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腾讯朋友豆瓣网
主页 > 古代文学 > 古代兵书 > 经世奇谋 >

第十五章 用间欺敌(用间类)

第十五章用间欺敌(用间类)

[开宗明义]经书说:“兵不厌诈。”如罟暴寡、强凌弱,寡弱当然不敌罟强,就必须用间谍以疑惑大国强敌之心。这样去做,就可达到我人少但诚一致、彼人虽多而相疑。我以诚之师,破敌相疑之罟,这时战也可以胜,攻也可以夺取敌人要地。

471 使敌将帅相疑

楚国太子商臣与令尹子上攻击陈国,晋国派兵去救陈国,两军队隔水为阵,陽处父知道太子怨恨令尹子上,于是派人告诉令尹子上说:“请你的军队稍向后退,待我军涉水而过之后,要怎样都随你了。”

子上乃命楚军稍微退后,处父就对晋军说:“楚国军以不战而逃。”

又派人密告商臣说:“令尹子上接受晋国的贿赂,所以才撤军的。”

商臣把这消息告诉成王,成王就将令尹子上杀了。

472 反间计

燕国乐毅为大将时,接连攻下齐国七十多个城,等到燕昭王去世,燕惠王为帝时,因与乐毅有间隙,齐国将领田单就对燕国用反间计。

齐军宣传说:“齐王早已被杀了,还有两个城没攻下来,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乐毅怕回朝被杀,所以不敢回去,就以攻齐国为名义,实际上想要集结大军,在齐国自立为王,只是齐国人心还没完全归附,就暂缓攻击,如果换其他将领来代替乐毅,即墨就惨了。”

燕惠王信以为真,就派骑劫去代替乐毅。

这时田单又放出风声说:“我们齐国人最怕燕国军人挖掘坟墓,侮辱我们的祖先。”

燕国军人听到这事,便去挖墓暴,于是即墨城内的人愤怒激昂,请求出城大战,燕国军队因此大败,齐国失去的七十多个城池,在这次战役中全部收复。

473 离间计

宫他由西周逃亡,到了东周,把西周的情报一五一十地全告诉东周,东周因而非常喜欢,但是西周却大怒。

冯睢去见西周君王说:“君王给我黄金三十斤,我就立刻杀死宫他。”

西周君应允后,冯睢就派人带着黄金和书信,到东周找机会送给宫他,通知他说:事可办成就办,不可办就迅速逃回来,事情拖久了就将泄密,会身死异邦。

又暗自派人告诉东周的间谍说:“今天晚上将有人进来,你们要小心了。”

间谍果然抓到冯睢派来的人,献给东周君王,于是东周君王立刻杀死宫他。

474 五千金破合纵

秦昭襄王对范睢说:“天下的贤才武士,以合纵为目标,相聚在赵国,而且要攻击秦国,我们该如何对付。”

范睢说:“大王不必忧愁,让我来破解他们的合纵关系。秦国与天下的贤才武士,并没有什么仇恨呀!他们相聚要来攻打秦国,只是为求一己的富贵。一群狗在一处,卧的卧,立的立,走的走,停的停,不会互相争斗,如果投一块骨头过去,每只狗就起来抢夺,并且互相撕咬,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那块骨头,彼此都起了争夺之意。”

秦王于是派范睢带了五千金,在武安大摆宴会,散给合纵之上的黄金不到三千斤,他们就互相争斗起来。也不再攻击秦国了。

475 去强将,用弱将

赵括是赵奢的儿子,父子曾谈论兵法,父亲赵奢虽难不倒儿子赵括,但是却一点儿也不称赞儿子。

赵括的母亲问其中原因,赵奢说:“战争关系着人民的死生,儿子赵括轻率的谈兵法,恐怕赵国用赵括率兵作战,会遭到失败。”

后来秦国与赵国的军队相抗于长平地方,赵孝成王使廉颇为将率兵,一意固守城池不肯出战,秦国几次挑战,廉颇就是不出兵。

秦国没法取胜,于是应侯用反间计造谣言说:“秦国最害怕的事,是赵国用马服君赵奢的儿子赵括作将领。”

赵王信以为真,就用赵括为将,结果被秦将白起打得大败。

476 离间项王君臣

项王在荥陽城围困汉王刘邦,刘邦因此忧心忡忡。

陈平对刘邦说:“大王如果能拿出几万斤黄金,去行反间计,离间项王君臣,使他们上下猜疑,就可解困。尤其项王为人猜忌心重,相信谗言,必可使内部互相猜忌诛杀,汉趁机举兵突围,一定可以打败楚军。”

刘邦认为可行,于是拿出四万斤黄金给陈平,任他支用,不问详细支付情形。陈平就用许多黄金派出间谍去离间项王群臣,项王果然起了疑心。

有一次,项王派使者至汉,陈平用上等肉食招待楚国使者,并假装惊奇说:“我以为是亚父范增派使者来,原来是项王派来的。”

于是把止等食物撤去。换上些粗饭蔬菜给使者吃。

使者回去报告项王,项王果然大疑,亚父急切想攻打荥陽城,但是项王始终不听他的建议。

477 利用猜疑之心

马超与韩遂出兵夹攻曹,曹想要离间他们,就用贾诩的计策,在阵前请韩遂相见。

因为曹与韩遂是旧识,两马相交时,谈了很长的时间,只畅言京城旧事,并握手欢笑。曹和韩遂交谈完毕,马超问韩遂所谈何事。韩遂说:“没

谈什么要事。”

马超于是心生疑虑,次日,曹送信给韩遂,又多所点画篡改,就像是韩遂动过手脚,马超更加愤怒,就与韩遂自相攻击,终于大败。

478 伪造书信

后周韦孝宽,派任南州刺史。这年(公元 539 年)东魏将领段琛,再攻占宜陽;又派遣陽州刺史牛道恒,煽惑诱骗后周边疆的人民。

韦孝宽感到很优愁,于是派遣谍报人员。访求获得牛道恒的字迹,就命令善于模仿笔迹的人,假作牛道恒与韦孝宽的书信,又用灯灰烧信纸,痕迹就像在灯下书写的一样,派谍报人员送到段琛营内,段琛得到这封信后,果然怀疑牛道恒,从此牛道恒的策略,都不被采用。

这时韦孝宽出兵偷袭,擒住牛道恒和段琛等,崤山和渑池一带,才得到安宁。

479 假情报

后梁吕光的将领吕延,讨伐西秦(公元 397 年)乞伏乾归,把敌人打得大败。乞伏乾归于是用反间计,派人告诉吕延,军队已经溃散,向东逃往成纪去了。

吕延相信间谍的话,要紧急追击败军,吕延的司马耿稚说:“来送信的人,眼光朝上而神色不定,必有情,不可轻率追击。”

吕延不听从耿稚的话,果然与敌人相遇,吕延也死于战场。

480 宣传战

斛律光字明月,是当时北齐的名将。后周的将领韦孝宽顾忌斛律光英勇过人,常想除掉他。

韦孝宽有位参军名字叫曲严,很懂得卜篮,就告诉韦孝宽说:“来年齐国必定内乱。”

于是韦孝宽就命令曲严制作歌谣:“百升(斛也)飞上天,明月(斛律光字)照长安。

又四处宣唱道:“高山不推自崩,槲树不扶自竖。”

接着命谍报人员泄漏给齐后主,齐后主果然诛杀斛律光(公元 572 年)。周武帝(字文邕)听到这件事,大赦国境犯人,开始有消灭北齐的志向,终于占有齐国。

481 将计就计除叛兵

曹玮(谥号武穆)治理渭州时,号令严明,西境羌人都非常怕他,因此边境安然无忧。

有一天,曹玮正召集诸将宴饮,恰有叛卒数千,奔亡贼境,候骑报上来时,诸将都相视变色,但是曹玮却言笑自如,慢慢的告诉候骑说:“我命他们去的,不要张扬出去。”

西境的羌人听到这消息,以为是曹军来袭,就报几千士卒全部杀死。

482 一信杀二将

宋朝庆历年间,西夏元吴有两位心腹大将,号为野利王和天都王,各统帅兵,种世衡想除去此二人。有位名叫王嵩的人,本来是清涧(宽州)的和尚,种世衡察觉这和尚坚贞朴实可用,于是假藉出师作战的名义,以杀贼有功报告帅府,上表请授王嵩三班借职(武臣职官),又极力办妥他的家事,凡是居室、骑从等所需,无不完备。

王嵩慨然感恩,种世衡反而以其他的事拷打他,加以严办,用刑械捆他十多天,但是王嵩并不怨恨。

此时种世衡才召见王嵩说:“我将交付你一项任务,但是其中的苦处比这还要厉害,你能守我的戒条,始终不说出来吗?”

王嵩流着泪答应。

种世衡就写下〈送野利书〉,用膏蜡密封,放在和尚衣内严密缝好,仍旧嘱咐说:“这非到临死不能泄漏,如果要泄漏时,应当说有负恩人,不能完成将军的事了。”

又以画龟一幅,枣一席包(意指及早来归),命他先送给野利王。

王嵩把物品送到时,野利王见枣龟二物,猜想必定还有书信,就索求信件,王嵩向左右看一看,答说没有信。野利王写信上元吴,元吴召王嵩和野利王,责问送来的书信在哪里?王嵩坚称没有,到了被鞭得痛苦不堪,依旧不说有信。

于是,元吴下令推出斩首,王嵩才大叫的说:“我这样平白丧生,不能完成将军的事,我辜负将军的恩惠,我辜负将军的恩惠!”

行刑的人赶紧追问原因,王嵩才把僧衣解开,取出书信,过了一会,命令王嵩到馆舍内,并且暗中派将领假装野利王的使者,往见种世衡。

种世衡怀疑对方派来的使者,可能是元昊的人,没有即刻接见,正好生擒了敌兵,就让俘虏暗中看使者,而俘虏都能叫出使者的名字来,果然就是元昊的属下,于是故意丰厚款待,他回去转告诚挚地告诉野利王来降。使者归去后不久,王嵩回来了,听到野利王已死。种世衡既然设计杀死野利王,又想除去天都王,因此在边境上设祭,祭文刻在木版上,述说二位将军相结合,有意归降本朝,悼念他们功败垂成,祭文杂放在纸币中,有敌兵到,急忙灭火取回祭文木版,一时版字没有烧掉,就献给元昊,天都王也因此被杀了。

元昊既失去心腹二将,悔恨已来不及,只好请求讲和。

483 假戏真做

宋朝绍兴七年(公元 1137 年)统制郦琼趁着主将吕祉平时管束严厉、诸军怨恨的时机,率众偷渡淮河,归降刘豫。

魏公张浚这时正在宴请傣佐,情报传来,满座惊慌,魏公却神色不变,缓缓的说:“这是有原因的,只怕敌人察觉罢了。”

仍然欢饮至半夜。

然后以蜡封信派遣士卒送给郦琼,说事可以成,就完成它;事不可成,

就速率全军归还。

敌人在半路上劫夺到这封收信后,果然怀疑郦琼是假投降,于是把郦琼斩首,并一一分散他所带去的群众。

484 挑

曹玮治理渭时,西夏人常扰乱边境,并且有一位智勇兼备的将领靺鞨于渭水对垒中攻下十多个寨子,曹武穆很是忧愁。

后来听到靺鞨重病的消息,曹武穆就趁此时机,在边界高地设位大祭,所用的祭品器物,在原野上都显得十分气派,并且用祝版词记载摆造的事迹:“大宋渭州太守曹某,昭告夏国都护某人,公多次送来蜡书,约定带所属大军,归降我大宋,我正待公来归,不料天丧吉人,事情终未成。”

曹武穆派百位骑兵守在祭祀的器旁,看到敌兵来时,就放火烧了祭品,将其他金银器千余两丢弃,只顾逃回。西夏兵将全部的祭品及金银掠夺而去,过后十多天,西夏杀死靺鞨,他属下的部众,因而反侧不安,乃率众来附,曹武穆因此拓地几百里,俘获牲口数万头,羊、马、骆驼数都数不清楚。

485 岳飞用敌间为己间

岳飞得知兀术(即宗粥,金太祖完颜是的第四子)讨厌刘豫(大齐皇帝——金所立的傀儡政权),正好军中抓到兀术的一位谍报人员,岳飞就假装责备说:

“你不是张斌吗?我以前派遣你到齐国,约好诱引四太子出兵,而你居然去不回,我继续派遣人到刘国,已经约好以今年冬季合兵进攻长江为名,引诱四太子到清河来,而你所拿的信竟然送不到,是什么原因?”

该谍报人员希望活命,就假称有罪,于是岳飞作蜡书再派遣他到齐国,询问确定出兵的时期,刮开大腿,藏书信于内。该谍报人员归去后将书信交给兀术,兀术大为惊恐,于是立刻废掉刘

【上一篇】:第十六章 诱敌以饯饵(饵敌类)【回目录】 【下一篇】:第十四章 胜券在握(制胜类)