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腾讯朋友豆瓣网
主页 > 古代文学 > 易经书籍 > 皇极经世书 >

皇极经世观物外篇衍义卷八

天之象数则可得而推,如其神用则不可得而测也。

自然而然者,天也,唯圣人能索之。效法者,人也,若时行时止,虽人也,亦天也。

生者性,天也。成者形,地也。日入地中, 精之象。

体四而变六,兼神与气也。气变必六,故三百六十也。

凡事为之极,几十之七则可止矣。盖夏至之日止於六十,兼之以晨昏,分可辨色矣。庶几乎十之七也。

图虽无文,吾终日言未尝离乎是,盖天地万物之理尽在其中矣。

气一而已,主之者乾也,神亦一而已,乘气而变化,出入於有无死生之间,无方而不测者也。

不知乾,无以知性命之理。

时然後言,乃应变而言,言不在我也。(周文建注:代天而言也)仁配天地谓之人,唯仁者真可以谓之人矣。

生而成,成而生,易之道也。

气者,神之宅也。体者,气之宅也。(周文建注:即精气神之谓)

天六地四,天以气为质,而以神为神,地以质为质,而以气为神,唯人兼乎万物而为万物之灵,如禽兽 之声 ,以其类而各能其一,无所不能者,人也。推之他事,亦莫不然,唯人得天地日月 之用,他类则不能也。人之生真可谓之贵矣!天地与其贵而不自贵,是悖天地之理,不祥莫大焉。(周文建注:是也,天地之间人为贵,然天地给予人贵而人自贱,有违天理也)

灯之明暗之境,日月之象也。

月者,日之影也。情者,性之影也。心性而胆情,性神而情鬼。

心为太极,又曰道为太极。形可分,神不可分。

阴事大半,盖阳一而阴二也。(周文建注:哦?宇宙中暗物质占大半,亦由此乎?)

冬至之後为呼,夏至之後为吸,此天地一岁之呼吸也。(周文建注:冬至之后阳长阴消,夏至之后阳消阴长,故有此说)

以物喜物,以物悲物,此发而中节者也。不我物则能物物。(周文建注:不以我喜物,不以我悲物,故能发而中节,因其出于客观也,不以我观物,而以物观物也)

任我则情,情则蔽,蔽则昏矣。因物则性,性则神,神则明矣。潜天潜地,不行而至,不为阴阳所摄者,神也。(周文建注:阴阳不测谓之神,此之谓也)

天之孽,十之一犹可违。人之孽,十之九不可逭。(周文建注: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人类社会历史表明,天灾或可自救,人祸不可自免也)

先天之学,心也。後天之学,迹也。出入有无死生者,道也。

神无所在,无所不在,至人与他心通者,以其本於一也。

道与一,神之强名也。以神为神者,至言也。(周文建注:心神道一,异名而同指也)

身地也,本静,所以能动者,血气使之然也。

生生长类,天地成功。别生分类,圣人成能。

以物观物,性也。以我观物,情也。性公而明,情偏而暗。

阳主辟而出,阴主翕而入。

日在於水则生,离则死, 与不 之谓也。

阴对阳为二,然阳来则生,阳去则死,天地万物生死主於阳,则归之于一也。

神无方而性有质。

发於性则见於情,发於情则见於色,以类而应也。(周文建注:性情上也,情色下也)

以天地生万物,则以万物为万物。以道生天地,则天地亦万物也。(周文建注:道本也,天地其次,万物再次)

人之贵,兼乎万物,自重而得其贵,所以能用万类。

凡人之善恶,形于言,发于行,人始得而知之。但萌诸心,发于虑,鬼神已得而知之矣。此君子所以慎独也。气变而形化。(周文建注:举头三尺有神明,人或可欺,天不可欺)

人之类,备乎万物之性。人之神则天地之神,人之自欺,所以欺天地,可不戒哉?人之畏鬼亦犹鬼之畏人,人积善而阳多,鬼亦畏之矣,积恶而阴多,鬼不畏之矣。大人者,与鬼神合其吉凶,夫何畏之有?

至理之学非至诚则不至,物理之学或有所不通,不可以强通,强通则有我,有我则失理而下入於数矣。(周文建注:至见之论也!无我则纯然天理,不失于先入之见)

心一而不分,则能应万物,此君子所以虚心而不动也。(周文建注:此佛道儒各家之共见也)圣人利物而无我。明则有日月,幽则有鬼神。夫圣人六经,浑然无迹,如天道焉。春秋录实事,而善恶形于其中矣。

中庸之法,自中者天也,自外者人也。韵法辟翕者律天,清浊者吕地,先闭後开者,春也。纯开者,夏也。先开後闭者,秋也。冬则闭而无声。东为春声,阳为夏声,此见作韵者亦有所至也。(-)凡冬声也。

寂然不动,反本复静,坤之时也,感而遂通天下之故,阳动於中,间不容发,复之义也。不见动而动,妄也。动乎否之时,是也。见动而动则为无妄,然所以有灾者,阳微而无应也。有应而动则为益矣。(周文建注:适时而动,量力而行)

精气为物,形也。游魂为变,神也。又曰。精气为物,体也。游魂为变,用也。君子之学以润身为本,其治人应物,皆馀事也。

(-)割者,才力也。明辨者,智识也。宽洪者,德器也,三者不可阙一。无德者责人,怨人,易满,满则止也。

能循天理动者,造化在我也。学不通天人,不足谓之学。人必有德器,然後喜怒皆不妄为,卿相为匹夫,以至学问高天下,亦若无有也。(周文建注:大道者大隐)

得天理者不独润身,亦能润心,不独润心,至于性命亦润。(周文建注:吾几近于得道矣,润身润心润性命,有切身之感受也)

历不能无差,今之学历者但知历法,不知历理,能布算者落下闳也,能推步者甘公石公也。落下闳但知历法,扬雄知历法又知历理。(周文建注:落下闳,甘公,石公,杨雄,皆人名)

颜子不迁怒不贰过,皆情也,非性也。不至於性命不足谓之好学。

扬雄作玄,可谓见天地之心者也。(周文建注:玄,指杨雄所作《太玄》)

易无体也。曰,既有典常,则是有体也,恐遂以为有体,故曰不可为典要。既有典常,常也。不可为典要,变也。庄周雄辩,数千年一人而已。如庖丁解牛曰踟蹰四顾,孔子观吕梁之水曰蹈水之道无私,皆至理之言也。

夫易者,圣人长君子消小人之具也。及其长也,辟之於未然。及其消也,阖之於未然。一消一长,一辟一阖,浑浑然无迹,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与於此?(周文建注:辟于未然阖于未然,犹中医治未病之意)

大过本末弱也,必有大德大位然後可救,常分有可过者,有不可过者,大德大位,可过者也,伊周其人也,不可惧也。有大德无大位,不可过者也,孔孟其人也,不可闷也,其位不胜德耶?大哉位乎!待时用之宅也。

复次剥,明治生於乱乎?姤次夬,明乱生於治乎?时哉时哉,未有剥而不复,未有姤而不夬者,防乎其防,邦家其长,子孙其昌,是以圣人贵未然之防,是谓易之大纲。

先天学,心法也。故图皆自中起,万化万事生乎心也。

所行之路不可不宽,宽则少碍。知易者不必引用讲解,始为知易。孟子著书,未尝及易,其间易道存焉,但人见之者鲜耳。人能用易,是为知易,如孟子可谓善用易者也。

所谓皇帝王伯者,非独三皇五帝三王五伯而已,但用无为则皇也,用恩信则帝也,用公正则王也,用知力则伯也。鬼神无形而有用,其情状可得而知也,於用则可见之矣。若人之耳目 口手足,草木之枝叶花实颜色,皆鬼神之所为也。福善祸淫,主之者谁耶?聪明正直,有之者谁耶?不疾而速,不行而至,任之者谁耶?皆鬼神之情状也。

易有意象,立意皆所以明象,统下三者。有言象,不拟物,而直言以明事。有像象,拟一物以明意。有数象,七日八月三年十年之类是也。

易之数穷天地始终,或曰,天地亦有始终乎?曰。既有消长,岂无终始?天地虽大,是亦形器,乃二物也。(周文建注:天地果有始终乎?)

易有内象,理致是也。有外象,指定一物而不变者是也。

在人则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在物则乾道成阳,坤道成阴。

神无方则易无体,滞於一方则不能变化,非神也。有定体则不能变通,非易也。易虽有体,体者象也,假象以见体,而本无体也。(周文建注:嗯!)

事无大小,皆有道在其间,能安分则谓之道,不能安分谓之非道。

正音律数行至於七而止者,以夏至之日出於寅而入於戌,亥子丑三时则日入於地,而目无所见,此三数不行者,所以比於三时也。(周文建注:哦?)故生物之数亦然,非数之不行也,有数而不见也。

六虚者,六位也,虚以待变动之事也。六爻六卦,有形则有体,有性则有情。天主用,地主体,圣人主用,百姓主体,故日用而不知。

法始乎伏羲,成於尧,革於三王,极於五伯,绝於秦。(周文建注:秦朝始用法制治天下,而康节先生反说法绝于秦,乃康节先生所指乃河洛之数,自然法则也,非指秦所用之法家刑律,此法非彼法也)万事治乱之迹无以逃此矣。

神者,易之主也,所以无方。易者,神之用也,所以无体。

循理则为常,理之外则为异矣。

火以性为主,体次之。水以体为主,性次之。

阳性而阴情,性神而情鬼。(周文建注:哦)

易之首於乾坤,中於坎离,终於水火之 (周文建注:指既济未济),皆至理也。

太极一也,不动生二,二则神也,神生数,数生象,象生器。

太极不动,性也,发则神,神则数,数则象,象则器,器之变,复归於神也。

【上一篇】:皇极经世观物外篇衍义卷九【回目录】 【下一篇】:皇极经世观物外篇衍义卷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