有长短、纪事有详略之不同而已。

我们从邵雍的有关诗中得知,其所谓的《皇极经世》的内容是“中间三千年”的历史大事记。又从其弟子张岷的记述(《张岷述邵雍行略》:先生治《易》、《书》、《诗》、《春秋》之学,穷意、言、象、数之蕴,明皇、帝、王、霸之道,著书十余万言,研精极思三十年。观天地之消长,推日月之盈缩,考阴阳之度数,察刚柔之形体,故经之以元,纪之以会,始之以运,终之以世。又断自唐、虞,迄于五代,本诸天道,质以人事,兴废治乱,靡所不载。其辞约,其义广;其书著,其旨隐。)邵雍“著书十万余言”,则进一步得知原本《皇极经世》必不是今见之冗长版本,除却《观物篇》(程颢《邵雍先生墓志铭》:有《问》有《观》,以饫以丰。)数万字之外,原本《皇极经世》也只能是“经世”的“三千年”历史大事记内容。

由此可见,今见之《皇极经世》中之“以运经世”及《观物(内)篇》是为邵雍亲笔著述内容,而其余则为其子邵伯 辑入并有所扩展之内容。

四库馆臣谓邵雍之书“能明其理者甚鲜”,其原因则在于“其书浩繁”,而邵雍弟子张岷则称邵雍著述“其辞约,其义广”,显然矛盾。究其根本,“浩繁”的原因就在于邵伯 的整理过程中加入了很多东西,特别是其祖父的声音律吕之作,又扩展了“以元经会”及“以会经运”的版面,遂使得是书积板达“千三百余板”。如此,焉能不“浩繁”?

《四库全书总目·皇极经世书提要》

《皇极经世书》十二卷,宋邵雍撰。邵子数学本于李挺之、穆修,而其源出于陈抟。当李挺之初见邵子于百原,即授以义理性命之学。其作《皇极经世》,盖出于物理之学,所谓《易》外别传者是也。

其书以元经会,以会经运,以运经世,起于帝尧甲辰至后周显德六年己未。而兴亡治乱之迹,皆以卦象推之。

朱子谓“《皇极》是推步之书”,可谓得其要领。朱子又尝谓“自《易》以后,无人做得一物如此整齐,包括得尽”;又谓“康节《易》看了,却看别人的不得”。而张岷亦谓此书“本以天道质以人事,辞约而义广,天下之能事毕矣”。

盖自邵子始为此学,其后自张行成、祝泌等数家以外,能明其理者甚鲜,故世人卒莫穷其作用之所以然。其起而议之者则曰,元会运世之分无所依据;十二万九千余年之说近于释氏之劫数;水火土石本于释氏之地水火风,且五行何以去金去木?乾在《易》为天,而《经世》为日,兑在《易》为泽,而《经世》为月,以至离之为星,震之为辰,坤之为水,艮之为火,坎之为土,巽之为石,其取象多不与《易》相同,俱难免于牵强不合。

然邵子在当日用以占验,无不奇中,故历代皆重其书。且其自述大旨亦不专于象数,如云“天下之事,始于重犹卒于轻;始过于厚犹卒于薄”,又云“治生于乱,乱生于治。圣人贵未然之防,是谓《易》之大纲”,又云“天下将治,则人必尚于义也;天下将乱,则人必尚于利也。尚义则谦让之风行焉;尚利则攘夺之风行焉”,类皆立义正大,垂训深切。

是《经世》一书,虽明天道而实责成于人事,洵粹然儒者之言,固非谶纬数家所可同年而语也。

【第一篇】【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