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腾讯朋友豆瓣网
主页 > 古代文学 > 古代兵书 > 经世奇谋 >

第十三章 分辩忠奸(能吏类)

第十三章分辩忠(能吏类)

[开宗明义]用宝镜来照相貌,立刻能分辩出美丑,贤明的官吏判案,也马上能分辨忠。一般而言,刁民虚妄怪诞,即使经过三番五次的刺探,也常测不出实情;所以判案必须有源源不断的智慧和反复侦察的技术,才能使细微的蛛丝马迹,逃不出我们的掌握,那么即使是暧昧不明的诉讼案件,也能迎刃而解。

375 争儿测母心

汉朝时,在颖川,有一户人家的大媳妇与弟媳妇在争儿子。

黄霸(殁于公元前 51 年)是当地主管,办案时,下令两个妇人各站一头,让这名幼儿各距离她们十步,然后要他们各自去争幼儿。

大媳妇抢得很急,幼儿大哭,而弟媳妇怕伤了幼儿就放了手,但心怀悲痛。

黄霸看了,说:“这是弟媳妇的儿子。”

376 柳崇察言观色索马贼

柳崇(北魏人,字僧生,河南解人),在孝文时(公元 471~499 年)调为河中郡太守。

柳崇刚到河中郡时,当地人张明丢了马匹。

办案时,有十余名嫌犯被抓了来,柳崇看见他们,先不问偷马的事,只是表现出温和的表情,一一询问双亲是否在世,及农作物收成的情形,然后再仔细观察他们的言辞和神色,终于找到真正的盗贼吕穆等二人,其余的嫌犯都被释放了。

从此郡里的人,都因此敬畏而平服,境内也就太平了。

377 畏寒无影,丙吉妙断

汉朝时,陈留有一位老翁,九十岁,娶了佃农的女儿作妾,结果一圆房就死了。

后来,这名妾生下一个男孩,但老翁的大儿子对妾说:“我父亲年纪已大,早已不能人道了,而且才睡了一夜,怎么可能会生孩子?我看你是荡的女人,不守妇道,反而想玷污我们家族的种。”

彼此为遗产争讼数年,州郡的官吏根本无法判定谁是谁非。

当时汉宣帝任命丙吉(殁于公元前 55 年)作宰相,丙吉对这件事想了很久,说道:“听说‘真人’没有身影,‘老翁子’也没有身影,而且又受不了寒冷,大家不妨来试试看。”

就在八月的时候,找来同年龄的小孩,与妾生的幼儿一起脱光衣服,结果只有这名‘老翁子’哭着喊冷。然后又叫这些小孩一起在太陽下走路,发现只有‘老翁子’没有身影。

民众这下都心服口服了。

378 赵广汉运用猜忌破私

汉朝时,赵广汉(殁于公元前 65 年)当颍川太守。当时颖川的豪杰、大户彼此通婚,官吏、民众也结为私,赵广汉对这种现像很是担忧。

赵广汉于是先找出可信任的人,传授计策。每当有诉讼案件时,在定罪、判刑之后,故意泄漏罪犯的供词,让有关系的人彼此埋怨、责怪。然后又叫小吏制作信箱,让民众投书;一有投书,就削去投书者姓名,再假托是那些豪杰、大户子弟所写的。

这么一来,在地方上有势力的一些豪杰、大户彼此都结为仇家,自然解散,而当地风气也起了很大的变化。

379 从头头身上下手

汉朝长安市,有很多偷窃案件,各行各业的商人都深以为苦。

张敞来到长安主政时,先去访问几个偷窃集的首领,发现他们平常表现得温和敦厚,出入都有车马随从,邻里都很尊重他们。

张敞再召见这些首领,先责怪讯问他们,然后要求他们帮忙找偷窃犯来,以减除罪刑。

首领们表示:“如果突然之间找他们来官府,怕这些人惊慌失措,希望另外再想个办法。”

张敞于是先任命这些首领为府里的官吏。这么一来,小偷们都到家里来道贺、庆祝、喝酒,等大家都喝醉了,首领就用红色颜料——涂在小偷的衣襟上作记号。而官府的巡捕就守在邻里之间,衣襟上有红色记号的人,就收押捆绑,一天当中就抓了数百人。

经过严密侦讯之后,长安市再也没有人偷窃,报案的次数自然也就少了。

380 张纲擒贼先抚首领

后汉时,张纲(公元 108~143 年)当广陵太守。

当时,广陵盗贼张婴在扬州、徐州之间已经作乱十余年。前几任太守多半仰仗兵马护卫自己,而张纲却只凭一辆车就上任了。

张纲上任之后,竟然来到张婴所居住的邻里,写信给张婴,希望张婴能出来相见。

张婴于是出来,拜见太守。

张纲对他说明:“前几任官员多半放肆、残暴、贪财,以至于大家心怀怨恨,聚集为盗,但各位这么做,毕竟不合道义。当今皇上仁慈圣明,希望以文德平服叛乱,所以派我这位太守来到此地,想赋予各位荣华富贵,而不愿对各位施加刑罚,这实在是各位转祸为福的好时机啊!”

张婴听了,哭着说:“蛮荒愚民,夫法上通朝廷,又受不了欺凌,才会相聚偷盗,但我们干这种勾当,就像鱼在锅里激动,自己也知道不是长久之计,只是想暂时喘息一下罢了。同丰听了大人的一番话,深深觉得我们再生的时机啊!”

第二天,张婴就率领手下万余人投降,从此广陵境内就太平了。

381 丝剥茧,观察入微

后汉周绔,字文通,章帝时(公元 76~88 年)调任为召陵侯宰相。到任时,廷椽(官府副官佐吏)畏惧周绔办事严明,想杀杀他的威风,于是一大早找来一具死,切断手脚,树立在庙门口。

周绔闻讯,便赶去察看,到了死人身边,做出好像跟死人谈话的样子,然后暗中察看,发觉死的嘴、眼有稻草的细芒。

于是问守城门的人说:“知不知道有谁载干稻草入城?”

守门人说:“只有廷椽。”

又问说:“府里随从当中,是否有人怀疑我跟死人谈话的?”

手下人回答说:“廷椽怀疑先生。”

周绔就下令收押廷椽,加以讯问,廷椽都承认了,只是他并未杀人,体是路边捡来的,此后再也没有敢欺瞒周绔了。

382 邓■以贼攻贼

后汉邓■(殁于公元 121 年,安帝建光元年)在朝迁中,不满虞诩的作为,被调任为朝歌主管,他的一些老朋友都为他难过。

邓■笑着说:“做事不怕难,是人臣的本份;刀子不过到盘根错节的木材,就无法分辨出是否锐利,所以这正是我建立功业的大好时机。”

上任后,分三个等级征求壮士,其中曾犯袭击、抢动罪的是第一等;曾犯伤人、偷盗罪的是第二等;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是第三等。总共如募了一百余人,都赦免他们的刑罚,然后派他们混入盗贼集当中。这些人就纵恿盗贼抢动、作乱,而邓■则早已设下埋伏,前后逮捕数百名盗贼。

邓■又暗中派人混入盗贼集,帮盗贼做衣服,在衣襟上缝上彩线做记号。这些盗贼一旦出现在市集,就被官府的人抓走。

于是盗贼惊慌失措,仓皇光散,大家都称许邓■贤明,县城也因此太平无事。

383 际云欲擒故纵破悬案

晋朝陆云(公元 262~303 年)当浚仪县令时(公元 294 年)有人被杀,凶嫌尚未确定。

陆云收押了被害人的妻子,但是并未审问。过了十几天,竟放了她。

但暗中派人跟着她,并交待跟踪者说:“她离开之后,不超过十里路,一定会有一个男人等着她,并与她说话。如果发现了,就抓回来。”

不久,果然如陆云所料,于是将这个男人抓回来。经过审讯,承认与死者之妻通然后一起杀了死者。后来听说死者之妻被释放,所以老还跑来接她。

当时全县民众都认为陆云办案如同神明一般。

384 把盗匪曝露陽光下

杨津(殁于公元 531 年)字罗汉,北魏宣武时(公元 500~515 年)调为

骁骑将军,转任岐州刺史。他做事一向孜孜不倦,而且大小兼管。

当时武功有一商人带着三匹绢布,在离城十里的地方,被盗匪抢劫。正好有一个信差要到驿站,经过这里,被抢劫的人就把经过情形告诉他。

这名信差来到岐州,就把情形向杨津报告。

杨津就对外宣布说:“有某人穿某颜色的衣服,骑着某颜色的马,在城东十里的地方被杀,姓名不详,如果有家人失踪,可以去验、收。”

有一个老婆婆走出来哭着说:“那是我儿子啊!”

杨津就派人快马加鞭追捕到案,连同绢布一起,人赃俱获。从此境内平静,不再有人作乱。

385 谁是盗金贼

柳庆,字更兴,北魏孝文帝时(公元 471~499 年)任雍州别驾的官职。当时有一个商人带着二十斤黄金到京城,寄放在别人家里,每次外出,总是自己带着钥匙。

但是过不不久,箱子虽然还是锁着,黄金却不见了,于是商人告到官府,说是寄放处的主人所偷的。经过官府严加拷讯,主人承认是他偷的。

但柳庆却心中存疑,就问那商人说:“你的钥匙都放在哪里?”

商人说:“都自己带着。”

柳庆问:“常与人同睡吗?”

商人说:“没有。”

柳庆问:“跟别人一起喝酒?”

商人说:“有。白天曾与一名和尚喝了两顿,大白天喝醉,就睡了。”

柳庆说:“和尚才是真正的窃贼。”

于是下令追捕。

而这名和尚却早已带着黄金逃走了,过了许久,才把遗失的黄金追缉回来。

386 范邵断绢试贼心

梁朝范邵当浚仪令时,有两个人在市集中拉扯一块绢布,还一边争吵。

到了官府,范邵命人将布剪断,一人各分一半。然后,范邵派人跟踪,暗中观察,发现其中一人很高兴,另一人却很生气;于是逮捕那名高兴的人,后来他也认罪了。

387 牵藤摘瓜策略

王敬则,在齐高帝建元年间(公元 479~482 年)调任吴兴太守。

当时,府里收押着一名窃盗犯,王敬则召集这名窃盗犯的亲属在旁观看,再鞭打他,然后下令,要这窃盗打扫街道。

扫了很久之后,又下令这名窃盗检举一名窃盗来替代自己。其他的窃盗怕被他认出来,都逃走了,吴兴境内也自然平静下来。

388 鞭打丝线,杀鸡取米

傅琰,字季珪齐高帝时担任江陰县令。

有一个卖针的人和一个卖糖的老婆婆,在争一丝线,吵到了官府。

傅琰将那丝线持挂在柱子上,用鞭子鞭打,然后仔细观看,发现有铁悄,于是处罚卖糖的老婆婆。

又有一次,两个乡下人在争一只鸡,傅琰问这只鸡吃过什么东西,一个说是吃米,一个说是吃豆。傅琰下令杀鸡解剖,鸡腹取出米粒,于是就处罚说鸡吃豆的人。

县内民众都认为传琰如神明一般贤明,不敢为非作歹。

389 巧断两家争牛

于仲文,北周(仲文在北周,隋都曾任官)时当安国太守。当时,有姓任、姓杜的两家,各丢了一头牛,后来找回一头牛,两家都说是他家的牛,州郡的官员一直无法判定。

益州的长史韩伯隽说:“于仲文当安国太守,年轻又聪明,让他判决吧!”

于仲文信心十足地答说:“这好办。”

于是下令要两家各赶出牛群,然后放了那只牛,结果这只牛走入任家的牛群中。于仲文又派人略微伤害这条牛,任氏舍不得,杜氏却毫不在乎,于仲文于是责怪杜氏,杜氏也认罪了。

390 柳庆诱盗自首

柳庆当雍州别驾时,有一姓胡的人家被抢劫。郡县官吏一再侦察,却不知道盗贼藏匿之所,而附近人家被抢的也很多。

柳庆认为盗贼是乌合之众,可以被骗出来,于是写匿名信,贴在官府门口,信上说:“我们一起抢劫胡家,但是人手太多,徒众混杂,终究免不了会泄露出出去。现在想自首认罪,又怕被杀,如果官府答应自首可以免罪,我们便来自首。”

柳庆在贴出匿名信之后,又贴出自首免罪的告示,过了两日,广陵王欣家的仆人,绑着手,在告示牌下自首,其余的盗匪也就一网打尽了。

391 守望相助,十面埋伏

李崇,字继长,在北魏孝文帝时(公元 471~499 年)当充州刺史。充州当地有许多盗匪,常出来打劫。

李崇下令各村设置一座高楼,在楼上悬挂一面鼓,只要发现盗贼,就拿起双槌,大力击鼓;周围的村子一听到鼓声,就守住交通要道。过不了多久,声鼓传遍百里,各地险要的交通要道,都已埋伏人手。一发现盗贼就逮捕,送官法办。

392 究实击虚战术

李崇在督察江西各地时,在定州,解庆宾兄弟因犯罪被流放到扬州。其

中,弟弟解思安规避劳役,逃亡。而哥哥解庆宾则为他掩饰,冒认城外的无名死为弟弟,说他弟弟被军人李叶等人所杀。甚至买通当地女巫,假装看见鬼,说解思安死得很惨。

李崇对这事颇为怀疑,暗中差遣两名扬州人不认识的手下,假装从外地来扬州,去访问解庆宾,告诉解庆宾说:“我们在北州,不久之前,有一个人来防,借住,夜里聊起来,我们觉得奇怪,便问他,他说:“我是逃兵,姓解,我哥哥名叫解庆宾,目前住在扬州相国城内,拜托各位告诉他我的行踪,他一定会好好酬谢两位。”

解庆宾听了,既伤感又紧张,哀求这两人为他隐瞒,但来人却详细地向李崇报告。经过一番审讯后,解某就伏首认罪了。

393 李崇以死儿试亲情

北魏寿春县人荀泰,有一个三岁的儿子,在一次盗贼劫掠事件之后失踪。后来这小孩出现在同县的赵奉伯家里,荀、赵二家都说是他的孩子,并且都各有邻居作证,当地郡县的官员却无法判定。

李崇命令两个自称是父亲的,与孩子分别一段时间,过了一阵子,才通知他们说:“你儿子昨天不幸生病,已经暴死了。”

荀泰听了,哭号、伤心得不得了,而赵奉伯却只是叹气而已。

于是李崇判定将小孩还给荀泰,而赵奉伯也认错了。

394 何敬叔活用清廉

梁朝何敬叔,从政清廉俭约,一向不随便应酬。

有一年夏天,酷热,何敬叔突然贴出告示,愿接受馈赠。不久就收到了中八百名的米,何敬叔就拿这些给穷人,让他们去缴田租。

395 丈母还牛

唐朝张允济当武陽令时,有一个人将一条母牛寄养在丈母家,过了很久,繁殖了十几条牛,这女婿想要回来,丈母不肯,女婿就告到官府去。

张允济派手下蒙住女婿的脸,来到丈母家,说是追捕偷牛贼,要把民家牛赶出来,查看牛只的来源。

丈母不知道是计,冲口就说:“这是我女婿的牛,我没还他。”

张允济于是叫手下拿掉女婿脸上的布,说:“牛可以还给女婿了吧!”

396 巧破左手杀人

唐朝欧陽晔(公元 959~1037 年)治理鄂州时,有民众因争船而斗殴致死,久久不能判决。

欧陽晔于是亲自审理,有一天,在庭院中设宴,将涉嫌的人放了出来,除掉手镣脚梏,请他们吃饭。吃完,只留下一人,其余的都释放了。

被扣留的嫌犯脸色变了一下,紧张地看着四周。

欧陽晔对他说:“杀人者就是你。”

嫌犯不明就里。

欧陽晔又说:“我看其他的人都用右手吃饭,只有你是用左手。死者伤口在右肋,很明显,是你杀的。”

嫌犯听了,哭着说:“确我杀的,我也不敢再连累别人了。”

397 苏无名从容捉盗金贼

武则天当政时(公元 684~705 年),曾赏赐太平公主许多珍宝,价值黄金千镒(20 或 24 两为一镒),公主收藏着,过了一年,都被偷了。公主向武则天报告,武则天大怒,召见洛州长史对他说:“三天抓不到盗匪,就判你的罪。”

长史很恐惧,就召集两个县负责捕盗贼的官员说:“两天内抓不到盗贼,判捕头死罪。”

捕头于是对手下巡捕说:“一天之内一定要抓到盗贼,否则判巡捕死罪。”

巡捕心中恐惧,但想不出办法,正在路上巡逻时,碰到湖州别驾苏无名,就请他回到县府,然后向捕头报告说:“抓盗贼的来喽!”

苏无名直接进了府衙,捕头迎上前来,询问缘故。

苏无名说:“我是湖州别驾,经过这儿。”

捕头就骂巡捕:“怎可冤枉别驾呢?”

苏无名笑着说:“你不要责怪他们,这是有原因的。我当官以来,侦办匪出了名,盗匪都逃不过,这些手下应该听过,所以才请我来为各位解围吧!”

捕头很高兴,请教他该用什么办法。

苏无名说:“我跟你们到州府去,你可以先向长史报告。”

捕头说明之后,长史很高兴,走下阶梯,握着苏无名的手,说:“今天遇到您,真是救了我一命呢!请您与我一道去朝廷报告吧!”

向武则天上奏之后,武则天如见苏无名,武则天说:“你抓到盗贼了吗?”

苏无名说:“如果要我抓贼,不限定时间,不催官府,然后将府衙的捕头交给我差遣,几十天内,我就可以为陛下抓到。”

武则天答应了。

过了一个多月,正巧是寒食节(古人在此时扫墓),苏无名召集巡捕,对他们说:每十人或五人为一组,到东门及北门侦察,如果发现有胡人及其同伴十几个人,都披麻带孝,走向北边坟场,就跟踪他们,然后向我回报。”

巡捕接令出去侦察,果然发现胡人及其同伴,于是赶回去向苏无名报告。

苏无名到了现场,问侦察的巡捕:“那些胡人怎么了?”

巡捕说:“胡人来到一座新设的坟墓前,摆下祭品祭祀,虽然哭出声,但并不哀痛,祭礼完毕,收了祭品,就绕着坟地察看,然后都笑了。”

苏无名说:“这下逮到了。”

于是下令,派巡捕逮捕胡人及其同伴,挖开坟墓,开棺一看,都是珍奇宝物。

不久,上奏朝廷,武则天问苏无名说:“你为什么有过人的才智,能逮到这些盗贼呢?”

苏无名回答说:“我也不是有什么妙计,只是我早就知道盗贼是谁罢了。当我来到都城时,刚好遇到这些胡人伪装出殡下葬,我一看就晓得是盗贼,

只是不知道珍宝埋在哪里。如今寒食节,民众扫墓,我想他们一定会出城,去察看埋藏宝物的地方,这么一来,就可以知道地点了。盗贼既然摆设祭品祭祀,哭了却不哀痛,表明埋葬的一定不是亲人。祭祀完毕,绕着坟墓,还笑了起来,表明藏宝没被破坏。前一阵子如果陛下迫县府抓盗贼,盗贼一急,一定拿着宝物逃走。而现在呢!我们态度从容些,他们也就不急于一时,所以还没拿走。”

武则天说:“好。”

于是赏赐苏无名许多黄金和衣料,并升他两级官阶。

398 寡妇状告不孝子

李杰,唐中宗(公元 705~701 年)时改任河南府尹。李杰一向于侦办诉论案件,平常虽重视生活享受,但政务却毫不废弛,因此府里没有积压未办的公事,手下官吏也都喜欢他。

有一次,一个寡妇告他儿子不孝。

李杰在侦察过后,认为并非实情,就对寡妇说:“依你所说的情况,你儿子就犯了死罪,你不后悔吗?”

妇说:“儿子太恶劣了,我宁愿后悔,也要法办。”

于是李杰先抓他儿子,然后命令寡妇买棺材来收。说完派人暗中跟踪寡妇,发现寡妇在路上跟一名道士谈话。不久,棺材运到,李杰下令逮捕道士,经过审讯,察知道士与寡妇私通,被寡妇的儿子阻挠。

于是李杰就杀了道士,装入棺材。

399 崔碣平反夺妻冤情

崔碣,唐武宗时考上进士(公元 841~846 年),调任河南尹。当地有个大商人王可久,专门经由水路在各地做生意。有一次正遇上勋作乱,资本都耗尽了,无法回家。

王可久的妻子看丈夫久未回家,于是找算命先生杨乾夫,卜测丈夫是生是死。

杨乾夫以善于卜测成名,却贪慕王可久妻子的美色,而且羡慕王家的财富。卜测之后,假装吃惊地说:“你丈夫大概是回不来了。”

随即,暗中用许多钱收买媒婆,诱骗王妻,并下聘,王妻就嫁给了杨乾夫,而杨乾夫也就成为一个富翁。

过了许多年,王可久十分落魄,一路乞讨才回到家乡,去见妻子,结果杨乾夫很生气,将王可久骂走。王妻赶到衙门投诉,但杨乾夫却用厚礼贿赂官员。这么一来,王可久反而被判有罪。经过再次申诉,又被判诬告,王可久只有痛恨悲叹了。

幸发崔碣到任,王可久投诉冤情,崔碣查明之后,就下令逮捕杨乾夫,将他及以前收贿的官吏,一并关入临监牢。然后一一揭发这些人的犯罪事实,在一天之内将他们处斩,并将王妻交还给王可久。

崔碣判决了这件贪色的案,当地民众都在街道上欢欣鼓舞。

400 亲自挽舟,羞煞上司

何易于,不清楚他是哪里人,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出身。

他当益昌县令时,益昌县距离州府四十里,刺史(州官)崔朴时常在春天带着宾客及幕僚人员坐船到益昌,而且要求益昌县民为他拉船。

何易于身为县令,却亲自去拉船,崔朴大吃一惊,就问何易于为何如此。

何易于说:“目前正是春季,民众既耕田又养蚕,只有我没事,可以来效劳。”

崔朴听了觉得十分惭愧,就带着宾客、幕僚赶紧离开。

401 遇妇弃夫挨 20 大板

颜真卿(公元 709~785 年)当抚州刺史时,当地有人名叫杨志坚,好学但生活贫因,他的妻子忍受不了,要求杨志坚写离婚书以便离婚。

杨志坚就写了一首诗给她:“落拓自知求事晚,磋跎甘道出身迟;金钗任意撩新发,鸾镜徒他别画盾。”

他的妻子带着离婚书来到州府,要求州府发公文以便再嫁。

颜真卿就在公文上批示:“杨志坚,早年向学,倾心儒教,颇有诗名,虽然有心追求功名,却与俸禄无缘,愚妇(杨妻)看他落魄,竟想离开,不愿效法古代冀缺的妻子,帮助丈夫成就事业,只学朱买臣的妻子,抛弃丈夫,实在是污辱乡里,伤风败俗,如果不加以惩戒,如何遏止这种不良风气?愚妇打 20 大板,然后任由她改嫁;杨志坚的生活所需,由部队支出。”

各地民众知道之后,没有不心悦诚服的。

402 换屠刀,擒其盗

唐朝刘崇龟坐镇南海时,有个富商的儿子,既年轻又英俊。有次船靠岸之后,发现岸上门楼之中有个少女,姿态妖艳,他们一阵眉目传情之后,约定夜里到女方家中幽会。

到了夜里,在官商子未到达之前,已经有强盗潜入室内,这少女还以为是富商子,就靠了过去,而强盗却以为是要抓他的,就用屠刀刺杀她,而且留下刀子。

不久,富商子来了,一摸门,闻到血腥味,就急忙回到船上趁夜解开船缆出港了。

后来女方的家人随着血迹来到江岸,并向官府告状,于是官府追捕富商子到案。经过严刑供之后,富商子具实回答,只是不肯招认杀人的事。

女方家人将屠刀次给官府,官府下令说:“某日本府大宴,境内所有的屠夫要在球场集合,等待屠宰。”

等所有的屠夫都来了,官府又下令说:“今天到此为止,明天再来。”

但是要屠夫们留下屠刀再离开。然后宫府拿出凶刀,换下球场中的一把刀。

第二天一大早,下令每个屠夫取回自己的刀,于是大家就拿回自己的刀,其中有一个屠夫说:“这不是我的刀,我不敢拿。”

官府就问他刀是谁的。

这屠夫说:“这应该是某某人的。”

官府就问这人住哪里,然后派人去逮捕,却发现那名屠夫已经逃走了。

官府于是找出一名死刑囚犯替代富商子,趁夜里在弄场将他处死。过不了两天,这名屠夫以为安全无事,就回来了,官府将他逮捕,绳之以法。

而富商子则因为半夜闯入民家,判了罪,被打了几个大板。

403 赵和能设计追庄契

唐朝咸通初年(公元 860 年),楚州淮陰有个农夫用庄契抵押,向邻居借了一千缗的钱。到期时,他先还八百缗,约定第二天再还剩余的钱,换回庄契。

他心想只隔一夜,而且又是时常往来的邻居,所以就未要求邻居写收据。

但第二天,他想赎庄契时却被拒绝,于是他只好投诉县、州官府,但官府却因缺乏证据,无法受理。幸好他听说江陰县令赵和能的名声,于是越县告状。

赵县令于是召集捕贼的于探数名,带着公文到淮陰,说是追查水路盗贼的同,而其中一名盗贼恰好就是这名恶邻居,于是官府就将他带回江陰。

赵县令严厉地问他说:“好好的耕田、织布不干,为什么要到水路去抢劫?如果你硬要说谎,我只有严刑供,让你皮破血流了。”

这人很害怕,叩头申冤,好像很受委屈的样子。

赵县令就要他列出家产,并加以说明。

这人看县令神色稍为舒缓,有希望解除冤屈,就详细地列出家产,也没想到他的邻居会越县投诉。他边写边说明,说稻谷有若干,是佃农所交的:绢布有若干,是自己织的;钱有若干,是邻居用来赎庄契的。

县令听了很高兴,就再问下去:“你如果不是在水路抢劫,为什么邻居所还的八百缗的事,你说不清楚?”

于是搜集证据,由邻居出面对质,这人就显得又惭愧又害怕。

县令下令将他戴上刑具,押回本籍,并检附契书,然后绳之以法。

404 伪装茶商杜私案

宋朝刘蟠,字士龙,曾经奉令到淮南视察茶政(当时茶叶是公卖制)。

当时,民众经常私卖茶叶,刘蟠骑着瘦弱的马匹,伪装成商人,来到民家,说要买茶。民家并未怀疑,就拿茶出来。刘蟠于是下令逮捕,移送法办。

405 产婆明白真相

韩亿,字宗魏,在宋真宗(公元 998~1022 年)时考上进士,曾担任洋州主管。

洋州大户李甲,在哥哥死后,迫大嫂出嫁,并将大嫂所生的儿子改作他姓,自己则独吞所有家产。

他大嫂投诉官府,李甲则贿赂官府,所以官司一拖十几年都没有结果。

韩亿到任之后,检阅累积已久的公文,发现还不曾找接生婆作证,于是下令产婆来作证,李甲于是无话可说。而大嫂及其儿子的冤情自然大白。

406 张咏以贵易贱换白米

宋太守淳化四年(公元 993 年),张咏(公元 946~1015 年)受命主管成都。

张咏一到任,查知城中驻扎的部队有三万人,但粮食却维持不到半个月。

张咏知道盐价平常就很高,而官仓的盐还很多,于是下令估价,任由民众用米换盐。结果不到一个月,就换得数万斛的稻米。

407 刷清倒楣和尚的冤屈

宋朝向敏中(公元 949~1020 年)在西京当官时,有个和尚经过一座村子,向一户人家要求借住,主人不肯,于是和尚只好暂时睡在门外车子的车厢中。

半夜,有一个盗贼从墙上扶着一个妇人,而且用衣服裹着一包东西出来。这和尚心想主人不肯收留他,又遇到主人家里出走一名妇人并遗失财物,第二天一定会抓他,于是自己也逃了,但一不小心坠入井里,而那名妇人却早已被盗贼杀害,先一步被丢入井中了。

第二天,这户人家的主人经过一番搜寻,抓到了和尚,将他送到县府。

这和尚受刑之后,知道辩解无用,竟然就承认是他干的,说是诱拐妇人一起逃亡,又怕人家抓到,就杀了妇人投入井中,但夜里看不清楚,自己一不小心也掉入井中。至于赃物,遗落在井边,不知道谁拿去了。

案子判决之后,由县府送到州府,府里的官员大都认可,只有向敏中质疑,认为赃物没有查获,还有可疑之处,于是带和尚来审问,取得实情。

向敏中暗中派人去查案,才知道这妇人原本与邻居,就抓回这名邻居。

这邻居认了罪,也供出赃物,和尚这才被释放。

408 换产官司

宋朝时,戚里发生财产分配不均的纠纷,彼此互相控诉。

宰相张齐贤说:“这件事不是地方官能办好的,我自己来办吧!”

张齐贤于是如见互控的两人,分别问道:“你不是认为他分得的财产多,你分得的少吗?”

他们都分别说:“是”

张齐贤就要他们分别签下讼辞。然后找两名官吏监督,下令甲家搬入乙家的房子,乙家搬入甲家的房子,家中的财物不准动,财产分配证明则彼此互换。

第二天,上奏朝廷,皇上很高兴,说:“朕就知道这事没有你是办不成的。”

409 赵?反其道而行

宋朝时赵?(公元 1008~1084 年)主管越州时,两浙一带遭受旱灾和蝗灾,米价大涨,各州都严禁商人提高米价。

只有赵公贴出告示,只要有米,就可以提高价钱出售。

这么一来,各地的米商都跑到越州卖米,米价自然下跌,民众也没有饿死的。

410 会响的神钟

宋朝张咏治理成都时,在许多嫌犯中追查偷窃者,但没有人肯承认。张咏本想用严刑供,却怕伤及无辜,于是在一间暗房中悬挂一座钟,命人用烟煤涂抹。然后对嫌犯说:“我在房里有座神钟,盗匪摸了,它就会响,不是盗匪,摸了就不会有声音。”

下令这批嫌犯依序去摸钟。后来发现只有一名嫌犯的手,没有烟煤的痕迹。

张咏就说:“你怕钟会响,所以不敢摸吗?”

一经审讯,他就认罪了。

411 盗割牛舌

宋朝包拯(公元 999~1062 年),在宋仁宗时(公元 1023~1063 年)主管天长县,当时有人投诉,说他养的牛被人偷割舌头。

包公心想,一定是仇家所干,就要他先回去把牛杀了,然后出售。

不久,有人来告发,说他要检举私宰牛只的人。

包公说:“你为什么割人家的牛舌,又要告人家私宰呢?”

这人吃了一惊,也认错了。

412 妙罚

宋朝陶真卿主管润州时,发现当地人喜欢打架。

陶真卿处罚打架者,除了用本罪之外,又规定先出手的人,要出钱给后出手的人。

因为这些打架的小人,吝惜钱财,自然不想出钱,所以虽然整天吵闹,却只是瞪着对方,不敢下手。

413 施钱求福

宋朝孙莘老,名觉,与乔执中、秦少游齐名,号称“三贤”。

当时,他主管福州,有许多民众因欠缴“时易钱”被关。

有一些富人出了五百万,想要整修佛殿,向孙莘老请示。

孙莘老说:“你们为什么要出钱呢!”

这些富人说:“想求福罢了!”

莘老说:“佛殿并非很残破,佛像也没有坐在露天的。我看不如拿钱为犯人赎公债,让几百个人解除牢狱之灾,所得的福份不是更多吗?”

这些富人领悟了,就顺从莘老的意思,当天就捐钱,牢笼为之一空。

414 一句话米价大跌

宋朝令狐楚出任兖州主管时,正巧遇到旱灾,米价大涨。州府派来迎接令狐楚的官员一到,他就问现在米价是多少,州里有多少官仓,每仓有多少米。

这官员一一回答之后,令狐楚就一面屈指计算,一面自言自语说:“以前的米价是……,州里的官仓只要多挪出一些米,定出米价,就可救活民众了。”

站在他身旁的官员,正偷听他说话,然后将话传回州郡。一些富人害怕米价低贱,就急着将囤积的米拿出来卖,米价因此大跌,郡中的人都很高兴。

415 挽回灭门大案

宋朝钱若水当同州推官时,当地富户的一个小女奴逃亡,不知下落。

女奴的父母一状告到州府,州府命令录事参军审讯。而这个录事参军曾向这富户借钱被拒,于是公报私亿,指富户父子数人共同谋害女奴,然后弃水中,所以找不到体。

这么一来,不管是主犯或从犯,都将被处死刑。

富户因受不了拷打供,只好承认。这个案子做成判决以后,呈送州府,州府并无意见,只钱若水接受了富户的贿赂,想免他们死罪。

突然有一天,钱若水拜见州官,先摒除左右的人,然后向州官报告说:“我之所以留下公文未批,是因为我在暗中派人去找女奴,现在已经找到了。

州官说:“在哪里?”

钱若水就暗中安排,带来了女奴。

州官如见女奴的父母,问道:“你们见到了女儿,还能认得吗?”

女奴父母说:“怎会认不得?”

州官就将女奴推出帘幕,女奴你父一看,哭着说:“就是她。”

州官于是召见富户父子,将身上囚具全部解除,但富户父子不肯离开,说:“如果不是大人开恩,我们将会灭门。”

州官说:“这是钱推官的功劳,与我无关。”

这富户就来到了钱若水的办公室,钱若水却关门拒见,说:“这是州官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富户进不去,只好绕着围墙哭泣,回家之后,就变卖家产,供养僧人,为钱若水求福。

416 慷慨动赈灾

宋朝赵阅道。曾经主管越州,有一年,正巧遇到饥荒。

赵公就召集州里的有钱人,鼓励他们捐款赈灾,而自己则从腰间解下金腰带,放在庭院作个示范,于是大家纷纷响应,当时被救活的有十几万人。

417 利用人贪念

宋朝安潜,当官时,并不管盗匪的事,蜀人都觉得很奇怪。

过了一阵子,安潜提出公库的款项,共一千五百缗,分别放在三个市集

中,且分别贴出告示说:“能告发、逮捕盗贼一人,赏五百缗;告发、逮捕共犯的盗匪,解除他的罪责,赏金与一般人相同。”

不久,有人抓了一个盗匪来到官府。

这盗匪骂抓他的人说:

“你与我一起作案十七次,而且一向平分赃的,你凭什么抓我?我看我们会一起死。”

安潜说:“你既知道我贴出告示,为什么不先抓他来?如果抓他来,那他死,你拿奖赏。既然他抢先了,你被处死,又有什么好怨的?”

于是下令发给告发者奖金,将被抓的盗匪处死。

这么一来,境内盗匪彼此起了疑心,就各处逃到别处去了。

418 脱得掉或脱不掉

宋朝成都太守鲁承清,判案高明。当地法官刚好受理一件案,有人说是通,有人说是強:无法判定,于是就交由鲁公判决一方面也想试试鲁公的能力。

鲁公就命令一名孔武有力的手下,强脱这名犯案的妇人的衣服,结果外衣都脱了,只有内衣脱不掉;因为这名妇人拼命抓着,士兵再用力也没办法。

鲁公于是说:“判作通。”

判决就确定了。因为妇人如守贞节,连衣服都脱不掉,还谈什么

419 争儿案

李南公,字楚老,宋神宗时进士及第,当长沙县主官。

有一名寡妇带着儿子改嫁他人,过了七年,她前夫的族人,想要回这名小孩,这名妇人却说这不是与前夫所生的,于是就告到官府。

李南公先问这小孩有几岁,族人说:“九岁。”

妇人说:“七岁。”

李公就再问小孩的牙齿,妇人说,“去年掉地。”

李公就说:“男孩八岁换牙,这不用再争了。”

于是下令将小孩交还族人。

420 聪明的富翁

宋朝张咏当杭州主管时,杭州有一个富翁快死了,他儿子只有三岁。

这富翁就要他女婿当家,掌理产业,而且留下遗书说:“将来分财产时,十分之三给儿子;十分之七给女婿。”

后来,这小孩长大了,投诉官府,女婿则带着富翁遗书来到官府。

张咏看了之后,用酒洒地祭神,说:“你岳父很聪明,当时孩子小,所以将这份遗书给你,否则孩子早就死在你手上了。”

于是下令家产十分之三分给女婿,而儿子则拿回十分之七。

421 斩一文钱盗

张咏当崇陽主管时,发现一名小吏鬓旁有一文钱,讯问后,才知道是官库的钱,于是下令打小吏,小吏很生气地说:“一文钱算什么?你能打我,却不能杀我。”

张咏于是拿起笔来批起公文:“一天一钱,一千天就一千钱;用绳子可以锯断木头;水滴可以穿透石块。”

然后拿起剑走下台阶,斩了下吏的首级。

事后,申报州府,自我纠举。

422 藏金岁月

宋朝程伯淳(公元 1032~1085 年)当县主簿时,有人借哥哥的住宅居住,挖地找到了埋藏的钱财。

哥哥的儿子投诉官府,县令说:“没有旁证,如何判决呢?”

程全淳说:“这好办。”

就先问侄子说:“你父亲什么时候埋藏这些钱?”

侄子说:“40 年前。”

程伯淳:“你叔叔借住几年?”

侄子说:“20 年。”

程伯淳于是派人拿回一万元,看了之后,对借住者说:“这些钱都是你未住之前几十年所铸造的,为什么?”

这人只好承认不是他的钱,县令也因此大为欢服。

423 冒认

程颍在宋神宗时当晋城令,当地有一个富人张氏,父亲已死。

有一天,有一个老翁来到张家,说:“我是你父亲。”

张氏惊慌、怀疑,觉得不可思议,就跟老翁一起到了官府。

老翁说:“我当医生,出外行医,妻子生了儿子,因为太穷,养不起,就送给张家。”

说着,从怀里取出一份文书,上头记着:“某年某月某日抱儿子给张三翁。”

程颢问道:“张氏当时才四十岁,怎会有‘翁’的称呼呢?”

老翁一听,大吃一惊,赶紧认错,却还是依法重办了他。

424 偿杀子之痛

程辉,字日新,金熙宗时当磁州刺史。

有个和尚,是吴人,杀了磁州张善友,并娶了张妻。程辉抓到他之后,命张善友的母亲,用长锥刺这和尚和他的妻子,一直刺到体无完肤为止。

425 断案如神

刘徽柔,字群美,金熙宗天眷二年(公元 1139 年)进士上榜,调任洪洞

主管。

刘徽柔聪明且断案如神。当地人杨远具状股诉县府,说夜里下了大雨,屋字坍坏,压死侄子;边说边哭,表现得极为哀痛。

刘徽柔仔细观察后,笑首说:“你贪求侄子的财产而杀了他,竟然还伪称是下雨的缘故!”

下令交付监狱。

这人马上跪拜下去,说:“大人真是神明,我也不敢赖着不死。”

于是就送交法办。

426 发掘杀夫隐情

宋朝无缘(公元 1008~1083 年),字厚之,年幼时即聪明颖悟,五岁能作诗,考上科举之后,当江宁县推官,兼代上元县令。

当时有甲、乙二人喝了酒,打架,之后,甲回家睡觉,半夜被人砍断脚。甲妻指乙是凶手,向里长告发,抓了乙到县府,那时甲已经断了气。

元绛先对甲妻说,“你先回去料理丈夫的丧事吧!乙已经伏罪了。

然后暗中派出谨慎的官差跟随甲妻,发现有一名和尚迎面对着甲妻笑着,与甲妻窃窃私语。

元绛就命人逮捕这名和尚,抓到厢房中,讯问他与甲妻通的实情,和尚也招认了。

有人问元绛为什么会想到甲妻与和尚的事,元绛说:“我看甲妻哭得不够伤心,而且跟受伤的丈夫在一起,衣服上竟然没有血迹,所以就推测出来了。”

427 伪装破案查正犯

高谦之(字道谦)担任河陰县令时(时在北魏孝明帝孝昌初年,约在公元 525 年),有人在袋子中装瓦砾当作钱,在市集中向人诈骗马匹后逃逸。

官府下令追捕,高廉之诈称已经抓到马贼,将一名囚犯套上刑具,送到市集,宣称就是先前骗走马匹的盗贼。然后暗中派出心腹到市集中侦探,发现有两人相遇,笑着说:“没什么好担心了。”

密探就将二人逮捕回府侦讯,将羽一并逮获。

428 打出来的家产

李若谷(字子渊,宋仁宗时为资政殿大学士)主管并门时,有人投诉官府,说他叔叔不认他,想并吞他的家产,这件案子缠讼甚久,无法结案。

李若谷就要这名侄子回家殴打叔叔,这人依照他的话去做,他叔叔果然具状告到官府,说侄子打叔叔。

这么一来,案子了结,家产就分给侄子了。

429 笨士兵自投罗网

胡长孺(公元 1238~1314 年),字汲仲,在元朝武宗时,调任台州路宁

海县主簿。

当时有人挑着粪便到田里施肥,不小心碰到一名士兵的衣服。这名士兵就打伤这个农夫,而且打碎施肥的用具才离开。

这农夫并不知道这士兵的名字,但到官府告状。胡长孺假装生气,指他诬告,将他套上刑具,送到市集上。然后派人在暗中侦察。恰巧刚才打伤他的士兵经过,用手指着农夫说风凉话。官差就将他抓回,胡长孺下令拷打,并要他赔偿施肥的用具。

430 计设愚妇

胡汲仲在宁海任官期间,有次外出,遇到一群老婆婆在尼姑庵中念经,其中一名老婆婆掉了衣服,上前向胡汲仲告状。

胡汲仲命人将牟麦放在每一个老婆的手掌心里,要她们合掌,绕着像念经胡汲仲自己则闭起眼睛端坐着,说:“我要佛神监视着,如果偷了衣服,走几圈之后,手掌心的牟麦就会发芽。”

其中有位老婆婆常常打开手心来看,胡汲仲就将她逮捕,并追回失窃的衣物。

431 诬攀道真相

元朝永嘉当地有个人将珠步摇(首饰名)质押给哥哥,后来想赎回,但他嫂嫂因为很喜欢这件珠步摇,就骗说已经被盗匪偷走了。

这件案子缠讼许久,无法判决,苦主就告到了胡汲仲那里。

胡汲仲说:“你不是我管辖的人。”

命令下属将他赶走。不久,胡汲仲在审理盗匪案件时,唆使盗贼诬赖哥哥收受珠步摇这件赃物,然后将哥哥逮捕,哥哥当然极力否认,胡汲仲却不理他。

胡汲仲说:“你家有这件东西,怎么骗我说不是赃物?”

哥很惶恐的说:“有是有,但那是弟弟质押的东西。”

胡汲促就要他带来查验,然后叫弟弟来看,说:“这不是你家的东西吗?”

弟弟说:“是。”

于是哥只好还给弟弟了。

432 老鸡蓄毒

明朝有位苏州人,出外经商,他妻子养了几只鸡,想等丈夫回来再杀。

过了几年,这名商人才回到家,他的妻子就将这些鸡陆续宰杀,煮给他吃,不久,丈夫却死了。

邻居怀疑妻子与人通,谋杀亲夫,就向太守姚公告状,但经审讯之后,查不出缘故,心想或许鸡有毒。于是派人搜购老鸡给一些死囚吃,结果毒死两名囚犯,这件诉讼案才了结。

原来鸡吃了蜈蚣及各种昆虫,时间一久,体内自然累积了许多毒素,所以懂得养生之道的人在夏天不吃鸡肉。

433 小女几天真未凿

明朝的尹见心在南中当县官时,政绩很好。有位县民因侄很富有,想图谋他的家产。有一天,请侄子到家里,用酒将侄子灌醉,然后将他杀死。事后与长子商方,想找出方法来掩饰,长男与家人想了好久,却没有什么好法子。

后来一想,说道:“干脆假借通的名义,连我的媳妇一起杀了不就可以了吗?”

他父亲认为可行,就拿刀将媳妇杀了,砍下首级。然后带着侄子与媳妇的首级去报告官府。

尹见心当时到二十里外去迎接上司,较晚回府,审案时已经是夜里三更。

尹见心在灯下查看首级,发现其中一个首级的皮向上缩,另一个却不缩,就问道:“这二人是同时杀的吗?”

县民说:“是。”

尹见心又问:“你媳妇有子女吗?”

县民说:“有一个女儿,现在才几岁而已。”

尹见心说:“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先在监牢里过夜吧,等明天再处理。”

于是将县民先送入狱中。

然后,尹见心另外发下公文,派人紧急找那媳妇的女儿来问话,并交待说:“到的时候,选送进衙门,我给他吃些水果、糖,等一些时候再问她话。”

那女孩终于说出实情,官府也就追究杀人者的罪刑,而杀人者也都认罪了。

434 船户谋财害命

明朝广东人赵信与同义是好朋友,彼此约好走水路去做贸易。他们先订下张潮的船,约定第二天早上在船上见面。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赵信上了船,张潮看他带了资本,就起了贪念,于是将船撑到深水岸边,然后将赵信推落水中溺死,再把船撑回原位。

等到周义上了船,等不到赵信,就叫张潮去赵信家催他。

张潮敲门叫道:“赵子!赵三官去了没?”

赵三说:“去很久了。”

周义老等不到人,到处找也找不到,心里怕受拖累,就向县府报告。

县官断定是杨氏谋杀亲夫,于是判杨氏重刑。

当时有位杨清,当大理评事的官,是通情达理的人,看了县官送来的公文,就批示:“船家在门外叫‘子’可见他早知忘记内已经没有‘官人’了。”

就驳回重审,并定了张潮的罪,开释杨氏,解了她的冤狱。

435 大小都摘

某甲偷了邻居某乙园子里的茄子,乙一来,甲就奔回到自己的园子。

乙发现茄子被偷,与甲起了争辩,便一起告到官府去。

县官看了茄子,说道:“某甲是偷茄子的人,因为如果是自己的茄子,

一定是摘大的,留小的;现在大小都摘,可见是偷来的。”

某甲这下只好招认了。

436 金字还在吗?

明朝周新(殁于公元 1412 年,以善于断案著名)当县官时,有人告发一名盗贼愉金子,这名盗贼不肯承认。

周新就在他手上写了一个‘金’字,然后告诉这名盗贼说:“如果是你偷的,‘金’字会消失;如果不是你偷的,‘金’字就消不掉。”

这名盗贼当晚极力地保护这个手上的‘金’字。到了第二天早上,官府召盗贼的妻子来到阶梯下的牢房前,县官突然发问:“‘金’字还在吗?”

盗贼说:“还在。”

县官就派人将盗贼带走,然后再侦讯他的妻子,他妻子认为丈夫已经先认罪了(将‘金字’听成‘金子’),就全部招认了。”

437 老驴识途

有名妇人骑着骡子,路上休息时,被人换成驴子,妇人就到周新那里告状。

周新先断绝了那匹驴子三天饲料及饮水,然后放了它,再派官差跟着它。这匹驴子最后回到了原来的主人家,官差发现骡子也在那里。

周新于是将这主人移送法办。

438 隔柜有耳

明朝吴履,字德基,浙江人。他当县令时,有人与邻居的妇人通,而且共谋杀了他丈夫。当初是有个老婆婆为他们穿针线线的,吴公追捕三人到案,审讯之后,没人承认,吴公就暗中派官差躲在柜子里,然后假装退堂停审。这时所有的官差都离开了,只留下这三人还在阶下。

老婆婆因受不了苦刑,就对其他二人说:“我也没分到多少钱,现在却得为你们受罪。

其他二人恳求说:“你再熬片刻吧!等我脱罪之后,一定好好的酬报你。”

官差在柜子里一听,马上大叫出声:’这三人都承认了。”

经过再审,只好都认罪了。

439 谁是偷瓜贼

有人摘了几个瓜到官府控告一名妇人,说那些瓜是妇人从他那里偷去的。

县府一看那妇人手里抱着一名婴儿,就说:“妇人偷瓜,好,你模拟给我看吧!”

就看妇人抱孩子,然后给他一个瓜,这人只好捧住;再给一个瓜,他又捧住;当给他第三个瓜时,他却捧不住了。于是县府就洗脱妇人的冤枉,并下令拷打报案的人。

440 夺气

周新当巢县县令时,公库遗失了一锭白金。

周公坐在厅堂上,命令守库房的人跪在厅堂前。

过了很久,周公从容地说:“起来吧!”

这些人就都站了起来。

周公突然大怒,拍桌子大声说:“没偷的站起来,偷的难道也要站起来吗?”

偷的人吃一惊,来不及反应,不知不觉屈膝一跪。这么一来,经过审讯,就认罪了。

441 一案双破

明朝有个商人远从外地回来,天黑了却还没到家,担心一个在路上被人算计,就暗中将钱放在一座庙的石头下。

回到家,妻子问他,他就将情况说了。第二天,这商人到了庙,却找不到石头下的钱,就找况钟(字伯律,为官兴利除害,不遗余力)告状。

况钟说:“一定是你妻子有外遇。”

经过侦察,果然发如此。国为商人回家告诉妻子时,通者正好偷听到,已经先去偷了。况钟于是一并逮捕,加以惩治。

【上一篇】:第十四章 胜券在握(制胜类)【回目录】 【下一篇】:第十二章 外交长才(贤使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