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腾讯朋友豆瓣网
主页 > 古代文学 > 易经书籍 > 皇极经世书 >

观物篇五十八

观物篇五十八

仲尼曰:韶尽美矣,又尽善也;武尽美矣,未尽善也。

又曰: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周文建注:披头散发,袒露左臂)

是知武王虽不逮(周文建注:不及)舜之尽善尽美,以其解天下之倒悬,则下于舜一等耳;

桓公虽不逮武王之应天顺人,以其霸诸侯,一匡天下,则高于狄亦远矣。

以武比舜则不能无过,比桓则不能无功;以桓比狄则不能无功,比武则不能无过。

汉氏宜立乎桓武之间矣,是时也,非会天下之民厌秦之暴且甚,虽十刘季,百子房,其如人心之未易何。(周文建注:若非秦之暴政,人心稳定未易,十个刘邦百个张良也没用)

且古今之时则异也,而民好生恶死之心非异也,自古杀人之多,未有如秦之甚,天下安有不厌之乎?

夫杀人之多不必以刃,谓天下之人无生路可迻也,而况又以刃多杀天下之人乎?

秦二世,万乘也,求为黔首而不能得;汉刘季,匹夫也,免为元首而不能已。

万乘与匹夫,相去有间矣。然而有时而代之者,谓其天下之利害有所悬之耳。

天之道非祸万乘而福匹夫也,谓其祸无道而福有道也;

人之情非去万乘而就匹夫也,谓其去无道而就有道也。

万乘与匹夫相去有间矣,然而有时而代之者,谓其直以天下之利害有以悬之耳。

日既没矣,月既望矣,星不能不希矣,非星之希,是星难乎其为光矣,能为其光者不亦希乎?

汉唐既创业矣,吕武既擅权矣,臣不能不希矣,非臣之希,是臣难乎其为忠矣,能为其忠者不亦希乎?

是知成天下事易,死天下事难;死天下事易,成天下事难。茍能成之,又何计乎死与生也。

如其不成,虽死奚益? 况其有正与不正者乎?与其死于不正,孰若生于正? 与其生于不正,孰若死于正?在乎忠与智者之一择焉。

死固可惜,贵乎成天下之事也。如其败天下之事,一死奚以塞责?

生固可爱,贵乎成天下之事也,如其败天下之事,一生何以收功?(周文建注:是呀!正确的生死价值观)

噫!能成天下之事又能不失其正而生者,非汉之留侯,唐之梁公而何?(周文建注:汉留侯张良,唐梁公房玄龄)

微斯二人,则汉唐之祚或几乎移矣。岂若虚生虚死者焉?

夫虚生虚死者,譬之萧艾,忠与智者不游乎其间矣。

【上一篇】:观物篇五十九【回目录】 【下一篇】:观物篇五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